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香港的神仙、老虎、狗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如果把诸如Michael Moore(麦克摩尔)拍的那一类强加个人观点,甚至不时大玩通俗剧桥段、“节目效果”的纪录片排除在外(这里不含价值判断),纪录片(至少)有两种流派:直接电影(direct cinema)和真实电影(cinema verite)。直接电影的作者尽可能让自己“隐身”(就算拍摄对象知道并同意被拍),绝不介入拍摄时的事件、状态;而真实电影则允许极有限度地与拍摄对象交流、访谈,挖掘事件背后的因果与人的心思。

但两者的共同点,是尽可能捕捉真实发生的事,避免加入旁述、倒叙或搬演事件等――这些都或多或少会引导观众的思考,而失却了两种纪录片意图开放性地呈现素材让观众自行解读的目的。

《戏棚》美学上另类选择

香港纪录片《戏棚》,让你领教直接电影?接近,但不完全是。全片追踪一个香港传统粤剧团“周游离岛”,周而复始地在各地搭棚(耗时两周)、演出(一周,多是酬神戏)、拆棚(两周)。影片细腻地捕捉不用一根钉的搭棚、拆棚过程(构图有迷人的“几何气质”),和台前

幕后人员的生活、工作细节。但跟一般纪录片不同的是,它不加旁述,不进行访问;全片所选用的所有画面里,几乎没有被拍者正面看镜头,真的当镜头透明(虽然可能有看镜头的画面没剪进去)。

据说导演原本有剪一个安插访问的版本,最后却做了美学上的另类选择。谁说每一出纪录片都非得解释,解释,再解释?《戏棚》是如此“真实”地捕捉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实体戏棚,和一直存在但时不时得被庙会活动激活的一个非物质“戏棚”(就是这个民间艺术、文化与宗教的生态圈)――一种吾土吾民的灵气,把当下的氛围、情绪,尽收镜头。尽管绝大多数画面都集中在戏棚里,却可令观众仿佛嗅到乡土和海水的气息。

那《戏棚》跟“传统意义”的真实电影有什么差别?一是真实电影是“提着摄影机跑上街”(往往粗犷躁动),二是音轨完全是真实录音。《戏棚》的镜头是稳定安祥的(即使有动,也极缓慢),而几个搭棚片段或过场时配上质朴低沉的巴哈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烘托出这个宛如圣殿的空间,也是留给电影观众思索香港民间文化何去何从的开放空间。

是神也是狗的许鞍华

戏班里有“神仙、老虎、狗”之说。而萧芳芳在《好好拍电影》如是说:“张叔平说导演是神,严浩说导演是狗,但我觉得许鞍华是在神和狗之间取得平衡的导演。”小影迷们把许鞍华当成神,但在以她为主题的纪录片《好》里,我们看到了她的多面相。其实,在拍片现场,她不时像老虎般的对剧组人员发飙,第二天却“像狗一样”地买了吃的喝的向大家鞠躬陪罪,但可能拍到晚上又为别的事动怒。不拍电影时,她是个租廉价公寓,天天挤地铁,跟老母相依为命的“邻家”迷糊乌龙安娣。

《好》的手法较偏向主流纪录片,但执导筒的是许鞍华的老搭档文念中(原为美术指导),因而除了例牌地回顾许导和她的日裔母亲的来时路(穿插她的旧作画面,包括半自传电影《客途秋恨》,融入她大学经历的《今夜星光灿烂》等),她的30多年电影路上的起起落落,以及访问多位曾跟她并肩作战或相熟的电影人、明星、家人等,还挖掘了更多许导的内心世界,和日常生活起居。

其中有意思的一段,是文念中跟着许鞍华到中国大陆多个城市宣传新片,让咱们看到“人前”的镁光灯、掌声,和她礼貌但坚决婉拒一些安排(如她因年纪和体力而要求推掉一些媒体访问;电视台请她受访时祝贺香港回归20周年,她坚持只谈电影);然后是回到酒店,“人后”倦容满面的她瘫在沙发上苦笑着面对镜头跟老友发牢骚,说真心话。

许鞍华确实累了。几十年来,她那充满文学性笔触的电影多数叫好但不叫座;得奖无数却总是难以筹集下一部作品的资金;但她仍不言休(本片英文片名正是“Keep Rolling”)。在观看《好》片时,我的脑子里老是浮现《客途秋恨》里饰演她的“替身”的张曼玉到电视台跑新闻,在剪辑室里与伙伴目不转睛地看着香港的风起云涌的眼神――她的内心,总是为香港而笑,为香港而哭。看许鞍华的电影、人生,如同看数十载的香港情怀。

(《戏棚》和《好》是下个月中举行的新加坡香港电影节的参展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