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小提琴家沙汉姆与艾德蕾安东妮 随着音乐一起成长蜕变

沙汉姆与艾德蕾因音乐相识、相爱、共建家庭,如今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身上。

字体大小:

对这对结婚19年的音乐家夫妻来说,同台呈献全场小提琴二重奏作品是很少有的机会。他们的音乐哲学和对音乐的理解都很有默契,一起成长蜕变。

1931年,匈牙利作曲家巴托克在纽约创作了《44首小提琴二重奏》。

这一系列短小的二重奏作品原是巴托克为年轻听众而作,来自德国小提琴教育家Erich Doflein的委托。作品富教育意义,当然也一贯的富于东欧地方音乐元素,有民谣有舞曲,非常亲切有趣。

小提琴家沙汉姆(Gil Shaham)与艾德蕾安东妮(Adele Anthony)夫妻俩周六(8日)将在维多利亚音乐厅节选演奏这系列小提琴二重奏作品。在家练习的时候,他们也拉给三个孩子听,看看他们的反应。

谈到这些家庭小事,夫妻俩洋溢温暖微笑。

对这对结婚19年的音乐家夫妻来说,同台呈献全场小提琴二重奏作品是很少有的机会。他们今年初在美国境外自由邦波多黎各上演了这一台节目,除了巴托克,曲目还包括普罗科菲耶夫《双小提琴奏鸣曲》、施波尔《D大调双协奏曲》等作品。

沙汉姆说:“我们很喜欢一起演奏,但很少有机会这样同台。”

艾德蕾则笑说:“其实在家我们也很少能一起拉琴,都在为孩子而忙。”

美籍犹太裔小提琴家沙汉姆今年46岁,出生于新加坡的艾德蕾也将近47岁。两人于1998年结婚,现在育有三个孩子,大儿子14岁,女儿11岁,小儿子5岁。

沙汉姆10岁便与耶路撒冷交响乐团合作,在乐坛粉墨登场;艾德蕾13岁时赢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器乐与声乐大赛冠军,崭露头角。

有了孩子减工作量

夫妻俩很早就展开艺术生涯。对沙汉姆来说,这让他们婚后有了选择。

沙汉姆说:“很幸运的是,我们很年轻便开始工作了。当我们有了孩子,我们得以减少工作量。以前我一年要演出150至200场,现在我试着一年只接50场。也庆幸我们的音乐经纪人能体谅我们的选择。”

14年前做的这个决定,让沙汉姆与艾德蕾得以常在纽约家里陪伴孩子成长。这次到新加坡,他们一家五口也顺道度假。艾德蕾的父亲阿方索(Alphonso Anthony)也将出席音乐会。阿方索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本地从事小提琴教育工作,培养了许多人才,艾德蕾在新加坡出生,1岁时随家人移居澳大利亚。

沙汉姆与艾德蕾是一对儒雅的夫妻,总是轻声细语,艾德蕾有时候回答问题时会缓缓地转过头去看沙汉姆,而沙汉姆很爱反问记者和身边的人问题。

“幸运的是,我们俩的音乐哲学很接近,”艾德蕾笑着说:“也许这就是成功的关键。”

“我觉得我们一直以来对音乐的理解都很有默契,且一起在改变。”沙汉姆顿了一顿:“随着我们变老。”

说完,引来笑声一片。

儿女都习小提琴

他们的长子爱打篮球,参加两个球队,经常在州内比赛,沙汉姆会开车到处接送,夫妻俩也在家陪他看NBA篮球赛。儿子可是金州勇士的球迷。他们的女儿则爱跳舞,有时候会在篮球赛的中场休息时间表演,纽约学生的生活多姿多彩。

大儿子、女儿也都学习小提琴,小儿子则在去年开始学钢琴。

沙汉姆说,音乐对任何人,无论职业的、业余的、兴趣的,都好。有热忱,“专注去做一件事”对任何人都有益。

他们说,只要孩子喜欢,父母都会支持。

家庭生活对两人最大的改变是,如何分配时间。陪伴孩子之余,他们都很珍惜各自的练习时间。

此外,家庭生活对音乐家的影响也潜移默化。

沙汉姆不想硬把一切联系到一起,但他爱观察襁褓中的宝宝,好奇宝宝的心情、内心。他说:“初生的宝宝不受语言的影响,宝宝受不同事物的刺激,一直在改变,这一点就像音乐。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它能够沟通‘前语言’的状态。”

这些年来,孩子就是他们生活的重心,音乐则为他们提供另一个世界。

·沙汉姆与新加坡交响乐团

日期:7月7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票价:15、28、48、68、88元

·沙汉姆与艾德蕾安东妮

日期:7月8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维多利亚音乐厅

票价:20、38、58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