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用古琴创造心仪的声音

一如约夏·贝尔(Joshua Bell)说的,或许《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改由华乐团协奏,感觉更自然。

一场音乐会下来,圣桑《引子与回旋随想曲》、马斯内《泰伊斯冥想曲》、萨拉萨蒂《流浪者之歌》与《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移植为小提琴与华乐团的编制,《梁祝》的感觉最对,观者无不陶醉在这动人音乐与贝尔的演绎之中。当然,这也是非常主观的看法,见仁见智。

上周五(31日)的非售票音乐会,也做了现场录音,新加坡华乐团与贝尔即将推出专辑,到时候就可以更仔细聆听、分析与对比华乐团与交响乐团呈献这些作品的不同感觉吧。

录音音乐会在新加坡华乐团音乐厅举行,乐团邀请了本地热爱弦乐的青少年,近距离聆听贝尔演奏。

高价买下300多年古琴

贝尔名满天下,17岁就登上美国卡内基音乐厅大舞台,现为伦敦圣马丁教堂室内乐团音乐总监。贝尔使用一把1713年制造的Stradivarius名琴“Gibson ex-Huberman”,曾是上世纪初波兰小提琴家Huberman的爱琴,于1936年卡内基音乐厅的一场演出期间遭窃,50年后盗窃者过世,人们才意外发现古琴的踪迹。贝尔后来以将近40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这把琴,从此与它形影不离。

借这次到访新加坡的机会,联合早报记者在新加坡大会堂新加坡华乐团会议室专访贝尔。

谈起这把琴,贝尔说:“它能创造你想要的声音。”

古琴是不是真的比现代琴要好,至今仍是音乐圈热衷讨论的事。贝尔显然认为古琴不同凡响,他说,现代琴从某个层面而言更容易演奏,“当你能够驾驭古琴,便会打开更多可能性。”

虽然这几年常听闻音乐家的乐器遭到航空公司的恶劣对待,但贝尔说,他并没有额外做些什么,只是像天下父母一样,对待他的宝贝提琴。

贝尔爱冒险,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包括2007年1月12日他与《华盛顿邮报》做的实验:贝尔在地铁站演奏,约1000名行人经过,只有七人驻足。实验被拍成纪录片,该报道文章后来还获得普利策新闻奖。贝尔也爱好科技,两年前他为索尼录制了一段虚拟实境音乐会,去年也和一家音乐公司Embertone合作,录制各种声音,推出“约夏·贝尔虚拟小提琴声音馆”,让电脑软件也能发出贝尔与“Gibson ex-Huberman”的声音。

希望把华乐团带到美国

与新加坡华乐团的合作也是新尝试,两年前他与乐团合作,带着好奇心,尝试之后对华乐音色念念不忘。贝尔久闻《梁祝小提琴协奏曲》在华人世界的声望,跃跃欲试,认为新加坡华乐团是最佳合作对象。加上这次也录制专辑,贝尔希望借此机会带新加坡华乐团到美国演出,让美国观众也能感受华乐的声音。

贝尔第一次演奏华人作曲家作品是2011年为张艺谋电影《金陵十三钗》录制原声带的时候,作品出自旅法作曲家陈其钢之手。这次演奏《梁祝》,贝尔认为对比莎士比亚悲剧的悲惨到底,《梁祝》的故事和音乐因为最后有情人化蝶而去而有了升华,他非常享受《梁祝》。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82864159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