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一村》三度来新

台湾表演工作坊2008年推出取材王伟忠眷村成长经历,由赖声川和王伟忠联合编剧、导演的《宝岛一村》,之后到世界各地巡回,至今已演出10年200场。2009年,首度到新加坡演出,今年第三度造访。

从第一代思乡、盼回乡,到第二代在台湾出生、扎根,回大陆探亲,60年情感经历在三个多小时的戏剧中酣畅淋漓展现;三个简陋的屋檐紧密相连,夹杂着南腔北调、天津肉包与韭菜饺子争香的热闹情景,这是《宝岛一村》里的情景——10年了,是时候再回村看看。

台湾表演工作坊2008年推出的《宝岛一村》,取材台湾电视节目制作人王伟忠眷村出生长大的经历,由赖声川和王伟忠联合编剧、导演。

《宝》讲的是一群方言与文化背景不同的人漂洋过海,来到陌生的台湾生活,最后安顿下来的故事。以三个眷村家庭、三代人贯穿,刻划出大时代的波澜壮阔;透过小人物的点点滴滴,述说朴实动人的生命情感。因它和新加坡移民社会的背景很相似,那群人的焦虑、艰辛、欢笑与泪水,新加坡观众能感同身受。

赖声川曾说,归根到底此剧所讲述的是中国人在20世纪重要的故事,所要表达的不仅是眷村历史本身,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两岸乡愁现实。

眷村顾名思义是眷属居住的村落,尤指军人眷属。1949年至1960年代,因意外渡海到台的战后新移民,在原本只是暂时落脚的村子落地生根,发展出一种台湾特有的居住区域、生活形态与族群文化。

台湾每七人有一人 与眷村有关

眷村是宝岛历史最独特的产物,对多数新加坡人而言,是陌生名词,而一提起一代歌后邓丽君、永远的影坛美人林青霞、凤凰卫视名主播吴小莉等,这些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都是眷村文化孕育出来的名人。当然,还有以身为眷村子弟为傲的王伟忠。

王伟忠说,1949年200万人随国民政府从大陆渡海到台湾,军、公、教们从竹子编、泥巴糊的陋屋开始,在台湾东西南北盖起800多个眷村。近60年过去,现在台湾平均每七人中就有一人与眷村有关。

他说:“2005年,我老家嘉义建国二村拆了,看着妈妈站在曾是家的空地上茫然四处张望,我决定做点事情,为眷村留点余韵。于是从拍纪录片开始,陆续推出电视剧、眷村菜,还有这部舞台剧。”

起初要做《宝》,是因王伟忠觉得剧场有种魔力,能与现场观众直接交流,带来感动、同理、反思,因此一直想把眷村搬上剧场,让观众过一过村里生活,更想让记忆中的美好在舞台上重现。于是从2007年开始,定期与赖声川“约会”,每次见面就说故事,一说一年多,在赖声川巧手擘画下,推出《宝》。

王伟忠说:“我们到世界各地巡回,让眷村后代孩子们感受先辈是怎么过来、怎么生存,怎么走到现在,慢慢也让全球华人知道眷村是怎么一回事。”

历史文件与生命记录

这一演,演了10年。赖声川很感慨:“时间飞逝,台湾眷村实体已经几乎不存在,眷村人口结构遽变,年轻一代对眷村已经失去记忆。此刻《宝》变成更重要的一个历史文件,记录一个颠沛流离时代的漫长后续。随着时间的脚步,它的含义也从对台湾眷村历史的描述,渐渐扩大属于对世界流离失所难民的生命记录。”

今年,《宝》将第三度造访融合各民族文化的新加坡。王伟忠觉得每个族群都有自己的故事,希望接下来,更多人能说出自己的故事,让大家认识彼此。他说:“2009年,我们首度到新加坡演出,感到这里也是个移民社会,懂得离乡背井的心情;而且礼失求诸野,新马华人保留中国传统习俗,我们还意外发现新加坡有人讲剧中人讲的方言,文化中共通的DNA,让我们靠得很近。”

《宝》至今公演超过200场,在全球引起广大回响及好评。若错过2009年和2012年新加坡两次巡演,不可再与它失之交臂。

演员包括屈中恒、邓程惠、冯翊纲、范瑞君、宋少卿、萧艾、林丽卿等,老村民竟都在。

赖声川说:“谁都没想到一个舞台剧可以演十年,但大家像一个家庭一样,这个家庭走过这么多地方,演过那么多场次,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宝》成为我们共同人生记忆中的特殊经验。希望对于观众,也是一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5月25至27日

晚上7时30分(星期五、六)

下午2时30分(星期日)

滨海艺术中心剧院

38至118元

购票详情:esplanade.com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