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童心看世界——阿果与李文良说绘本

本地插画家阿果与李文良的作品老少咸宜,我们邀他们聊创作理念,分享绘本作家的心声。

本地插画家阿果与李文良(Josef Lee)的作品让读者找到力量,老少咸宜,这两年他们都成功走出新加坡,在国外找到读者和市场。

童书、绘本、插画是受众最广的创作类型,在本地却鲜少有人认真讨论,严肃对待。今天我们就邀请阿果和李文良来一场艺术对谈,聊创作理念,分享绘本作家的心声。

绘本不是教科书

陈宇昕(以下简称“陈”):创作绘本书必须拥有童心吗?童心是什么?

阿果(以下简称“果”):我没有刻意保留童心。也许是天生的?我在家里排行最小,哥哥姐姐至少大我八九岁,每个人都护着我,可能就让我保留童心吧。我觉得不只在创作绘本,任何创作者都应该保留一颗赤子之心。童心应该是一种看世界的眼光。童心不是幼稚。

李文良(以下简称“李”):我觉得童心是保持幻想。以前当学生通讯员画漫画,现在从事设计,我想无论动画、绘本、设计,只要用图像说故事,就需要丰富的幻想。

陈:绘本似乎一定要具有教育意义?你们创作时如何平衡道德价值与创作自由?

果:不一定要有啊。从功能的角度,因为购买的多是家长,他们很重视作品传达的信息。我不特别排斥教育性,但不要忘了,绘本还是创作,不是教科书,不要硬性传达某种道德观念。

李:我早期画很多给成人看的作品,娱乐性的创作,让读者笑一下,有些是讽刺小品,夹杂暴力元素和黄色笑话。这类作品得到的回响不同,很多人会说,这个很有创意,那个很搞笑。不过现在我有了新方向,比较激励人心的作品,想要发人深省,读者反馈就不一样了,感觉比较有意义。

果:我会把绘本分成三类:好玩的、感人的和可解读的。比如有绘本是关于999只青蛙要搬家,故事很天真,很可爱,但你不会觉得感动,也没有启发性,但读起来很开心。这种也很好。无所谓娱乐不娱乐。当然也可以谈亲情、生老病死的严肃问题。

艺术家也是一种责任

陈:考虑读者对象之后,创作是不是就不单纯了?

果:无论插画或个人创作,我都会考虑读者对象。如果对象是小孩,我想激发他们的好奇心和想象力。

李:对我来说,肯定有影响。早期不用出版,我只是把作品挂上网,读者的支持很简单,毕竟是免费的,就赞一下。后来我发现,要人家拿钱出来支持出版很难。现在会想到要帮出版社,要负点责任。创作时就会思考,这个主题会不会有足够的人会喜欢。

陈:那么,你还是你自己吗?

李:不管做绘本还是画漫画,都属于大众媒介。如果我是艺术家,我要画什么就画什么。可是大众传媒要做出很多人喜欢的作品,其实这一点也不简单。

果:我觉得艺术家也是一种责任。不能因为是艺术家就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些人滥用“艺术家”的名号。至于大众化是不是在讨好消费者?如果一味讨好,就失真。

绘本的艺术价值

陈:你们已经走出新加坡,国外怎么看待绘本?

李:我能走出去,可能是因为作品里的文字很少。他们称我的作品“温馨”“疗愈”,华语世界比较吃这套。台湾的绘本很蓬勃,中国也是在急速增长,他们一直在找新作品。

果:我现在主要是卖版权。本地没有市场,但又不能忽略本地。我的本科是中文系,之后也从事华文教育,我希望年轻一代喜欢华文。出版童书时,像是布布系列,就是希望本地有华文童书。这样的作品不用加入本地元素,文字也很简单,但对中港台的同龄孩子来说,可能就太简单。

陈:为什么绘本的艺术价值一直被压抑?这会让你丧气吗?

果:不会泄气。当时决定创作,我觉得好玩,可以用华文创作,可以绘图写故事,它本身就是艺术,有很多发挥的空间。如何用别人不会反感的方式,去传达很严肃的课题,我想这跟文学创作是一样的。

李:我喜欢说故事。即便作品文字少,也总还会有一句话能打动人。

成年人想过头  

陈:创作时会考虑本土性吗?比如作画时以本土地标环境为背景。

李:我曾出席一些本地出版社的讲座,都说本地书要有本地元素,但我认为故事才是重点,如果故事以新加坡为背景,那就无可厚非,如果不是,也不必硬性加入。

果:近来,很多画家采用新加坡意象来创作,像是前阵子流行的龙型游乐场和五脚基街景,其实也是用新角度观看新加坡,不是大城市的那一面。新加坡元素如组屋或巴士,能让读者有亲切感。如果是普世价值的作品,就不一定要本土化。

陈:本地绘本和童书的生态健康吗?

果:我觉得本地年轻家长已经意识到绘本的好处,愿意花钱购买,无论中英文创作。新加坡的生态圈已经形成,我们今天在华文绘本书专卖店“童言童语”,加上本地出版社、作家,还有很多导读类活动,越来越多朋友在努力。

李:在台湾和香港,有网红专门介绍绘本,他们非常专业,定期分享,有影响力。新加坡却很少见。

陈:四年前,描写动物园里两头雄性企鹅一起带宝宝的童书《三口之家》,被指含有同性恋元素被国家图书馆管理局下架销毁,引起争议。身为插画创作者,你们如何看待这样的事件?

果:我觉得孩子阅读的时候完全不会去想同性恋的课题,倒是成年人想过头。引起讨论,其实是好事,大家可以从不同观点来思考。

李:有时候管制太多,会压抑创意。我相信每位作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