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是应了前世的约定

本地诗人原甸在我十多年前的“新月”音乐会献词中写道:诗和歌本是艺术的“连体婴”,中国《诗经》被人“皆弦歌之”(司马迁语),可见诗与歌的一体化;古希伯来经典《诗篇》卷,许多诗作的卷首注明“交由伶长”,这个“伶长”(Director of Music),便是司歌乐的音乐官,可见中东民族也是诗歌同体。诗与歌分体,看来是诗人的“不贞”,中国五言诗而后的诗歌发展,明显表明诗人的不结盟心态,要求本位与自我。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