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巫启贤张学友等同忆故人 邢增华“遗作”或会发表

字体大小:

本地知名作词人邢增华去年1月9日逝世,得年59岁。转眼一年,“你是我们的唯一”邢增华追思会前晚线上举行,在海蝶音乐YouTube频道播放。邢增华多位好友现身,一起缅怀邢增华生前点滴。

巫启贤自弹自唱《你是我的唯一》,他忆述1987年到台湾发展,间中回新时,向邢增华倾诉一个人在台湾的心情。那年冬天,在台湾的他收到邢增华寄来的信,开头写着“你是我的唯一”,原来她写了首歌词。

巫启贤说:“我看了第一句歌词,‘很想给你写封信,告诉你这里的天气’,天啊,她完全写出我心里的感受。那天晚上我拿着吉他,很神奇的,一口气就完成了曲;我的故事感动了增华,增华的歌词感动了我。我知道经过这么多年,这首歌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增华写给所有心里有孤单,有温暖,有盼望的人。”

久未露面的张学友难得现身,他没有多说什么,以歌声悼念,演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唱完后说:“谢谢你,邢增华老师。”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作曲人李偲菘遗憾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工作,没有机会跟邢增华碰面,偶尔在一些晚会见到,说要再合作,没想到已经没有机会。

书法获潘受赞扬

彭秀梅与邢增华从中学时就认识,后来还与几个好友,包括李小慧,一起创办《波西米亚》杂志。邢增华当时在杂志里有一个专栏,李小慧说:“增华文笔非常好,灵活精彩。”两人都赞邢增华写得一手好书法,彭秀梅分享一件鲜为人知的事,邢增华曾在牛车水一家花店工作,写花圈挽联,有一天她在五脚基写书法,一个老人家看了很久,赞她写得好,她后来才知道老人家是书法家潘受。

彭秀梅哽咽向老友喊话:“青春岁月有你,真的很好,很快乐,很幸福,现在想起来,多了份感恩。”

吴剑峰赞邢增华是人才。“跟她合作很舒服,很愉快。想起她,会想到她的好,她的细心,她是我的密切合作伙伴……”说到这里,他也哽咽喊“cut”,说不下去了。

20多年前的创作被发现

黄宏墨《野人的梦》和《笨鸟的表白》专辑封面是邢增华提字,多场演唱会的视效也是邢增华负责,两人却从未一起写歌。黄宏墨感慨:“我觉得很遗憾,一直希望能合作一首歌,而上个月,我有了神奇的发现。”

黄宏墨在整理自己的创作时,找到和邢增华在1993或94年一起写的歌曲《生命的北极光》,当时陈佳明在为一个台湾歌手做专辑,请两人写歌,歌曲后来没有被采用,至今搁着20多年。黄宏墨说:“也算了了心愿。”

黄宏墨告诉《联合早报》记者,他打算为这首歌再谱曲,至于是否会发表,他说:“不知道,没时间规定。但现在的心情就是想要把这首歌写出来。”

从容的岁月有猫相伴

梁文福分享自己和邢增华都是爱猫之人,他觉得邢增华性格挺像猫的,不多话,有艺术家气质。梁文福透露最近到社区小花园找他常看到的猫,有一只一直找不到,社区的人问他:“你是不是在找你的朋友?”他说:“那一刻,寂寞的感觉涌上心头。我相信我在找的那只猫,它依然存在。”

追思会以旁白方式分享邢增华与猫的感情,她30岁养了第一只猫,之后陆陆续续又收养了四只猫。她很少出远门,因为放心不下猫咪,搬家的考量是猫的活动空间,还有她可以不吃饭,但猫绝对不能挨饿。她从容的岁月,有猫相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