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阮演奏家冯满天 阮咸插电弹奏摇滚

中国阮演奏家冯满天为阮咸插上电,弹奏摇滚音乐,希望推广阮咸,复兴这美妙的乐器。

中国阮演奏家冯满天被誉为“阮痴”,他很喜欢这个称号。

冯满天曾花近八年时间仿制唐代阮咸,得一把仿唐隐孔中阮。为什么这么久?仿唐隐孔中阮的比例构造,按照的是日本珍藏的两把唐代阮咸,冯满天得其形,却在丝线上遇到瓶颈,找了很久才找到民间一丝弦传人,原来得把金子磨成粉和在水里,每根丝都要沾金再碾成弦,就这样一条弦花了他6000人民币(约1200新元)。

值不值?当然值,2014年冯满天带着他的阮咸上中国综艺节目《出彩中国人》,拎着音箱,插着电,在李连杰等评审面前唱了一首《花房姑娘》,最后顺利拿下这电视比赛的冠军。

传统华乐乐器,插了电,唱摇滚,就像冯满天的自传。

冯满天的父亲冯少先是月琴大师,他从小耳濡目染,虽非科班毕业,但曾任职于中央民族乐团。此外他还投身摇滚,组建天禾乐队,也曾是中国第一支摇滚乐队——白天使乐队的吉他手。

冯满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这么说道:“我是中国第一代玩摇滚的人,也是最早回过头审视民族价值观的人。”

回到阮咸的世界,冯满天希望复兴这美妙的乐器。

他说,阮咸在古时候是贵族的乐器,一般人听不到,宋徽宗还写过曲子发给大臣演奏。阮咸排在琴筝之后,后来被琵琶取代,也演化为月琴等乐器,现在越南、柬埔寨的民族乐器里也都有同源的阮琴。

为什么会没落?冯满天推测,也许是因为琵琶雍容妖娇,阮质朴的缘故,而阮的质朴其实才代表了中国美学的发展轨迹,注重内敛,不张扬。

白居易《和令狐仆射小饮听阮咸》云:“掩抑复凄清,非琴不是筝。还弹乐府曲,别占阮家名。古调何人识,初闻满座惊。落盘珠历历,摇佩玉铮铮。”让冯满天感动不已。

上电视节目让更多人看见冯满天与中阮,却也引来批评:“阮插电了很恶心。”

面对批评,冯满天说,古人弹琴是很个人的,音响方面没有要求。如果今天要在音乐厅演奏,许多细节演奏家必须使劲弹才能听到,反倒成了噪音。“我插电之后,最后一排的观众也能听到轻柔的声音。我就问批评者说,你家有电灯吗?你有用手机吗?这不过是个工具,要为现代文明服务。我们的阮为什么被淘汰?因为表现力不足。你看吉他,100年内广受年轻人喜爱,就是因为加了电。电子乐让吉他音乐成为主流,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反而交响乐成为小众。其实中国古人的音乐初衷,都没有谱子,只有技法,注重当下的随性,随性是态度。吉他拿走了中国音乐的随性,现在我们的古琴却按照西方的方式,照着谱子干。”

热衷即兴演奏

即兴演奏是冯满天的一大特色。

冯满天认为中国音乐强调当下,不同时刻演奏者对身边环境有不同感受,演奏时自然会表现出来。谱子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演奏者技艺纯熟,就可以随心所欲去表现,告诉听众演奏者的心境。他说,古人不是没有记谱,而是认为记谱不重要。他批评现在许多音乐家其实被植入了西方的脑子,学了西方就不懂得东方艺术了。

来临滨海艺术中心华艺节,冯满天将举办“山上山下”独奏音乐会。

他说,人在山上是仙,人在山下在山谷里是“俗”,音乐会的选曲,雅俗兼容。他本打算全场即兴演奏,不过担心观众不理解,因此把曲目分成两部分。他希望观众不要定义音乐,闭上眼睛用心聆听,进入无尽意的境界,好好感受中阮之美。

“山上山下”音乐会

2019年2月15、16日(星期五、六)晚上8时

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室

38元

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

华艺节详情,可上网:www.esplanade.com/huayi

古人弹琴是很个人的,音响方面没有要求。如果今天要在音乐厅演奏,许多细节演奏家必须使劲弹才能听到,反倒成了噪音。

——冯满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华艺节201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