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语》阻母语?——观《祖母语》

离开剧场,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我的阿公阿嬷。阿公是潮州人,说的是潮州话。阿嬷是福建人,说的是福建话。记得小时候,他们总会让我看看潮州戏曲,听听福建歌曲。阿公阿嬷偶尔还会教我说几句方言。很可惜的是,我从来没习得任何一种方言。我虽然庆幸至今还记得怎么说“我是潮州人”,但我也遗憾自己只会说“我是潮州人”。野米剧团的《祖母语》(Grandmother Tongue),让我深思方言的地位,以及方言使用者的处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