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夫妇吕福泉与郑淑芬 黄金年华再出发

本地画家夫妻吕福泉和郑淑芬,为了生活、家庭,一直以教学维生,无法全心投入绘画创作。直到女儿长大,两人终于在黄金年华,以画家身份再出发。

ttm_1dx_280818_2342_Small.jpg
吕福泉(右)与郑淑芬夫妇在兀兰工业园的画室喝茶聊天,轮流作画。

当吕福泉与郑淑芬1993年从南洋美专毕业时,本地缺乏供养全职画家的环境与市场,卖画不易,他们转以美术教学为主,养家糊口20多年。直到两个女儿(19岁和18岁)长大了,夫妻俩展开人生的下半场,全身心投入绘画创作中。

夫妻俩去年花了几十万元,在兀兰工业区买下一间面积1000平方英尺的画室,轮流使用,潜心作画,在黄金年华以画家身份再出发。

像他们一样,为了生活而不得不从事美术教学,暂搁画笔的画家夫妇,在本地很典型。52岁的吕福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尽管周围人说,教学会妨碍作画,但是得有面包,才能全神贯注地作画啊。很多画家无法靠卖画过活,当了几年全职就停顿下来。”

将步入50岁的郑淑芬说:“如果夫妇俩一起作画,生活更加吃力,往往得一人工作,一人绘画。尽管我忙于教学,一旦出国就争取时间写生作画,作品参加画会联展,也去看画展,尽可能不要跟艺术圈脱节,这样才能再走回圈子。”

学生给了夫妻勇气  

ttm_1dx_280818_2316_Small.jpg
吕福泉爱画街景,爱用不同色彩、光影和色块的对比构成画面,厚涂而成。

夫妻俩在忠邦一带的店屋租下空间,成立Pibilotti画室,各自教导少儿美术课程。他们一周教学五天,平日都在晚上,周末在白天,业余时间作画。教学也有很多收获的,像培训40名新加坡艺术学院(SOTA)的学生,也常用到作画的思维。

吕福泉说:“我们常跟小孩子接触,学到他们的天真和勇气,这是生命中最美的东西。”也因此,一度停笔10年的他,五年前敢敢转为全职画家。

郑淑芬的弟弟、也是画家郑木彰勉励夫妻俩:以他们的能力可以有所作为的,为何还不出来画?

跑过马拉松的吕福泉经常锻炼,坚持一周五天每天作画八小时,精心严谨规划自己第一年大量速写写生,到印度尼西亚、槟城、马六甲、西安、上海等地旅行,收集作画素材;第二年只画水彩;第三年全画胶彩。

去年他不靠画廊,自费在ION画廊举办生平第一个个展“赤城”,展出近50幅胶彩与水彩画,卖得不错。他计划每年办一场个展,让市场看到画家认真求进步,作品有延续性,长期建立买家群体。现在轮到郑淑芬筹备踏出漂亮的第一步,计划明年或后年办第一场个展,以胶彩和油画为主,荷花为题材。夫妻俩将自费参加11月举行的“平价艺术博览会”试探市场,让作品有更多曝光的机会。

作画是一个人的事情。吕福泉出国写生独来独往,妻子朋友很少同往。他说:“走出去,待上几周,在一个人的空间里思考是必要的。”有时,他叫上妻子出国写生,订好行程后,后者为了照顾家庭,去不了。郑淑芬还是放心不下女儿,说“总得有人看家,以后轮流吧。”

多年来,全职作画的梦想始终召唤着他们。吕福泉笑说,当年得绘画奖,用了奖金买了一台制作画框的机器,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他们作品的画框都是自己做的,以前还用柚木。

郑淑芬跟吕福泉抱怨过“你没画画,机器应该要清理掉,老了也没力气切割木头做画框了”,并担心成长中的女儿跑进跑出,会为机器所伤。多年未清掉的机器,象征未完成梦想的召唤,以及最后成真。吕福泉野心勃勃,说:“下一次我要作大画,至少两米大,反正画框可以自制。画画令人兴奋,再不做就没机会了。”

减少应酬 静心作画

ttm_1dx_280818_2318_Small.jpg
郑淑芬喜欢玩油画胶彩的构图,向日葵题材。

夫妻俩住在义顺一带的组屋,吕福泉每周几天会在兀兰的画室通宵作画过夜,画室里少不了寝具。他说,作画需要很多时间,也需要清晰的脑袋思考色彩、构图等,心平气和才能作画,日常生活中减少应酬,保持简单。

他们终于有了空间储藏多年来累积的不少画作。郑淑芬说,以前这些作品挤在组屋住家,空间狭隘,现在终于有了去处。

夫妻俩毕业自南洋美专油画系,都画厚彩油画,受立体派与后印象派影响,强调色块分割与构图,加上一起写生,取材雷同,作品给人“夫妻相”,其实画作各有特色。

吕福泉爱画街景,爱用不同色彩、光影和色块的对比构成画面,注入感觉。他说:“作画其实是美学的体现,不只是写生,而是通过画面的组织与对比,让构图色彩有层次感。我们学过画论的,像波普什么画派都会有影响。”

郑淑芬也画水墨和篆刻,是啸涛篆刻书画会成员,她说:“作画就是在玩构图,也就是大小、前后的对比。以前喜欢画向日葵,需要热情活力,现在画荷花,则要静下心来。想谈水墨,就跟弟弟聊,若讲油画,就跟老公。”

夫妻俩很高兴长女在南洋艺术学院学画,为她规划绘画的未来。他们一家四口出门去玩,去美术馆看画,路上作画,其乐融融。郑淑芬说:“本来只有我们讨论画艺,现在女儿也加入探讨画的好与不好,颜色与构图。我们总有盲点,只有家人才会一针见血。”

夫妻俩希望女儿有一天能找到欣赏她绘画才华的伴侣,才会珍惜并支持她创作。就像他们一路彼此的扶持。吕福泉在南洋美专高郑淑芬一班,特意多念一年书,等郑淑芬一起毕业。今天,吕福泉仍会骑脚踏车载郑淑芬出外吃饭,女儿赞爸爸“好浪漫”!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