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亨德拉·古纳万百年诞辰展希望的囚徒人民的画家

联合早报记者受邀到雅加达参观为庆祝印尼画家亨德拉·古纳万百年诞辰举办的大型展览“亨德拉·古纳万:希望的囚徒”,一窥这位“人民的画家”色彩斑斓的艺术世界。

即使蹲在狱中13年,印度尼西亚大画家亨德拉·古纳万(也称古拿温,Hendra Gunawan,1918-1983)仍坚持为人民作画,对人性抱持希望。

为庆祝亨德拉·古纳万百年诞辰, “亨德拉·古纳万:希望的囚徒”(Prisoner of Hope)大展从8月4日起,在雅加达市中心的希普特拉艺术中心(Ciputra Artpreneur)博物馆举行。这是历来古纳万最大型的作品展览,永久展出的32件出自印尼藏家徐清华(Ir Ciputra)私藏,作于1950年至1983年,其中23幅首次曝光。策展人为Agus Dermawan T. 和Aminudin TH Siregar。

博物馆同时举行另一个展览,由70名当代印尼艺术家向古纳万致敬的联展“Spektrum Hendra Gunawan”,展至8月16日。

20180708_lifestylesarts_4_Medium.jpg
当代印尼艺术工作者向古纳万致敬的展览现场。

艺术为多数人理解

1918年6月11日出生于西爪哇万隆的古纳万,是有贵族血统的巽他铁道局高级公务员的独生子。他17岁立志学画,曾离家出走,流浪街头,靠皮影戏讨生活,参与独立战争。他的一生与创作和印尼争取独立的历史,建立自己的美术史紧密相连,被誉为人民的画家。

古纳万不仅是画家,也是艺术教育家,1947年在日惹成立“人民的画家”(Pelukis Rakyat)画室,倡导印尼化的艺术,画出真正印尼的肖像,连阿凡迪(Affandi)也加入,培育了1960年代以后的画坛中坚力量。古纳万三餐都在画室打发,通晓荷兰语的他,为荷兰和当地官员画肖像画为生。古纳万在1950年还创办了印尼纯美术学院,成为讲师,这乃日惹的印尼艺术机构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前身。

古纳万第一场个展当时由开国总统苏卡诺总统主持开幕,邀请一群乞丐穿上“制服”出席,引起轰动。古纳万的宣言是:“我们是人民的画家,我们的艺术必须为多数的人所了解。”

古纳万的作品里带出社群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包括夫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捕捉普通百姓的日常日子与深刻的人性,容易引起共鸣。古纳万给人民一个机会“发声”,画笔下的凡夫俗子如渔夫及妻子、农夫、果贩、皮影戏艺人、革命兵士等,女性形象尤其夸张突出,丰乳肥臀造型妖娆又坚强自立,经常可见母亲边喂奶边做生意或演皮影戏,为孩子抓蚤子,上市场卖菜售水果,与孩子沐浴,背孩子提畜牲雨中狼狈冲回家的场景。展览大幅画作《阿朱那喂奶》(1979)刻划皮影戏女主角阿朱那在后台喂奶,周围演员小赌、吸烟的生动场景。

20180708_lifestylesarts_2_Medium.jpg
古纳万展览大型画作《阿朱那喂奶》(1979),刻划皮影戏女主角在后台喂奶的生动场景。

用色强烈 捕捉群岛阳光

古纳万画作用色独树一帜及非常大胆,强烈鲜艳,连青山绿水也是。童年的他为家乡的稻田青山,河里的鱼的色彩斑斓给吸引,成为以后绘画的色调。他不再吃鱼,还望逝世后尸骨撒大海喂鱼。古纳万的画作通过即兴的笔触和色彩,捕捉到了真正的群岛的热带阳光。住在印尼的荷兰画家Arie Smit说过:“任何想看峇厘岛阳光的,看我的画。但那些想看印尼阳光的,去看亨德拉·古纳万的。”

古纳万经常出外写生,到高山大海,也到市场、工厂、农场、种植园去做速写(展览展出一些),包括曾是禁忌的鱼市场、井里汶海岸等。正因为古纳万与广大民众关系密切,为印尼共产党旗下的人民文化机构创作,随着反共浪潮开始,人民文化机构人士在1966年全被捉,古纳万也被牵连,在万隆卡本瓦鲁被监长达13年,1978年无罪释放。

20180708_lifestylesarts_3_Medium.jpg
古纳万油画《妻子与我,当探访日第二钟声响起》(1973)及画作延伸的雕塑。

狱中继续作画教画

展览也用多媒体呈现狱中的古纳万,画家并没减弱对印尼的爱,抱持着希望,继续创作出不同地区的人民英雄争取独立的画作,出狱后将其中一幅描绘Buleleng战争的画捐献峇厘岛美术馆等。其一生最大型作品《受伤的蒂博尼哥罗王子》也是这次展览代表作,描绘日惹王子蒂博尼哥罗(Pangeran Diponegoro)在荷兰统治期间发动爪哇战争的英雄事迹,可惜因古纳万病逝而未画上王子的脸庞,反而激发更多的想象力。

古纳万的幽默感也没丧失,在狱中创作了妻子来访,第二钟声响起,意味着两人只剩五分钟相处,不由紧拥的画面,取名《妻子与我,当探访日第二钟声响起》(1973)。其自画像《12年没洗过澡》(1977)有含冤待洗的意味,古纳万说过“我连共产党员都不是,我是人道主义者”,自我倜侃与猫为伴,胡子长了,正捉了一只壁虎当美食?

坐牢另一收获,是古纳万在狱中教画,娶了小他29岁的女学生Nuraini为第二任太太,造成画家用色更加大胆强烈,据称是受她的调色盘影响,以她为缪斯的女性形象更为鲜明突出。1980年,古纳万的健康出现状况,搬至峇厘岛乌布三年后逝世。

20180708_lifestylesarts_1_Medium.jpg
《亨德拉·古纳万:希望的囚徒》是画家历来最大型作品展览。

当代艺术家的致敬

古纳万一生创作约3000幅作品,视每一幅画为独生子,绘画、素描之外,也做雕塑。其洒脱笔触多少受中国写意水墨画影响,以立轴构图作油画,油彩透薄却呈立体感。

古纳万留下的丰富珍贵艺术遗产,对老百姓心声的刻划,对独立自主之路的诉求,对印尼化艺术的倡导,影响了一代代艺术工作者。“向古纳万致敬”展览由Rifky Effendy策展,由70名受其启发的当代艺术工作者,通过不同媒介(包括绘画、雕塑、陶瓷、录像、摄影、装置)来表达敬意。其中30幅新人作品,是从400幅公开征件中选出。

展览详情可上网了解:www.ciputraartpreneur.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