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伟龙:我是蠢DJ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常做一些别人看起来很傻,甚至很愚蠢的事。记得当兵受训时,因为受伤入院,不得不中途放弃训练课程。休息数月后调到总部担任文职,每天可以回家,这样的国民服役生活对很多人来说是天赐的礼物。我却一直很不开心,慢慢把自己的体能评级上调至战备状态,数次向长官申请回去训练,最终虽然当不了“officer”(军官),至少也完成“sergeant”(上士)课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