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参加《少年之名》 黄俊融“败中成长”

黄俊融参加《少年之名》虽然没进入总决赛,但已收获满满。(《少年之名》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歌手黄俊融在中国优酷男团选秀节目《少年之名》无缘晋级总决赛,人在湖南长沙的他通过短信接受联合早报访问,分享这半年参赛的最大收获,他说:“自我成长,自我认识,看到了自己更多的可能性,也学会独立思考,独立处理问题,如何与团队协作,对我来讲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瞬间“大起大落”

黄俊融2018年在本地夺得《SPop听我唱》冠军,从个人比赛转战男团选秀,他说:“最大的不同是舞台上的感觉吧!个人比赛,你是唯一的表演者,大家都只关注你一个人,但男团选秀每次演出是一个团队,要学会团队精神,突出整个团队,同时也要更加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观众的目光在整个团队中集中到你身上。”

这次参赛,黄俊融的心情可说起伏极大。他在第一次演出后被打入“待定”区,即没过关,但被导师张艺兴“拯救”,成功晋级。谈到当时的心情,他说:“当时完全是懵的,刚刚被打入‘待定’区,又马上被救回来,整个大起大落时间好短,完全反应不过来。我非常感谢张艺兴老师,感谢他能抓住我的优点,给我更多学习的机会。”

第三轮公演,黄俊融的小组演唱五月天《后来的我们》,夺得全场第一名,他形容:“当时的心情就是很开心,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拿过第一,这是第一次。”他坦言组员当时都没想过会拿第一,因为他们是歌唱组,相对舞蹈组,人气较低,但他们还是全力以赴,当作最后一次上舞台来表演,没想到现场很多观众听着他们的演唱,感动流泪。

偶尔“偷哭解压”

在长沙这半年,黄俊融最难熬的是刚到的头一两个月,很想家。如何熬过?“就是靠交朋友,和一起训练的小伙伴们一起聊天,一起学新东西,就这么慢慢地习惯了。后来日程安排得很满,常常都是熬夜到天亮的工作,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些了。”

黄俊融和孙英豪是室友,记者早前访问孙英豪,他说自己常因为压力太大哭泣,却没见过黄俊融哭。对此,黄俊融回应:“哭这件事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啦,哈哈!可能是他碰巧没看到,还有就是我都是背着别人自己哭的,不想被人看到。”他觉得哭是一种解压的方式,但一直都还蛮积极乐观,因为太伤心会影响台上的表演。

谈及接下来的计划,黄俊融说:“回家睡觉,哈哈哈!我的单曲就要推出了,还有一些创作计划、歌曲发行,都在筹备当中,请大家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