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人一台戏 华阴老腔 走向国际

中国陕西华阴老腔皮影戏班将参加艺满中秋艺术节。这支走向国际的戏班,也把皮影带来,要让新加坡观众感受老腔的原汁原味。

2018年可说是中国陕西华阴老腔皮影戏班的丰收年。

3月份,旅美琵琶演奏家吴蛮带着戏班到美国12座城市巡演,包括纽约、华盛顿、波士顿、加州伯克利、克利夫兰,获得正面评价。来临中秋,他们将造访新加坡,参加艺满中秋艺术节,接着又马不停蹄前往广州、福建与南京巡演——用吴蛮的话,这是“出口转内销”。

老腔从乡里走向国际

13-9-18_now_6_Small.jpg
吴蛮(左)与华阴老腔戏班合作,展现民间音乐特色。(滨海艺术中心提供照片)

刚过去的9月3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流行歌手谭维维与华阴老皮影戏班艺人、北京客乐队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呈献结合传统说唱艺术与摇滚流行乐的《丝路回声》。《丝路回声》是2016年他们上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所演《华阴老腔一声喊》的进阶版。其实谭维维2015年便与华阴老腔艺人在《中国之星》节目上呈献过《给你一点颜色》,为这门古老艺术形式穿上摇滚衣装。

华阴位于中国陕西,老腔是当地一个很小的皮影戏剧种,一般在红白事的场合上演出。

流行舞台上强劲的节奏,炫酷的画面和音效,为一般观众打开认识老腔的窗口,但事实上老腔的原貌,观众甚至看不见乐手和歌者的模样,他们原都是躲在皮影戏台后边的幕后表演者。

华阴当地的戏班,多是家族经营,口传心授。

这支走向国际的戏班,灵魂人物张喜民,其实最初是五个人一台戏,唱三国、水浒,一出戏开唱,就是三到五个小时。 新一代观众耐不住性子听,渐渐有了危机感,华阴市文化馆的党安华于是建议张家班给老腔改革。

说服戏班走到幕前

13-9-18_now_1_Small.jpg
戏班灵魂人物张喜民认为老腔的根本,是皮影戏,绝不能放弃。(滨海艺术中心提供照片)

那是2001年,党安华走入幕后,看见乐手激情澎湃的表演,大为震撼,意识到这才是戏班最迷人之处,赶紧说服戏班走到幕前,让观众亲睹他们对音乐最纯挚的情怀。

改变谈何容易。

张喜民说:“当党安华提出改变形式从幕后来到台前表演我们都不能接受,无论是面对观众还是到台前每个人坐的位置这些都变化太大,我们打心眼里是不愿意的。在幕后我们只需要唱腔的表现,但到舞台上就不光是唱腔的表现,这还需要表情和肢体语言来配合,这些刚开始都不太习惯。后来我们通过话剧《白鹿原》的20天的排练、33场的表演才慢慢接受了在舞台上的表现形式。”

2006年戏班受邀到北京参加《白鹿原》演出,以新表演形式亮相,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打出名堂的第二年(2007年),吴蛮带着一名意大利记者到华阴寻访戏班,自此结下不解之缘。

吴蛮还记得,2007年美国卡内基音乐厅准备筹划2009年的“中国音乐节”,请她策划两场中国传统音乐会。学院派出身的吴蛮认为,当今的琵琶、二胡、扬琴更像是城市里的音乐,她想寻找真正民间的东西,因缘际会选中了华阴老腔,特地到村子和戏班学习,2009年顺利将戏班带到卡内基大舞台。

之后吴蛮一直希望能带戏班到美国巡演,没想到等了10年,机会才到来。“我是杭州人,对北方农村很不熟悉。我在中国没有听过这样的音乐,吸引到我的是,他们对音乐很质朴真诚的东西,毫无虚矫,不做作。他们就像在自家院子里头唱起来,我很感动,想把这一面的中国文化表演给大家看。外国人往往只看到学院派的,其实我们也有吉普赛人的原始风格。”

忘我表演精神学不来

13-9-18_now_7_Small.jpg
党安华提出老腔改革,将老腔带出陕西华阴的小农村。(滨海艺术中心提供照片)

改革音乐之后,更多当地人学习老腔,但党安华认为新人始终少了“无表演”的境界。

党安华说,张老师的戏班人人忘我地表演,展现了生命激情,是学不来的。

对于改变,张喜民的心情仍是复杂的。他认为老腔的核心是皮影戏,戏里生旦净丑的角色分配,以及人物的喜怒哀乐,必不可少。他有点遗憾地说,但这却是现在人们看到的老腔所不能表现出来的。“想要唱好老腔,还是先要学会唱皮影戏,有了皮影戏唱腔支撑,老腔才能唱得好。老腔唱腔里有皮影戏精髓,也有皮影戏一部分的表现形式。”

他始终心心念着老腔的根本——皮影。

少了戏,就只是空壳。

幸运的是,这次到新加坡演出,戏班也把皮影带来了,要让新加坡观众感受老腔的原汁原味。戏班原先只有5人,改革后增至11人,乐器也从原来的板胡、月琴、钟铃、帮子、惊堂木、钩锣、军鼓、大铰子、小铰子、马锣、边鼓、引锣、手锣、板、喇叭,到现在的月琴、二胡、板胡、低胡、钟铃、帮子、钩锣、喇叭、惊堂木。张喜民指出,如今开场的白口也有变化,传统戏里的口白有唱调,如今改用日常说话的方式念。

吴蛮则进一步发现,其实清朝以前,戏班也采用琵琶,只是因为琵琶太重,不方便携带,后来才改成月琴。

“我的琵琶加进去,就是回到他们的根源,是非常合理的。他们的唱腔和我江南的风格不同。他们的音准也不同,音律构造也不一样。比如他们的fa,就是那个味道。江南音乐没有,我要调整琵琶的品位。我原以为他们音不准,其实是我不准。这跟我在国外常要跟钢琴对音不同,老腔有很多微分音。音乐体系不一样,很有挑战。我觉得华乐现在太偏西方了,按着西方标准来衡量,就是误区。比如印度音乐,有很多raga,中亚有很多木卡姆音乐,是很宝贵很有价值的。并非一切都要用西方来衡量。我跟老腔合作,也是我们的寻根。”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太阳圆月亮弯——吴蛮与华阴老腔皮影戏班音乐会

日期:9月22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票价:38、48、68元 SISTIC售票

热线:63485555

“想要唱好老腔,还是先要学会唱皮影戏,有了皮影戏唱腔支撑,老腔才能唱得好。”——张喜民

热词 :

华阴老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