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父亲徐悲鸿艺术遗产 徐芳芳书写办展

徐悲鸿女儿徐芳芳出书讲述徐家在文革中的遭遇。她也在美国为徐悲鸿办展,传承父亲的艺术遗产。徐芳芳受邀来新演讲,谈父亲与其写实主义画作。

“中国现代绘画之父”徐悲鸿(1895-1953)女儿徐芳芳(71岁)本周受邀来新,演讲父亲与其写实主义画作。她在2016年出版英文书《奔腾的骏马:画家徐悲鸿和他的家人在毛泽东的中国》(Galloping Horses,已出中文电子书,详情上网:www.BeihongChinaArts.com),重点讲述徐家在文革中的遭遇。

03_05_2018_2_Small.jpg
1953年6岁的徐芳芳(前排右)与哥哥徐庆平、父亲徐悲鸿、母亲廖静文合影。(翻拍自《奔腾的骏马》)

徐芳芳是徐悲鸿第三任太太廖静文(1923-2015)的女儿,6岁时父亲过世。哥哥徐庆平(72岁)是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芳芳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关于徐悲鸿的故事很多,但是徐悲鸿在毛泽东时代的这段历史鲜为人知,只有家属知道。写这本书是要还清历史本来的面目,关于徐悲鸿在文革的遭遇不是简单的黑白就说得清楚。

“徐悲鸿确实在建国之后名誉地位很高,也是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跟国家领导人认识,直接联系。毛主席给我父母都写过亲笔信。但是1950年代到文革,外界的人不很清楚,我觉得有必要忠实反映这段历史。徐先生很积极支持新中国但也遭遇到困难,困难到什么程度,这本书写得很清楚,不是一句话可以说明白。当时的知识分子都面对这个问题。而且徐先生不是共产党员。”

母亲对保存画作贡献大

03_05_2018_3_Medium.jpg
徐芳芳在文革知青下乡时仍不忘学习,在农场拉起小提琴。(翻拍自《奔腾的骏马》)

徐悲鸿逝世后,30岁的廖静文将1200件徐作和徐悲鸿所收藏的千件古书画,包括住居,无偿捐献给国家,成立了徐悲鸿纪念馆。该馆的徐悲鸿作品收藏量最大,艺术水平也最高。这一大笔捐献在中国艺术捐献史上是空前的。

徐芳芳说:“外国人觉得奇怪,画家不都是要卖画的吗,为什么徐悲鸿可以把好的作品留下来?这是奇迹!我妈妈对保存传承徐先生的遗产贡献巨大,是外人不知道的。很多人想当然尔,徐悲鸿这么受共产党重视,徐家的人都是一帆风顺的。其实并不是这样。很多人看了这本书第一章(纪念馆被红卫兵攻击)后都大吃一惊。徐先生去世之后艺术事业的延续,还有他的学生,他们都是教育事业的骨干,影响还是很大的。”

从小在徐悲鸿纪念馆长大的徐芳芳,在书中叙述文革期间亲睹纪念馆受红卫兵攻击,父坟被毁,母亲被殴后,求助周恩来总理保住纪念馆藏品;纪念馆被拆后又四处奔走,1983年重建纪念馆的过程。徐芳芳指出,文革期间非常混乱,局势难以控制,见到纪念馆1966年被拆很是心痛,但是文革期间有坏人、投机分子,也碰到好人、正直的人,比如周恩来总理,“当时红卫兵已冲进纪念馆,还说要一把火全都烧掉,我母亲直接找了总理把纪念馆藏品运到故宫去,由解放军把守。这批东西才免遭毁坏。这么多人,不光是母亲,我们全家,徐先生的学生,社会上正直的群众与领导,有这些人的支持,徐悲鸿纪念馆才有今天。这是对艺术热爱的一种精神,对后人会有所启发吧。”

徐悲鸿的艺术事业与教育体系起起落落,与当时文艺政策巨大变化与起伏有关,尤其文革。徐芳芳指出,外界以为徐悲鸿威望高,但其实他不是中央美院真正的决策人,没权力雇聘(由党领导小组负责)人员,教改也不是他说了算。

徐芳芳是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钢琴演奏专业毕业,文革下乡时伤了手,无法当一流音乐家。1981年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历史学士、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99年搬回北京,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第一任音乐系主任。常在美国居住做研究的她,发起协助举办父亲在美国的首个个展,2011年在丹佛艺术博物馆举行,可说是完成了父亲的遗愿。徐悲鸿本想到美国办展,但因珍珠港事件爆发而无法成行。

身为名人之后,是荣誉,也是责任。徐芳芳2009年开始撰写《奔腾的骏马》也是对母亲的交代,写了《徐悲鸿一生:我的回忆》的廖静文,生前嘱咐写作能力不错的女儿“要写一本书”。徐芳芳这本书给母亲看过。

花了几年筹办的美国展览也是延续徐悲鸿艺术事业。徐芳芳说:“徐悲鸿的艺术与收藏不只是徐家人的事,对人类文明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笔艺术遗产,义不容辞。现在妈妈也走了,只有徐庆平和我。大哥与大姐八九十岁了。我们会继续传承父亲的艺术事业。”

留下艺术上 有所造诣的理想

活在徐悲鸿巨大的光环里,是否有压力?徐芳芳不觉得是压力,而是视为目标,“如果人生不做这些事情就沒有了意义”。她在书里提及尽可能小心不要结交艺文圏男友,担心被他人“利用”徐家名气,问她到了美国之后,是不是比较轻松,她笑答:“是的。美国不会像在中国那样对小事议论纷纷。但我在美国有名气的,做研究与美术史的圈子不大,大家都知道。”

徐芳芳具备艺术管理经验,希望未来在国内外办有意义的展览,将这位20世纪最有影响力,对国画发展有所贡献的艺术家介绍到国际上。目前徐悲鸿纪念馆在扩建中,希望以后更专业化管理、研究、科学性地保存藏品。

徐悲鸿为女儿画过几张素描。徐芳芳对父亲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对子女很慈爱,但期望比较高,希望儿女当中至少有一人能学画,徐庆平学过画。徐芳芳说,文革知青下乡时,徐庆平偷偷学法语,她偷偷学英语,朋友问她怎么有先见?她说:“我父亲死时没给我们留下一分钱。家里的钱、工资也预支去买艺术价值高的画,我妈在儿女同意下把画全都捐了,连房子都捐了,全家在小仓库住了六年。父亲留给我们要在艺术上有所造诣的理想,这精神很可贵,所以文革那么艰难的环境底下,很多人放弃学习,但我们坚持学习。最终我们都学有所成,对于父亲的期望达到一些成绩吧。”

徐悲鸿六次下南洋的展览反应热烈,在新马留下超过千件作品,与南洋渊源深厚。徐芳芳1990年因徐悲鸿纪念馆60件作品在本地展出而来过新加坡,见到一些父亲的老朋友,这次来新,老朋友很多不在了,见到了第二代,也会见见新朋友。

 

徐芳芳讲座

今晚7时至8时30分,徐芳芳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用英语主讲“我的父亲徐悲鸿”,问答以中英语进行。入场免费,现场报名。

5月5日(星期六)下午2时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礼堂主讲英语研讨会“徐悲鸿与现实主义”,这场名额已满。上述讲座由新加坡管理大学协办,询问电邮:weekimweecentre@smu.edu.sg,电话:68085320。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7931799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