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展出国家艺术收藏的背后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举行“典藏说:国家艺术藏品的故事”展览,通过122件藏品,叙述国家艺术收藏的故事与过程。当中不少作品是通过艺术认养计划获得。

新加坡何时、怎样开始建立一国之艺术收藏?

至今,国家文物局典藏物品总共超过28万件,其中一万件为视觉艺术,当中8630件属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管辖范畴。国家美术馆的藏品中有七成是新加坡人作品,其次为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捐献比例占了61%,其余为购藏。

国家美术馆举行“典藏说:国家艺术藏品的故事”((Re)collect: The Making of our Art Collection)展览,通过122件藏品,叙述国家艺术收藏的故事与过程。这些藏品守护机构从1976年的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画廊,转移到1996年的新加坡美术馆,最终交托2015年开馆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20180508_lifestlyearts_2_Medium.jpg
当代装置藏品部分突出泰国艺术家如纳文·若望恰库等人的装置。

最早捐献来自陆运涛

我国最早一批藏品来自国泰集团联合创办人、慈善家陆运涛(1915-1964),他在1960年捐献超过110件作品。当时目光前瞻的陆运涛,希望有朝一日藏品能够在新的画廊永久展出,可惜几年后他飞机遇难逝世,来不及看到1976年国家博物馆画廊成立。这显示了私人赞助很早在建立收藏方面所扮演的关键角色。

20180508_lifestlyearts_3_Medium.jpg
陆运涛第一幅标号的藏品为蔡天定1950年代的峇迪自画像。

陆运涛第一幅标号的藏品为蔡天定1950年代创作的峇迪自画像,大胆的红色底,勾勒的素描痕迹依稀可见,年轻画家锐利目光直逼。陆运涛的收藏不仅包括马来亚(如叶之威、赖凤美、张汝器),也包括印尼作品。

负责导览的策展人之一崛川理沙指出,陆运涛藏品中有一些画作作者不明,资料非常缺乏,这回将之公开展示,希望公众提供线索。

国家博物馆画廊的成立意味着国家第一次致力于收藏并展示艺术。开馆展“艺术76”展品包括:蒋才雄1975年的概念艺术《睡之前还有路要走》,将雕塑当成书本来阅读,一块原木和洗衣木板上写着Robert Frost名诗句。此作展后收于仓库,1980年代被重新“发现”,蒋才雄将之捐给国家。

印尼画家阿凡迪(Affandi,1907-1990)1975年在国家博物馆画廊举行个展,现场用油画颜料剂挤出完成一幅《自画像》,捐赠博物馆画廊收藏。有一组印尼画家S.苏尤佐诺(S. Sudjojono,1913-1986)的素描水彩是画家1969年速写日常生活,送给日本友人,后在拍卖场上出现,由John Koh拍回捐给国家。

至少400人参与艺术认养计划

文化部1981年开始举行“先驱画家”系列展览,包括陈文希、钟四宾(泗滨)、陈宗瑞、刘抗和张荔英。张荔英1954年完成的油画《全家福》是其少见的大幅作品之一,用炭笔勾勒再上油彩,画面丰富有层次感,联同超过百件其他作品,是通过李氏基金捐献给国家。

20180508_lifestlyearts_1_Medium.jpg
张荔英1954年的大幅油画《全家福》通过李氏基金捐献给国家。

展览也展示与展品相关的一些文档照片,比如张荔英的迷你日记本、往来信件,增加了可看性。展示前南洋美专创办人林学大与第二代校长林友权作品时,也展示林友权捐献的前美专校园照片、课程表等。油画部分,赵无极1962年抽象油画与钟四宾的抽象派油画遥遥相对。水墨和摄影部分展出陈文希、陈有炳、李林等作品。

本地艺术家作品不少是通过博物馆画廊的艺术认养计划获得的,至少有400人参与了计划,包括艺术家、商人、政治家,各行各业,为国家收藏献分力。最近国家获得的藏品也展出留英女雕塑家林真金(Kim Lim)等人的作品,还有马来西亚拉迪夫·莫西丁(Latiff Mohidin)等的作品。

展览最后展示国家收藏的当代艺术,主打三位泰国艺术家蒙天·波玛(Montien Boonma)、纳文·若望恰库(Navin Rawanchaikul)和里克力·提拉瓦尼加(Rirkrit Tiravanija)的作品。纳文·若望恰库将1万1000个药瓶摆设成11根柱子的装置,有一半药瓶放入了年老者黑白照。

崛川理沙指出,这是国家收藏第一次展出,将典藏的过程公开,让公众看到。这只是起步,毕竟整理8630件藏品需要大量时间,策展过程本身是一场发现之旅。她说,整理藏品过程中,因为有些作品作者性别不明,所以无法统计出艺术家性别。艺术类别纸本素描与版画数量居一,油画类居二,水墨画居三,雕塑与摄影作品较少,以后会“补白”。此外,捐献与购藏比例近年来开始对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5月11日至8月19日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新电信特别展厅B和C

上午10时至晚上7时

(星期五至晚上9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