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作品《凯吉一岁》 从好奇心出发 解开钢琴秘密

华艺节2019邀来一场特别的声音、装置与肢体演出《凯吉一岁》。

台湾作曲家林桂如,也是《凯》的创作者之一,分享如何欣赏前卫/实验音乐。

“艺讲”让艺术家或艺术工作者从本身的专业或感兴趣的话题开始,深入浅出地讲述,带读者进入艺术天地。

前卫音乐,实验性作品,挑战表演者,更挑战受众。

纵观西方古典音乐历史,留下来的作品,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其实都相当叛逆,比如严肃音乐脱离宗教进入世俗,比如贝多芬之对比巴洛克音乐,比如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引起的暴动。又比如20世纪以降各种音乐流派的反动:第二维也纳乐派和序列主义,约翰凯吉《4分33秒》的沉默、无调性、极简、噪音,甚至反音乐。音乐不断被扩张、瓦解。有人批评是形式主义挂帅,也吊诡地因其开放式诠释空间而有了精英化色彩(人人都有权利诠释,却往往只有专家说的算)。

在资讯爆炸、见怪不怪的时代里,我们该如何面对前卫和实验作品?

华艺节2019邀来一场特别的声音、装置与肢体演出——《凯吉一岁》,由台湾三位艺术工作者——作曲家林桂如、装置艺术家王仲堃与编舞家董怡芬携手创作,曾获2013年台新艺术奖年度五大作品。

“艺讲”借此机会,联合早报记者陈宇昕(下简称“陈”)邀请林桂如(下简称“林”)分享前卫/实验音乐的切入点,为观众解惑。

陈:在实验音乐的世界里,音乐也被剥离出来,形成传统音乐与声音艺术的差异,这样理解对吗?

林:我想还是从《凯吉一岁》向一般观众说明。此作有三个创作者,也就是大家会看到的表演者。我作曲,会演奏几个乐器。董老师是肢体表演者,另一位核心人物王老师,专长是动力机械装置。这个实验,尤其在过去的演出经验里,观众会发现,这种实验性没有一点距离感。我们把它塑造成音乐的实验室,欢迎大家来,里头有声音、装置,也有舞者,演出后也让观众碰一碰。

陈:作品由凯吉出发。一般大众对凯吉的音乐,比如《4分33秒》,往往是从猎奇或惊奇的角度出发。面对实验音乐,猎奇与否,重不重要?

林:作品中文名是《凯吉一岁》,英文“Dear John”,它有时间的巧合,首演时刚好是凯吉的101岁诞辰,我们想象那是1岁的凯吉重返人间。作为作曲家,凯吉作品之核心价值是好奇。无论大众会不会从猎奇角度出发,追求不可思议,凯吉的重心永远是好奇心。因为好奇,他才做了很多东西,提出很多想法。回到《凯吉一岁》,好奇的精神一直引导我们。现在是如此娱乐性的时代,要吸引观众,很难。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猎奇的事,也没有要降低听音乐的门槛。我们改造钢琴,一直有所发现,从惊奇的角度告诉我们关于钢琴的小秘密,逐渐加入表演里头,每次观众进场都有新的化学反应。观众是否猎奇而来,不是重点,而是进来以后如何品味。

陈:你提到门槛,是不是实验音乐其实更精英取向?因为如果你没有基础知识,没有批判能力,便无从诠释。还有可能直观去感受吗?

林:我创作时不会去想观众会怎么听。音乐就是表达,关于你关注的事情和情绪,你觉得重要的东西。音乐是想要与世界沟通,不同点在于语汇。至于直观,《凯吉一岁》其实是2013年做的音乐,当时我还没有小孩,现在我的小孩3岁多了,我发现人在本能里面有直觉的好奇,直觉的学习,是很美妙的事物,可惜在逐渐受教育的过程中,我们会忘记本能的好奇心,在理论化之后,反而忘记那些纯粹的、小小的、开心的事。

《凯吉一岁》有很多大道理可以说,但我们的初衷是寻找乐器,有好玩的成分,但我们不是没有准备的,我们各有几十年的学习背景。我们没有为了配合观众加入熟悉的东西。几年来都陆续有儿童观众进场,我们其实并没有把它设想成亲子作品。演出时没有固定的观众席,你可以随意去看你想要看的东西,追踪你感兴趣的表演者,也让观众亲身玩玩新的乐器,往往第一个到达的是小朋友。他们的好奇,正是这个作品可爱的部分。

陈:也就是说,实验性的作品,过程比成果重要?

林:每个演出可以评论的角度都不一样。针对《凯吉一岁》,过程和结果是同等重要的。对创作者来说,我们的收获很丰富。我们演了五年多,可能超过60场,每次都有点不一样,观众的参与很重要。我们想制造一个场域,让你放下心理隔阂与负担,也有很多观众选择静静在一个角落观察,每个人都能有不同的角度。

赋予老钢琴新生命力

陈:你们为作品创造了许多新乐器,这些乐器未来还有使用的可能吗?它会否因为仅限于一个作品而失去生命力?

林:作品的乐器有三大类。最显著的是钢琴,还有一种是“声瓶”,是王仲堃原先的发明。以乐器的延展性来说,其实都是原型,也可以再利用。比如一些机械装置,可以自动演奏,或用电脑操控,未来有发展空间,也绝非新鲜事。(要解构钢琴的时候)我建议用小时候妈妈买给我的钢琴来实验,一开始想要适度解构,不破坏钢琴。我是弹钢琴的人,我想说,自废武功,我就会与钢琴发生新的关系。不是破坏性破坏,而是有目的的,要发现新生命。每次都有观众问,把钢琴拆成这样,会不会心疼?我们演出的其中一台钢琴是朋友捐的,那是他妈妈小时候的钢琴,有40年历史。(另一台也是)他们都很惊讶看见老钢琴有了新生命。很多人家里都有钢琴,与琴结缘,钢琴里有许多成长的小秘密。

陈:跨界音乐把不同源流的创作者与观众拉到一块儿,也有人批评它为一门失焦的艺术,无法面面俱到,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林:我对音乐以外的作品感兴趣,一直想跟舞蹈、戏剧或短片合作。我从学生时代一直尝试,现在也在大专学府教作曲和理论,这都是珍贵的养分。有些看起来无关音乐的东西,其实回应了很多音乐的基本思考。《凯吉一岁》的精神,就是没有标准答案,没有一个正确的观看方式,这应该也是所有当代艺术的价值。开放性更重要。每个人来都有自己的喜好和背景,舞蹈音乐和视觉装置都会在这个空间里发生,不同领域的观众会有不同的观察。

《凯吉一岁》

日期:2019年2月15、16日(星期五、六)    时间:晚上8时

日期:2月16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3时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小剧场

票价:38元(全场站席)

SISTIC售票,热线:6348 5555

华艺节详情可上网:www.esplanade.com/huayi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