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当年受访回顾一生 陈美光:没有白活

字体大小:

1933年,陈美光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在家排行老四,因大姐被奶奶抱去中国抚养,家里只剩五个小孩。日军投降不久,陈爸爸患脑膜炎去世,大哥二哥找不到理想工作,12岁的陈美光就挑起家计,来新加坡投靠姨妈,半工半读,白天在位于如切的华夏小学读书,晚上当咖啡妹陪坐。

她自小喜爱唱周璇和李香兰的歌曲,一次报名大世界仙乐歌台主办的业余歌唱比赛,最后在七个人之中拿下冠军,就这样被邀请上歌台演唱。又因为唱得好,她被挖角来挖角去,一个月最高赚到1000元,比当时的银行经理还多,不久就把家人都接来新加坡同住了。

陈美光从歌台唱到舞厅、夜总会、歌剧院,从新加坡唱到吉隆坡和东马,30多年过去,演唱场所剩下酒吧,她觉得歌星对牛弹琴,干脆不唱了。

只念到初中的她,却偏爱有内涵的文艺歌曲。除了流行歌曲,她也演绎文艺作品,还出了近10张唱片。

退出歌坛后,她在家开班收徒,后来看见电视台大力发展电视剧,就去试镜,最后变成演员,在14年间演过无数剧集,多是演比自己实际年龄大许多的老人家,宜忠宜奸,被媒体戏称“没有年轻过的演员”,她则说“我16岁就演60岁了”。她个人最喜爱的角色是《五脚基》里亦正亦邪的“香烟婆”。2000年,她因脊椎无力不良于行,必须靠轮椅代步,从此退出电视圈。

筹款节目演唱 电话通数压倒天后

2007年,74岁的陈美光出席新传媒大型特备节目《红星大奖—戏剧情牵25》,上台演唱老歌《一朵小花》,高音惊动四座。隔年,电视台办《一心一德为善乐》慈善筹款节目,她唱足八分钟高难度的《王昭君》吸引5万通捐款电话,排名居艺人之首,震撼全场。2012年,她再出席另一节目《万千金辉照乐年》,又演唱《一朵小花》,充满生命力的表现,筹得5万9000通电话,再度冠压全场。

她坐轮椅为慈善高歌的形象深入民心,《联合早报》记者曾经为当年万众瞩目的电视筹款整理出一个海内外艺人20大吸金排行榜,陈美光以最高龄打入20大,排名更高居第11,比孙燕姿等天后或本地电视阿哥阿姐的惊险项目获得更热烈的反应,全因为她的演出感动人心。但她受访时只说觉得荣幸,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和丈夫聚合离散 充满戏剧性

陈美光事业畅顺,婚姻却多舛。她和丈夫的聚合离散充满戏剧性。她15岁时在大世界唱歌台时,曾有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歌迷每天写信示爱,有一天更拿利器向她行刺,她全身多处被刺伤,幸好送院急救后没有大碍。她住院期间,不少歌迷闻讯前往探望,其中包括她后来的丈夫。这次的意外事件为她牵来一段美好姻缘,两人多年后终成眷属。

婚后的陈美光念念不忘当艺术歌手的梦想,想到中国念声乐,她和任职文书的丈夫商量后,决定由他先去上海找工作,她再多接演唱工作存钱,然后才去会合,不料他到了上海,水土不服,工作不顺,导致精神受创。60年代的中国政治情势不时动荡,等到他想回新时已受阻,几年多方尝试后才可以移居香港,不久却染上赌博恶习,接着又生病,也不回来了。陈美光飞到香港探夫,回新后继续工作,并定期寄钱照顾丈夫的生活,直到他在69岁撒手人寰。

《联合早报》在2015年独家采访陈美光时,她双眼泛着泪光忆述这段往事,为热爱艺术歌曲,间接毁了丈夫一生而自责。

记者当时在她位于后港五房式组屋住家访问,她自从妹妹三年前去世后,便一个人住,另有一名缅甸籍女佣照顾她。她说儿子有奉养她,她则习惯老家的环境,又好静,所以不想搬到樟宜与儿媳及三个孙子一起住。她平时看本地剧和韩剧打发时间,因为“偷懒”,已经不常练唱。当年82岁高龄,谈起前半生,记忆过人,论述条理分明。

她两次唱《一朵小花》,让更多观众认识这首文艺歌曲,但她说:“我其实比较喜欢《海燕》……我歌唱,我飞翔,在云中,在海上……”记者在她奔放的歌声中,看到她尽管双脚“受缚”,灵魂却很自由。

回顾一生,陈美光告诉记者:“没有白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