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雅乐团:边缘即是世界的

内蒙古哈雅乐团将来新加坡华艺节演出,节目主题“迁徙”来自游牧民族对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活方式。团长张全胜认为,中国真正感人的音乐都处在边缘状态,乐团希望能让更多人接触这些来自天地间的音乐。

30年前,哈雅乐团团长张全胜到新加坡表演马头琴,那是他第一次出国,从农村来到大城市,大开眼界。演出后,他在新加坡结识了一个长他四五岁的哥哥林成洁。回到内蒙古,两人仍保持通信,每次林成洁都会夹着一张5块钱或10块钱新币的钞票,接济当时那个穷小子,约有两三年之久。

后来张全胜到北京读音乐,两人失去了联系,到今天张全胜仍十分感激林成洁。

张全胜说,哈雅乐团曾在新加坡得奖,不过却是第一次到新加坡演出,对他个人而言更是意义非凡。新加坡让他看到大都会的花花世界,也让他遇见一个善良的哥哥。他希望这次新加坡行,能够打听到林成洁的消息。

伯乐不常有  

今年初哈雅乐团参加中国真人秀节目《我是歌手4》,知名度一下飙升。他们独特的藏族音乐,马头琴结合摇滚、爵士,加上主唱黛青塔娜灵性的嗓音,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很少人知道,10年前创团初期,他们就只能躲在北京一个30平米的小房间,趁夜录歌,吃不饱穿不好,也得不到家人朋友的谅解,但哈雅乐团还是完成了《狼图腾》专辑。当时张全胜很满意,团员也都很振奋,感觉一定能打响知名度,于是张全胜拿着录音一家家唱片公司敲门。

张全胜说,每到一家唱片公司,就被拦着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找谁?(要去哪里)正好也是他在音乐道路上一直扪心自问的问题。可是没有一家唱片公司有所回应,乐团撑不下去,只好解散。

“我还记得我们当时含泪告别,最后只剩下我、主唱和吉他手。那时候整个北京为了争取2008年奥运举办权而陷入狂热,但我们的心就像寂静的广漠。”

只剩三个人,他们就做三个人的音乐。

所幸后来遇上伯乐,台湾风潮音乐的杨锦聪听了他们的作品惊为天人,爽快答应。此后乐团陆续在台湾发了《狼图腾》《寂静的天空》《迁徙》《疯马》,四张专辑都入围台湾金曲奖,三次夺得最佳跨界音乐专辑奖。

张全胜不得不感慨:“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致力于“世界音乐”  

现在哈雅乐团有六名成员:主唱黛青塔娜、马头琴手张全胜、吉他手陈希博、冬不拉手穆热阿勒、呼麦暨鼓手宝音,以及来自法国的贝斯手Eric Lattanzio。

哈雅(Haya)在蒙古语中意为“边缘”。

张全胜认为,中国真正感人的音乐都处在边缘状态,乐团希望能让更多人接触这些来自天地间的音乐。参加《我是歌手》这类商业化节目,即便在第二集就遭淘汰,张全胜认为乐团已达到普及他们音乐的目的,他们清楚自己的作品仍属小众,从没想过要在比赛中争冠。

边缘,其实也是世界的。对张全胜而言,哈雅乐团一直以来致力的,便是“世界音乐”。10年前一般人不理解何为世界音乐,甚至取笑他们,但张全胜认为,随着时代改变,他们的音乐和理念也越来越被接受。

哈雅乐团的音乐来自蒙古,他们也非常关心保护自然的课题。这次到新加坡华艺节演出的主题“迁徙”,便来自游牧民族对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活方式。他希望听者能通过他们的作品重新思考,从音乐学习游牧文化,学习如何与天地共处。

“我们无所谓东西、古代现代,天地都是家园。这就是蒙古人的胸怀。”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迁徙”世界音乐专场

  • 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 晚上8时
  • 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 38、58元
  • SISTIC售票  热线:6348555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