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鸡排妹否认炒作:不告翁立友因过程让人恶心

字体大小:

(台北讯)45岁的台湾金曲歌王翁立友唱红《坚持》《我问天》等歌,出道23年来几乎是绯闻绝缘体。近日卷入鸡排妹(郑家纯)在尾牙演出遭性骚扰疑云,面临演艺生涯最重大考验,他昨日(2月3日)仅透过唱片公司发声明,却从头到尾不提自己的名字。

大批网民不满,催促他出面回应及道歉。翁立友所属豪记唱片官方面簿粉丝团也被网友留言灌爆,要豪记不要护短,还要豪记公布录影内容。此外,媒体收到爆料指称,该尾牙公司强胜的老板翁姓特助,就是翁立友的亲兄弟。

豪记昨天抢在鸡排妹之前发出声明称是舞台效果,翁立友洁身自爱,等于不认有性骚扰行为。豪记还称鸡排妹倘若觉得权益受损可提出告诉,自己也不排除提告,并说近期会找时间开记者会说明。双方各说各话如罗生门。

鸡排妹昨午现身新剧《国际桥牌社》第二季宣传活动,她否认自己公开遭到性骚扰一事只是为了炒作,对于翁立友发声明鼓励她提告,她表明自己只是把当天过程如实陈述,“对方想要做什么不干我的事。”

她感谢大家力挺,“感谢这次事件大家能够站出来力挺我,不仅是传短信来的,而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帮我加油,我非常感动……我今天做的事,我也把网友IG私讯给我的遭遇放在限时动态,有说话权的人都选择隐忍,谁还敢发声,未来演艺圈没有工作也无所谓,因为我对钱不是那么在乎,如果一个有选择跟有发言权的人还不站出来为弱势发声,只会让加害者更加猖狂。在这里我也不会鼓励受害者说出来,因为这份勇敢,真的很辛苦。”

被问为何不提告?

对于外界质疑她为何不提告,她说:“我曾在多年前告过《镜周刊》高层裴伟跟宋姐,我告过媒体,这一切过程都让人太恶心了,我不想再走一次荆棘之路。有人质疑我,真的有这尾牙吗?公关公司替强胜老板道歉了,还是有人质疑为何没有影片,提出证据了,接着有人问我为何不提告,不提告是不是在炒新闻,在台湾如果你被骚扰了,你说出你不舒服,你就会这样被对待,说真的就算我告赢了,甚至我自杀了,不相信我的人,就还是不会相信我。”

不满外界质疑她炒新闻

至于经纪人康姐与豪记公司的不愉快,她说,豪记打给康姐,问康姐“你想怎么样,我们这边都有录像啊,不然我们把影片po上网”,但其实都是片段录像,并没有全程录像。她强调以台下角度,是完全看不到的,事发经过就是这样。她不满外界质疑她炒新闻,“我上几篇新闻?是新闻需要我耶,炒新闻,到底是谁需要谁?”

她称周六凌晨自己发布文章,文中没有指名道姓,结果她等了两天,不管是强胜或是翁立友,都没有私下来道歉,“我并没有想到借此获得好处,新闻我一点也不缺,我出道这七八年,从未主动要求给我新闻,我想要红,就算没工作,不要报道我,我也无所谓,希望过往受害者(给予)安慰跟勇气,这个结局就会是好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