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艺术家里克力的竹林迷宫

国际知名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加受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委托,创作大型竹林迷宫装置。他相信艺术必须回归生活,他常在作品中选用亚洲素材,传达亚洲人的价值观。

艺术是为了艺术,还是为了生活?

对国际知名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加(Rirkrit Tiravanija,57岁)来说,艺术是为了生活,其装置艺术往往创造出让人与人之间聚会交流的空间。

里克力受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委托,在美术馆五楼的黄廷方屋顶花园展厅创作大型竹林迷宫装置《无题2018(小的无线维度)》。这是他历来最大型的装置,长19米、宽15米、高4米;从泰国清迈运来2500根竹子,经过20人耗时八天建成。

里克力日前抵新看到成品,感觉惊喜,因为3D草稿图在实践过程中,隐藏了不为他所知的部分。他说,访客游走竹林迷宫之间,感受阳光与风,成为装置的一部分。竹林中央藏着一间冷气茶室,欢迎访客进入享用。

里克力生平第一间茶室是布料做成的小屋。那是在1994年,那间茶室内招待了上百份咖啡与茶。他说,日本人将茶艺带到一个境界,茶室的出现,与僧人、宗教信仰脱离不了关系。他在竹林迷宫中安置一间冷气茶室,其实茶室象征精神空间,欢迎访客与空间对话。访客得脱鞋爬入茶室,因为人得以谦卑之心面对精神空间,可以独自进入静坐自省,或带着茶具约朋友一起喝茶,达成相互交流的目的。

fukan2501.arts_.a_Small.jpg
泰裔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加欢迎访客前来与他的装置空间对话。

里克力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强调,茶室不过是一种管道,他之前在玻璃屋和镜室做过装置艺术。

这次,里克力和日本表演艺术家上田舞合作举行茶会。上田舞用西瓜冰汁融入日本绿茶粉泡出清凉绿茶。上田舞将人生当成艺术,希望其表演艺术可打破人生和艺术的界限。她很高兴能将兴趣当成职业。她每次会为四名访客上茶,新加坡气候炎热,她觉得西瓜冰汁加入绿茶,无比清凉,而且西瓜造型非常醒目,能为茶会仪式加分,所用茶碗也出自里克力之手。

艺术植根亚洲

竹林选材是本土的,亚洲的,这和里克力的文化之根紧密相关。这位阿根廷出生的艺术家是泰裔,常在作品中选用亚洲素材,传达亚洲人的价值观。

夏天在柏林,秋天在纽约教书,天冷就回清迈生活工作的里克力认为,竹子是亚洲自古以来经常采用的建材,香港依然随处可见竹建筑,清迈很多手工艺人也用竹建屋,可说是文化构成部分。他说:“竹子本为绿色,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变褐色。国家美术馆开幕时,我来看过,觉得在此搭建竹林迷宫颇具挑战性,考虑到阳光、雨天和湿度,决定在竹林迷宫中安置一个遮盖之所,让走入的访客花点时间与它相处。后来我也创作一些陶艺品,散置在竹林中。”

国家美术馆馆长陈维德博士犹记得,1997年在德国科隆看到里克力将纽约公寓安置到美术馆内,24小时开放,不少访客使用公寓内设备包括浴室,对里克力模糊了艺术与生活的装置空间印象深刻。

里克力不喜欢解释自己创造的社会空间,任访客自由享用。他喜欢在艺术展或画廊开幕时烹饪,分享美味。他曾在洛杉矶从傍晚6时至凌晨4时,为700人做泰式炒粿条(Pad Thai),也曾为2000人煎牛排,在北京安排早点摊供应油条和豆花,在不同情境下邀请观众参与体验。他说:“现在我们吃饭,不是面对面说话,而是低头看手机发短信。”

fukan2501.arts_.b_Small.jpg
访客穿梭于竹林迷宫之间,成为装置的一部分。

将艺术放回生活中

这位艺术家指出,艺术得重新发明,将艺术放回生活之中。他说:“当西方艺术家到东方寻找答案,我早已有了答案,继续实践,不用像他们那样辛苦追寻。艺术来自生活。

“对亚洲人来说,我们与家人、邻居、社群住在一起,家中大门总是开着的。与人分享的行为很自然,这是我的身份。在西方,人们热衷于房地产,当成私有品围封起来。亚洲人是开放的,我们可以搭建没有墙的房间,可以穿越,我们应该保留塑造我们的文化根源。我常跟学生说,好的艺术不是谷歌而来,而是来自一己的根源和身份认同。有点生活阅历,艺术创作才会好。”

2004年Hugo Boss奖得主里克力透露,下个项目是到梵高待过的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勒举行美食分享会,在展厅中搭建厨房,可能烹调当地丢弃的食材。他曾在瑞士巴塞尔与美术系学生收集餐馆当天丢弃的食材烹制成美食,与众分享,在有人饥饿的地球,推广食物的永续性。

上田舞茶会在本月27日及28日下午2时至5时举行,每次限四人进屋,每次半小时。2月起,每个月第一个星期日下午2时至傍晚6时举行星期日茶会,由其他茶人示范。入场免费。

装置即日起展至10月28日。6月16日上午11时至晚上7时30分,里克力将分享其创作与实践。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