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全心付出的“房客” 收获宽恕、爱与金马奖

莫子仪(左起)、陈淑芳和白润音在《亲爱的房客》组成非一般家庭。(嘉华提供)

字体大小:

亲爱的房客 Dear Tenant(R21)

娱乐性★★★☆/艺术性★★

剧情:林健一(莫子仪饰)不只看护生病的房东周秀玉(陈淑芳饰),还收养她9岁的孙子王悠宇(白润音饰)。他的行为已超出普通的房客,其实这是他思念一个人的方式。在周秀玉过世之后,他的动机受到质疑,在检警调查之下,发现越来越多对健一不利的证据。

影评:一名关系不只是房客却只能称作“房客”的外人,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一起饱受病痛折磨的阿嫲命案,一段想到就痛的往事,一个个悬疑点,串起这个灰蓝忧愁的故事。电影除了幽幽琴声和老人家熬不住病痛的嘶喊,整体而言很安静,但沉静中包裹着悲伤,连歇斯底里都变得无声。

像这样一部安静的电影,原本缺乏宣传噱头,但不久前落幕的台湾金马奖,《亲爱的房客》拿下最佳男主角奖、最佳女配角奖和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靠小金马吸睛,如果本地观众有关注李国煌的金马之旅,应该会注意到莫子仪的名字,他是李国煌的劲敌,也是新科金马影帝。

因为好奇莫子仪的表演,对这部片多了期待。看后可明白他为什么得奖,角色主打内心戏,温柔、深情、苦闷与认命的表演,对观众富有感染力,这类戏路总会较获评审青睐。剧中另一位金马赢家陈淑芳,饰演饱受糖尿病和败血症初期症状折磨的老人,腐烂的腿部痛到要死不活,依赖止痛药,胡乱吃偏方,不想洗肾,不想截肢,有时若有所思,有时眼神涣散,几场群戏,目光都被她的表情和心情吸去。

电影呈现不同的爱,潜伏其中的是断背情。“房客”林健一在同性挚爱登山丧命后,爱屋及乌照顾伴侣的老母与幼子,渐渐成为一家人。当检察官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时,他回答:“如果我是女生,先生过世了,我继续照顾他的家人,你会问一样的问题吗?”具有力度。若进一步抽丝剥茧,这份爱更复杂一点,包含自责和想被宽恕的心。

另一种爱是父子情,白润音问莫子仪:“没有我你会不会比较轻松?”后者答:“有你我会比较快乐。”小孩似懂非懂,但“爸爸二号”早已决定全力保护孩子。

陈淑芳与莫子仪的角色也有感人的互动。后者像是来还债的人,“债主”也非铁石心肠,她放下执念,承认“早已原谅”的那刻,莫子仪如释重负的感情表达很深刻。故事中所有的爱都环绕莫子仪,但他就是不懂得爱自己,或许是不敢爱,只知道付出。真想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已经做得够多,够好了。”

导演郑有杰擅长温暖基调和处理人物情感,《亲》是他执导的第四部长片,上一部作品是2015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的开幕片《太阳的孩子》(Panay)。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