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族舞剧《花界人间》 演绎壮族积极生命观

大型原创民族舞剧《花界人间》源于壮族花神信仰,反映壮族对万物生命的认知。几位主要演员都是当前中国舞蹈界的翘楚,舞蹈能力和舞台表现一流。

为庆祝第26届“春城洋溢华夏情暨欢乐春节”,主办单位新加坡新中文化教育交流中心,特邀广西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九舞金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大型原创民族舞剧《花界人间》,来新演出。

《花界人间》核心源于壮族花神信仰,反映壮族独特生命观。根据花神信仰,每名壮家儿女都是壮族创世女神姆六甲的花园里的一朵花,花魂在姆六甲点化下,幻变到人间,历经生老病死,走完俗世一生。善良的人死后,花魂会回到花界,再度成为花园里的花朵,等待降临人间。这是舞剧《花界人间》的主线脉络。同时,《花界人间》参照壮族民间“三界观”中的水界,引入了地界这一创世空间,并根据天坑中蜘蛛幽灵的传说,设置了地界蜘蛛这一角色,将戏剧冲突由二界拓展到三界。

花神信仰贴近壮族

舞剧《花界人间》剧情讲述姆六甲花园里最美丽的两枝花——达棉和布壮,从花界来到人间,引起被囚困在地界的幽灵蜘蛛的强烈妒忌,生出报复之心。幽灵蜘蛛毒伤达棉,让她时常陷入“疯魔”状态,并借由达棉传染他人。布壮对达棉不离不弃,带着她踏上寻“药”之路,历经千难万险,最终发现真善美的初心才是实现救赎的唯一良方。

总导演佟睿睿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壮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身特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可以作为艺术创作的题材很多,并已以不同艺术形式呈现在舞台上。《花界人间》的创作灵感来自壮族民间花神信仰。为什么选择花神信仰?因为我们想减少既有创作观念和程式的影响,尽可能贴近壮族和壮族文化的源头。我们回归到壮族男祖神布洛陀和女祖神姆六甲,走进壮族先民构造的天上、大地、水下三界基本宇宙结构观念,最后花神信仰驻留在我们脑海里。”

有别于其他民间题材

20190114_lifestyle_hua-jie-ren-jian-02.jpg
舞剧重点选取收谷、舂米、献药三个大场景,颂扬民族和睦,邻里相亲的美好壮乡。(主办单位提供)

佟导演接着说,花神信仰的本质是壮族的生命观,由花生人的神话传说无疑极富浪漫色彩,况且这个主题的舞剧没人做过,时间和空间上是开放的。“这些都非常符合我们对这部舞剧的艺术定位。我们引入三界观念,借鉴天坑蜘蛛传说,最后呈现给观众的《花界人间》是一部有别于其他民族民间题材的舞剧,并没有完全自陷于传统的神话故事、爱情故事、自然山水。”

在导演看来,舞剧每个篇章都有不同看点和精彩段落。比如,序和尾声中由人体构建而成的花界意境,自成其美,又形成舞剧结构上的呼应;上半场中的劳动场景特别是其中三名主要人物的舞段,观众会发现充满原生舞蹈语汇,完全不同于大家熟悉的民族民间舞蹈动律。再如,细心观众可能会注意到舞剧构建出的多重空间维度,在花界和人间的大结构之中,是达棉、布壮和幽灵蜘蛛的“中结构空间”,再往内,是蜘蛛既独立出现又以达棉占有欲外化形式存在的“小结构空间”。另外,几位主要演员都是当前中国舞蹈界特别是古典舞界的翘楚,舞蹈能力和舞台表现都是一流的。

佟睿睿说,《花界人间》中的花界与人间,存在于人与自然的关系之中,是壮族对万物生命的认知。从花界到人间,蕴含着壮族积极乐观的生命观和从容向善的价值观,蕴含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心。这种生命观、价值观和敬畏心,积淀出纯朴善良的民族性。为此,舞剧重点选取收谷、舂米、献药三个大场景,颂扬民族和睦,邻里相亲的美好壮乡,可以说,这浓浓的人情温暖是女主角达棉最终战胜自己的力量源泉,更是壮乡一切幸福和欢快的底色。人们在生产生活和祭天祈福中,抒发对自然的感恩,也充满对自然的敬畏。壮乡人们与自然的和谐共存,为世代儿女留下处处青山绿水,郁郁葱葱的人间胜景,成为壮乡引以为豪的宝贵财富。

“当然,《花界人间》没有止步于此,而是突破民族信仰的界限,将花界和人间最后落脚到人性,通过人物的自我认知和自我解答,从克欲向善的角度,深入挖掘花神信仰中的普世价值,进一步拓展和提升该剧的主题立意。”佟睿睿说。


演出详情

  • 日期:2月8日、9日(星期五、六)
  • 时间:下午3时(星期五增晚上7时场)
  • 地点: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剧院
  • 票价:288、188、128、68、38元
  • 售票热线:63232321
  • 网上订票:https://www.sistic.com.sg/events/cflora021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