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歌手创团50年 六人完美调和如管风琴

国王歌手合唱团创团50年,编制从未改变,娱乐和教育观众的初衷亦然。

国王歌手合唱团(The Kings' Singers)一如既往,和声唯美,表现风趣。

上周五、六接连两晚,他们在维多利亚音乐厅演唱该团50年来招牌作品,野心勃勃地展现中世纪到21世纪的各种合唱风格,用人声引爆和声火花,各种色调和弦在音乐厅里如烟火璀璨,听者心醉神迷,而他们只有六个人,不插电清唱,是怎么办到?

1968年5月1日,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合唱团六位歌手组成“国王歌手合唱团”首次公演,凭雅俗共赏的表现力赢得大众喜爱。1970、80年代他们频频出现在电视与广播电台节目,推广早期音乐与合唱艺术。即便团员更迭,50年来国王歌手始终保持声誉和实力,可说是当今世上最具影响力的合唱组合之一。

创团50年,国王歌手展开世界巡回,再次来到新加坡,演出前他们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分享他们的合唱哲学。

国王歌手非常“英国”,幽默也是传统英国绅士型的幽默,不必大动作,偶尔抛一句笑话,或玩谐音,或小讽刺,台上是这样,台下亦然。

现役六位国王歌手是:第一假声男高音敦纳奇(Patrick Dunachie)、第二假声男高音韦恩—赖特(Timothy Wayne-Wright)、男高音格里高利(Julian Gregory)、第一男中音伯顿(Christopher Bruerton)、第二男中音盖比塔斯(Christopher Gabbitas)与男低音霍华德(Jonathan Howard)。

他们很注重传承,访谈过程中经常引用前代歌手的话,他们的歌谱也一代传一代,新成员能看见前代歌手在谱上的记录,只不过现在电子化,所有歌谱都储存在平板电脑iPad Pro里。周五晚上第一首,亨利·雷(Henry Ley)博士改编的《亨利六世的祷告》,舞台上只有平板电脑发出的淡蓝色光焰,打在六位歌手脸上,15世纪的祷文,20世纪的编曲,21世纪的记谱容器,加上绝美的和声,这就是国王歌手合唱团。

娱乐与教育观众

资历最深的盖比塔斯(在团15年)已与10位国王歌手共事过,学法律出身的他经常提起前代歌手,他借第一代男低音凯(Brian Kay)的话:“国王歌手合唱团娱乐观众,也教育观众。”这也是为何他们的音乐会往往以文艺复兴时期、浪漫主义、民谣、现代与流行五大部分组成,让爱好不同风格的观众接触其他作品。

韦恩—赖特借上一代男低音康诺利(Stephen Connolly)的话形容该团:“你可以把他们看作六个平庸无奇的独唱歌手,或一个世界级合唱组合。”

韦恩—赖特意味深长地告诉联合早报记者,加入合唱团就必须剥除个性,必须了解自己的位置与功能,第二假声男高音提供的是一种平稳直线的声音,这与独唱声乐训练所学完全不同。“一开始很难,不过当你听到前所未有的和声效果,一切都值得,我们为的就是这个。”

一如他们的新歌“Quintessentially”(典型)歌词写的:国王歌手合唱团的卖点就是六人如一,像下午茶一样perfectly blended(完美调和)。

盖比塔斯形容他们就像一台管风琴,有六排琴键,底下还有踏板,按照作品的要求来演奏,六个人就是一台琴。

霍华德很喜欢这个比喻,进一步补充,当作品要突出某个声部,每排琴键都可单独拿出来,比如变成一把大号(tuba)。

这不仅仅是发声技巧的统一,你必须仔细聆听,谨记正确和声时的身体状态。

编制50年从未改变

zb01_03_2018_6_Medium.jpg
国王歌手合唱团成员:(前排左起)伯顿、霍华德、格里高利、盖比塔斯、(后排左起)韦恩—莱特与敦纳奇。

国王歌手的编制从未改变,两个男中音、一个男低、一个男高、两个假声男高音组成特别的和声效果,当年纯粹出于意外(正好第一代六个好朋友就是这样的编制),韦恩—赖特很庆幸国王歌手保留编制至今。三位演唱“低音谱号”的歌手制造浑厚的和声基础,高音部则不断改变和声的色彩。

国王歌手虽然曲风多变,但不离其宗:纯人声合唱与西方传统和声艺术。

这会否成为包袱,让他们永远无法碰触某些作品,如饶舌、重摇滚?

伯顿斩钉截铁地说,这辈子很难想象国王歌手演唱饶舌,霍华德则认为只要那首饶舌歌曲能满足他们的和声特色,也不是不能尝试。霍华德说:“我们并没有在意识形态上拒绝某些类型的作品。”

这时伯顿进一步补充道,任何小组合都必须理解哪些作品最能凸显其声音:“国王歌手50年来发现,我们能美丽地展现和声,所以寻找能够发挥我们所长的作品。有些作品不一定适合我们,甚至有些前代国王歌手的作品我们现在也未必能唱出那样的声音。又比如巴洛克时期的无伴奏歌曲很少,因此我们很少探触这个时代。当代无伴奏合唱出现许多新技术,比如人声打击(beatboxing)须要仰赖扩音器,而我们习惯不插电,所以很多当代无伴奏作品都不合适,我们也未必能掌握。你得选择你能做到最好的。”

创造能流传的编曲

国王歌手的歌单有不少六七十年代流行歌曲,每代歌手也翻唱一些当下流行的曲子。韦恩—赖特强调,选择改编作品时绝不盲从潮流,他们的目标是创造能流传的编曲。

霍华德也认为娱乐与艺术不该壁垒分明,他说:“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感动人,娱乐亦然。我们想做的是持久性的作品,更深入,更丰富。绝不能为了做新音乐而做新音乐。在合唱里,如果我们一味内向,最终失去观众,那就失去意义了。”

盖比塔斯则从流行作品的内在结构来解释,有些歌曲很好但不适合改成人声合唱作品,不过像比利·乔尔(Billy Joel)本身是古典乐出身,他的歌曲暗含奏鸣曲式、回旋曲式,改编这样的流行作品,更像是将它们拉回古典的根。

国王歌手每年巡演六七十场音乐会,忙碌穿梭于欧美与亚洲,近五六年更是每年到中国巡演。

敦纳奇说,歌手得保护嗓子,但工作性质让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太健康,长时间在路上,睡眠不足,经常处在空调场所,不定时吃饭,这些都对嗓子不好。韦恩—赖特认为他们就像合唱运动员,得喝很多水,但演出时,他们可以整个小时演唱不喝水、休息。格里高利的解决方式则是:要有纪律,并且做好心理准备,巡演结束后让身体关机,回家饱睡一觉。

韦恩—赖特说:“感觉就像进入科幻片里让人冬眠的睡眠胶囊一样。”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38975127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