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歧视来自哪里?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好莱坞对各个少数族群被歧视的课题基本都有反映……在弥合种族裂痕方面也做出不少努力。

除了为种族主题影片保留一定空间,也在角色设置上尽量兼顾少数种族。

种族歧视是个令人义愤填膺,又让人疲惫不堪的话题。但其内含情感情绪的纠结复杂,矛盾冲突的多向撕扯,反而备受追求叙事张力之电影艺术的青睐。

上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以来,在历史原罪与人权至上的双重作用力下,非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课题受到最广泛的关注。好莱坞涉及种族课题的电影制作多不胜数,赢得最佳影片奖的就有:

 《幸福绿皮书》(Green Book)、《月光下的蓝色男孩》(Moonlight)、《十二年奴》(12 Years a Slave)、《人生交叉点》(Crash)、《辛德勒名单》(Schindler List)、《与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温馨接送情》(Driving Miss Daisy)以及1968年的《黑夜追缉令》(In the Heat of the Night)。

种族歧视的涵义浅显明白,是基于肤色人种而产生的厌恶、蔑视、排斥等,有着深刻而复杂的历史来源。好莱坞对各个少数族群被歧视的课题基本都有反映,比如《辛德勒名单》表现犹太人遭受纳粹灭绝的历史,《与狼共舞》反映美国印第安原住民主题,但探讨最多,挖掘最深的还是非裔美国人遭受的歧视。这当然与被歧视者在美国社会各个层面逐渐强大起来的影响力息息相关。“娱乐至死”的民众无法抵挡非裔美国人的运动及音乐天分,成就了拳王阿里(Muhammad Ali)、球神乔丹(Michael Jordan)、流行歌王Michael Jackson(麦克杰逊)等非裔明星神一般的存在。非裔美国人在流行文化中的号召力,甚至带动起白人青少年的“黑人化”现象。现在连“美国黑人”的称呼都因政治不正确而被嫌弃。

差别对待就是歧视

好莱坞在弥合种族裂痕方面也做出不少努力。除了为种族主题影片保留一定空间,也在角色设置上尽量兼顾少数种族。Mel Gibson(梅尔吉逊)和Danny Glover(丹尼格洛弗)在《轰天炮》(Lethal Weapon)中的黑白配,就曾大杀四方广受欢迎。黑白双主角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好莱坞的“标配”。

然而优势族群出于同情、补偿、平衡乃至赎罪等心态做出的尊重、礼让、照顾甚或牺牲,并不一定能够得到被歧视族群的认可与感激。他们认为,仅看肤色或人种就做出的尊重、礼让、照顾以致牺牲,其实仍然是一种歧视。无限深入地挖掘这种深藏的歧视,成就了Jordan Peele(乔登皮尔)的《逃出绝命镇》(Get Out)。南方白人家庭对女儿的非裔男友关怀备至,礼敬有加,背后却是对非裔更深层次的掠夺与践踏。

最近“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又一次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反种族歧视浪潮,不少历史名人雕像遭到损毁。经典影片《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也因“美化白人领主与黑奴关系”的罪名被一度下架。占据舆论高地的优势意见是否就该拥有掘坟鞭尸的权力?别忘了当年的压迫与歧视也曾经是“正见”,在相当长时间里充当着“优势意见”。

“平等”绝非一个简单概念。地域、种族、男女、官民、贫富、长幼,乃至公路上脚踏车与机动车的争道,要平等处置谈何容易。一个时期的优势意见,往往能左右舆论而影响人们对各种平等课题的认知,普通人对弱势者造成的伤害,往往是无心之失。然而,正是这种欠缺独立思考的众多的“无心”,共同将弱势者推下万劫不复的深渊。

历史轮转,当爬出深渊者占据优势,又会发生什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