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艺人忆陈美光 秦淮:她自律又正派

字体大小:

秦淮早年经常和陈美光、王沙和野峰等人一起登台演出,听到老友的死讯十分惊讶和不舍,“真的好可惜!”

他最后一次看到陈美光是在去年12月新马娱乐文史研究者苏章恺编著《弟喂做人阿甲阿甲就好》的新书发布会上,“她当晚非常开心,还回忆起过去美好的日子。她也提到身体状况并不好,但会靠意志力撑下去。”当时陈美光离场前还高歌一曲,博得满堂彩。

陈美光不过夜生活 但喜欢喝黑啤酒

说起当年一起跑团的日子,秦淮说:“美光是一个生活方面很规律很自律的人,对工作十分认真,经常听到她晚上还在我们住的旅馆里练歌,是非常值得学习的楷模。”

陈美光从不过夜生活,秦淮说:“她只是喜欢喝一些黑啤酒,我问过她,她说那可以帮助她唱高音。不过她喝酒有节制,你多给她都不会喝的。”

秦淮大赞陈美光为人正派,“她无论做事或说话都很磊落,待人亲切,说话有分寸,也从不讲人闲话。”并大叹本地难再找到像陈美光这样出色的女高音。

李茵珠:慈祥和善的老人家

陈美光在资深艺人李茵珠心中是个慈祥又和气的老人家,“她总是笑呵呵的。”

李茵珠几年前曾随“艺人之家”的艺人们前往探望陈美光,“当时她虽然行动不便,需要以轮椅代步,但交谈等各方面都OK。”

叶佩芬:她教我表演时要有自信

新俊叶集团的营运与市场总监叶佩芬参加1979年新加坡广播局的《斗歌竞艺》歌唱比赛,获得女子组冠军时,说出她是陈美光的学生,结果让许多有志于歌唱的人拥去拜师。陈美光当年在访问中笑说,那段时间,她从早上10时教到傍晚6时,一直坐着弹琴伴奏,坐到臀部痛。

叶佩芬昨午说:“我以前是黄毛丫头什么都不懂,她教我表演时要很自信,要大胆尝试。”记忆中的美光姐为人亲切,文静,说话温和,“多年来因她行动不便,没有太多机会跟她见面,但她在我心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那段教导我的日子,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段。我很感恩。”

林安娜:去年见她精神尚可

电台96.3好FM DJ林安娜当年还在电视台工作时曾见过陈美光,陈美光上节目表演时,她总会在一旁观赏演出,印象最深刻是陈美光时常表演《一朵小花》,“每次她一唱这首歌,现场观众都会给予热烈的掌声。”

林安娜说,陈美光起初都亮相综艺节目,后来开始拍戏,两人未有合作机会,但她形容这位前辈待人友善,经常都笑嘻嘻的。

去年12月,林安娜也出席苏章恺的新书发布会,她看到陈美光时向前打了声招呼,“也没有多说什么,不确定她是否记得我。”

她说,当时陈美光以轮椅代步,在女佣的陪同下出席发布会,“虽然她是坐在轮椅上,但全程知道正在进行的事情,有人特别提到她的时候,她好像有说了两句话。她虽然精神不如从前,但不至于没有精神,没听说她健康有什么状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