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木彰个展 古琴入画 渔樵问答

本地画家郑木彰以古琴样式与桌案为主要构图,更将撼动他的一些琴和人的逸事入画,赋予文人画的品味。(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本地画家郑木彰举办古琴作品个展“渔樵问答”,展出20几幅古琴画。他聆听古琴曲,翻阅古今琴和人的传说逸事,从中汲取创作灵感,融入画中。

我国画家郑木彰(45岁)将古琴入画,最初动力来自古琴的样式多样,实在漂亮。他中学时从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知道古琴的存在,自言对音乐没天分,身边倒有几位弹琴的朋友,觉得古琴虽不起眼,难以入门,却是很有味道的乐器。他尝试创作几幅古琴作品,在2015年香港巴塞尔与其知名石头画同展,心头开始“挂”着古琴,三年后终于办了个古琴作品个展。

个展以古琴名曲之一《渔樵问答》取名,曲谱最早见于《杏庄太音续谱》(明代萧鸾撰于1560年)“古今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千载得失是非,尽付渔樵一话而已。”郑木彰说,因为渔樵对话与功名得失是非无关,而是青山绿水之间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心灵的平静与纯粹,而这就是古琴予人的印象。他因而创作了这系列第一幅作品《渔樵问答/神农式》,以流动的绿色渲染为背景,传达世外桃源之感。

郑木彰作画期间学习聆听这首古琴曲《渔樵问答》,重复听了古琴大师吴景略与演奏家王鹏的不同演绎,觉得古琴不像流行乐有对白,也不像小提琴有起伏,它很平淡,但很有感觉。他关于古琴音的形容词,比如“琴音温劲松透”“和雅虚静”,超有味道。

将琴和人的逸事入画

18-10-18_now_2_Small.jpg
郑木彰《伯牙绝弦》(中)的琴碎弦断,《广陵散》(后右)的琴里藏剑,取材古代流传至今的名琴逸事。

“古琴也不是弹给大众,而是弹给自己或三几知己好友听的,这种来自心灵的演奏,予人孤高绝世之感。”郑木彰说,正因如此,翻阅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琴和人的传说逸事,无不至情至性,有血有肉,使他进入状况,更将撼动他的一些逸事入画,成为绘画的典故,赋予文人画的品味。

也画水墨画的郑木彰的20几幅古琴画以古琴和桌案、传统家具为主要构图,用矿物色粉与胶彩为媒介,盖上具东方味的印章。画家认为,设计古琴样式者实在了不起,至少几十种,每一样式都鬼斧神工,他的作品尽量涵盖每一种样式。他特喜欢“洗凡”“清绝”二琴名字,乃五代时长年经历瀑布声撞击的千年桐木屋柱而制成的琴品,作《洗凡与清绝/神农式、连珠式》。他也爱蕉叶式与落霞式古琴,特意作之。

古琴高山流水的意境,自古知音有几人?郑木彰的《知音几人/师旷式》在问。《伯牙绝弦》桌倒了,琴碎了,弦断了,不外乎世间唯一知音钟子期病逝,春秋战国琴家俞伯牙悲痛得终生不复弹琴。

《广陵散/列子式》暗红底色琴里藏剑,铸剑工匠聂政因父被韩王所杀,苦心学琴十年才得以进宫弹琴,抽出藏于琴内的剑把韩王刺死,替父报仇,自己也死于卫士刀下。相传当天夜里琴声回荡不散,《广陵散》一曲愤慨不屈的浩然之气千古流传。

近代亦有人琴俱亡的真事。《本来空寂,何有于物》深邃蓝色桌面上徒留两把古琴的轮廓,弹琴人已不复在。中国古琴家裴铁侠收藏丰富,1950年土改期间饱受批斗,某个夜晚与妻子沈梦英将最珍贵的唐代大、小雷琴击碎,服毒自杀,留下遗言“本来空寂,何有于物。去物从心,立地成佛”,郑木彰以为这悲剧里头渗透文人的志气与骨气。

乱世里的琴音尤其可贵。广东文化精英为避日寇而僦居香港,1940年在港大冯平山图书馆举办“广东文物展览会”,广东四大名琴之中,除了张大千所藏“春雷”琴外(风势式),“绿绮台”(仲尼式)、“天蠁”(響泉式)、“秋波”(蕉叶式)三张名琴第一次聚首一堂,郑木彰《乱世琴会》以四个桌案四把名琴,再现乱世中的盛事。

也有名琴走宝的例子。稀世名琴“大圣遗音”在末代皇帝溥仪出宫后,藏在故宫文物库房,因年久失修,雨天屋漏,泥水沾琴,琴面竟凝结一层泥浆水锈,漆皮脱尽,被列为“破琴一张”。所幸1947年被主持故宫古物馆的王世襄发现,请来古琴大师管平湖修复,重焕神采,也是至今保存最完整、最优美的唐琴。郑木彰以《破琴一张/灵机式》与《大圣遗音/灵机式》再现库房内杂乱家具间一把等待被发现的古琴,并且没忘了屋漏痕的场景。

创作无关别人喜不喜欢

18-10-18_now_1_Small.jpg
郑木彰《流水》灵感来自上了太空的管平湖弹奏的同名名琴曲,意境幽美。

全世界只有不到20把唐代古琴传世,名为“九霄环佩”者共四把。画家以冰裂式桌案呈现一把伏羲式《九霄环佩》,说“太久旧的古琴不能弹,只能赏。经修复过的古琴大多用朱古色漆修复,留下陈色的斑驳痕迹。”

太空深处也琴音缭绕。郑木彰的《流水》让一把岩石式古琴漂浮在深邃的太空中,意境幽美。作品取材自1977年8月20日,管平湖弹奏的名琴曲《流水》7分37秒完整录音,被刻在喷金铜唱片上,由美国“旅行者”号太空船发射到太空,经万年不止。

《潇湘水云》的古琴被笼罩在雾气迷蒙中,灵感来自宋代浙派琴家郭楚望在元兵南侵入浙时,移居湖南衡山,常在潇、湘二水合流处游航,远望九嶷山为云水所蔽而作曲,感慨山河残缺。

南宋浙派古琴家刘志方在杭州西湖旁弹琴,鸥鸟听得入迷,《鸥鷺忘机/鹤鸣秋月式》记下人与鸟的忘我相处;琴音更能憾鬼神,《绝尘俗、格鬼神》像琴的物体神秘诡异,暗蓝画面带银色冰裂与光照效果。

郑木彰说:“历代文人高士往往抱一块木头(古琴)就到深山去,自有天地,不再寂寞,我非常向往之。”他尤爱唐代诗人白居易《弹秋思》“近来渐喜无人听,琴格高低心自知”,说“画画也一样,这里面没有悲情。画到这个年纪,创作与我有关,无关别人喜不喜欢,或看不看得懂。”

“谁先觉”画廊 iPreciation

地点:50 Cuscaden Rd HPL House #01-01

日期:10月19日至11月3日

时间:周一至五上午10时至晚上7时、周六上午11时至傍晚6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