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越受限越往前 孙燕姿:去年是有效率的一年

孙燕姿为新歌《余额》受访,分享疫情期间完成这首歌的心情。(Make/Music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天后孙燕姿去年原本要展开20周年巡回演唱会,但因为疫情被迫喊卡,她也因此多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同时找到工作上更多的创意。

大家都找到突破口

孙燕姿刚发行新单曲《余额》,她前天接受本地媒体视讯访问,谈及疫情期间的感触时说:“疫情造成的变化是,我们都在体验,也在调整步伐,而我们没有料到的是,疫情虽然限制了许多能做的事情,却还是可以创造出东西。我们找到前进的方式,而这个过程教会我们更有创意。”

她举例自己和团队想办法突破,找到创作内容的不同方式,包括录制Vlog,办线上音乐会,写歌,感慨:“其实是很有效率的2020。”

《余额》是孙燕姿在疫情期间完成的作品,她分享创作灵感:“疫情期间,有很多时间专注创作;找回很多回忆,也发现身边很多有故事的人。因为无法飞行,反而有更多心情去完成这样一首歌。”她认为以前的生活常在飞行中度过,要创作其实是困难的,因为飞到国外工作时是歌手,回到家是母亲,自己一直在调适两种身份的转换。

而这段日子的沉淀,她突然有很多创作灵感,所以问及音乐方面还有余额吗?她说:“我现在可以说,我有余额,我自己也很惊讶。”她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就是越有限制,就越是往前,也越有创意。

为拍摄单曲封面,孙燕姿再次回到第二次直播音乐会的发电厂,那是50年前爸爸和妈妈一起当学徒的地方。

她说:“我们一直在更新和美化我们的城市,能找到一个50年不变的地方,我很感动,而且我爸妈在那里工作、认识,可能也在那里拍拖,虽然环境很不浪漫,哈哈!我想去那里做点什么,留下一些痕迹,跟他们有共同回忆。”

自认不足难当虎妈

说到“歌手”和“母亲”两个身份,孙燕姿在乐坛的成绩有目共睹,但作为母亲,她自认不够好。“我不会煮饭,也不是特别慈祥。我会跟孩子嘻嘻哈哈,跟他们唱歌跳舞,有时候他们叫我,我就给他们iPad,然后会怀疑自己作为母亲的能力。我希望能在犯错中学习。”

她也说自己绝对不是虎妈。“我对孩子要求非常低。我想教他们的是,如果做得不好,没有关系,就重来。我给他们学他们想学的,运动、艺术都好,学业当然希望能有好成绩,但不好的时候没关系,就复习。”

谈及与孩子的互动,孙燕姿去年生日时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剪发的视频,后来再晒出一组为朋友剪头发的照片,架势不输专业理发师,她说两个孩子都是她的熟客,儿子后来被她影响,拿起剪刀自己理发。结果?孙燕姿笑说:“是灾难。如果你们看到一个男孩额头有两个洞,那就是我儿子。”她也大方分享跟老公每个星期会找一天约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