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维健首派红包超兴奋 李腾叹不能收红包

字体大小:

第一次派红包,何维健直呼“好兴奋”,李腾则叹“第一次不能收红包”。

何维健和李腾分别于去年2月及6月结婚,今年农历新年都第一次派红包,两人与《联合早报》分享心情。

何维健
选择派传统红包

第一次派红包,何维健说:“因为疫情,来拜年的亲戚比较少,可以省一点钱,哈哈哈!开玩笑啦!”他直呼其实很兴奋,终于可以满足自己派红包的欲望。

他透露姐姐有两个女儿,家族的小朋友也不多,加上亲戚分批到母亲家拜年,所以很难跟所有亲戚碰上面,但他绝不会吝啬。“派红包是一个吉利的象征,所以我满心期待,看到小朋友就给,比小朋友还兴奋,也会给长辈。”

太太和他一样兴奋,网购了好多不同设计的红包封套,有些还印有“何”姓。问他红包行情多少?他说:“至少8块钱吧!”

金融管理局鼓励国人派发电子红包,但何维健还是比较喜欢派传统红包。他说:“虽然我是科技爱好者,但电子红包氛围就是不太对。因为疫情而鼓励国人派发电子红包,这当然是好的,但我不会这么做,那些在本地的亲友,我还是喜欢亲手将红包交给对方。”不过好友黄靖伦无法回新过年,何维健倒是会派发电子红包给黄靖伦的儿子。

何维健的新家还在装修中,赶不及在农历新年之前搬入,让他大叹可惜。也因为正准备搬家,所以他和太太没有特意布置家里。

有自己专属的情人节

今天是情人节,何维健和太太没有庆祝,因为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情人节——2月22日,这也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何维健分享说:“我们两人都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想在14日这一天跟大家挤,所以开始拍拖后,就定了我们自己的情人节。选2月22日,好像是因为那一年22日刚好是一个周末,而且222容易记呀!”至于22日会如何庆祝,他说还在策划。

李腾
首次派红包心情没太大不同

李腾形容今年过年的心情很不一样,他和太太Gina都无法回台湾过年,在本地也会减少出门,不会四处去拜年。

李腾说:“往年做完除夕特备节目,我初一就飞回台湾,今年因为疫情无法回去,却也不用主持除夕节目。”他解释因为新传媒的艺人和工作人员仍分组工作,他所属的那一组今年不用参与除夕特备节目。

难得不用在除夕工作,他趁机好好休息,因为过几天又要开工了。无法跟家人团圆,他就用视讯方式跟爸妈拜年,也叮咛他们不要到处跑。

谈到派红包的心情,李腾透露因为他有生意,往年都会以老板的身份派红包给员工,也会给爸妈和妹妹红包,所以虽然今年是第一次以已婚身份派红包,心情却没有太大的不同。问及红包行情,他透露:“至少10块钱,红色,吉利。”

李腾笑言:“倒是因为结了婚,现在不能收红包了,所以今年是第一次不能收红包。”至于爸妈和妹妹今年的红包怎么送到他们手里,他说:“就直接把钱汇过去了。”

他和太太在家门口贴春联,也买了年花,让家里充满过年气息。除夕那晚,两人在家吃火锅,看电视节目,也守岁。李腾说:“就简单地过,简单也是一种小确幸。”

李腾感慨:“我们常说‘过节’,今年好像真的就这样‘过了’,感觉很不一样,但平安就好。”

已提早庆祝情人节

今天情人节,李腾和太太已提早庆祝,因为担心今天到处好多人。李腾为太太送上一个结合花饰、音乐盒及两人照片的特制礼物,并上网看食评挑选餐馆。他说:“我太太对吃很重视,所以比较气氛和食物,我们是走‘好吃’路线。”

李腾说,他和太太都很重视情人节,认为这是一份心思。婚前有几次Gina在台湾,李腾在本地,李腾也不忘跨海送礼。他说:“我会订花送到她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