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的猪角

无论在戏剧或戏曲,最深入人心的“猪”角,莫过于《西游记》里的猪八戒。

虽然八戒在本地剧场里尚未担正,但在戏台上,倒是有一出以他为主角的戏《盗魂铃》。

相比其他动物,“猪”较少以浪漫化的意象出现在戏剧舞台上,较常以“原形”登场,其中又以“猪八戒”居多。

猪八戒形象不仅在传统戏曲舞台上深入人心,在本地的儿童剧、偶剧、家庭剧中,他也是名角。

07-02_now_2_Medium.jpg
何家伟说日后也许会为猪八戒翻案。(猴纸剧坊提供)

本地偶剧团体猴纸剧坊制作的《三打白骨精》《盘丝洞》《火焰山》《真假美猴王》四部《西游记》作品,每次都少不了猪八戒的出现。

猴纸剧坊创办人兼艺术总监何家伟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在猴纸剧坊呈献的《西游记》作品中,我们根据故事的发展而决定角色重轻。关于八戒,我们目前还没有以他为主的作品,但也许很快就会有。如果有的话,我们会表现他的小聪明,对师父的忠心耿耿,对师兄重情义,还有对高小姐的痴情。在猴纸剧坊陆续制作的《西游记》里,八戒也从起初的笨头笨脑和好色,演变成现在的思想单纯,刀子嘴豆腐心的角色。希望孩子们能观察到他们和八戒的共同点,并和八戒一起改进。”

替猪八戒翻案

而猪八戒在何家伟心目中的确经过了一个形象上的改变,他认为时机成熟时,应替猪八戒“翻案”。

“我觉得大家对八戒,还没有很深入的了解,包括我在内。很多人以为他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好色之徒,这有点肤浅。”何家伟说:“我认为八戒一点也不笨,反而挺聪明的,只不过他的小聪明用在错的地方,比如不让自己太累。此外他缺乏自信,所以常夸口说自己有多能干来掩饰这个缺陷,其实他本领挺强,在《西游记》里,谁可以和孙悟空过招几天几夜不分上下呢?”

何家伟指,正由于缺乏自信,猪八戒渴望得到外界肯定,尤其是在爱的方面。“他不是好色,只是想得到一个红颜知己吧!另外,他虽常和悟空斗嘴,心底还是有悟空这个师兄。当悟空有难时,八戒会挺身而出。也不管悟空如何戏弄他,他很快就会忘记,和悟空玩在一起。”

在何家伟看来,猪八戒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一个假装了不起的渴望爱的小孩。“我也许在以后的作品里,呈现八戒可爱的一面,替他翻案。”

猴纸剧坊近期内可能会重演《西游记之盘丝洞》,也考虑重排《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甚至新编《西游记之八戒娶亲》。

女演员扮猪八戒

猴纸剧坊的猪八戒由偶饰演,但你是否见过女演员饰演的猪八戒?

本地英语剧团野米剧场(W!ld Rice)2016年的英语家庭剧《西游记》(Monkey Goes West)中,套上猪鼻子,戴上假肚子,扮演猪八戒的就是本地青年女演员李榕华(Frances Lee)!该剧受到大小观众一致好评,是中国古典名著以英语翻演并摩登化改编的成功范例。

李榕华说:“当时去为八戒试镜,是因为他是《西游记》中我最喜欢的角色,得到演出机会时,我超开心又兴奋,毕竟读、看《西游记》是我很美好很重要的儿时回忆。我不能说八戒是我一个突破式角色,但我觉得特别好玩的是,观众发现扮演八戒的竟然是女演员时的错愕,哈哈!”

回忆起两年前为角色做的准备,李榕华说自己先得练习找猪八戒的独特声线,她为此也重新看了中国拍摄的1982年版经典剧集《西游记》,从中学习猪八戒的体态和身姿。“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演一遍八戒,八戒有太多有趣故事,男女老幼都喜爱他,我当然也是八戒的粉丝!”

野米则在回应记者时说,《西游记》近期不会重演,但未来肯定有机会,而且说不定还会改编成华语版本。

戏台上的猪八戒能逗也能斗

07-02_now_4_Medium.jpg
华族艺术中心艺术总监郭绪欠:耙子耍得好,猪八戒才有看头。(受访者提供)

说起戏台上的“猪戏”,要数猪八戒的形象最深入人心,但要惟妙惟肖地将八戒的“笨扮”演绎到位,还须下一番功夫。

出演86版《西游记》中猪八戒一角的马德华曾在访谈中说,猪八戒的扮相在戏曲里各有千秋。六小龄童的伯父七龄童章宗信以擅饰老生、丑 角闻名,他在绍剧里扮演的猪八戒,耸肩、摆腰、弓背、屈膝,形象细致入微,人称“活八戒”。京剧名家李少春的弟弟李又春也曾演绎猪八戒,并以诙谐、可爱的形象著称。

然而,演好猪八戒除了“逗”也须“斗”。论功夫,猪八戒的身法和耍耙都有讲究。新加坡华族艺术中心艺术总监郭绪欠是京剧武生出身,他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耙子是猪八戒的专属武器,耍得好,猪八戒才有看头。

“耍耙子讲究把位,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和大刀的把位一样。”郭绪欠说,猪八戒和白骨精的对打经常是以耙子对双剑,编排上都是大动作,考验的是多年积累而来的习武功底。

论扮相,猪八戒少不了大肚子、猪耳朵,在一些新编的戏里会让猪八戒戴上面具,但如此一来,猪八戒的脸谱艺术反而逐渐被忽略了。郭绪欠说,在传统京剧里猪八戒和孙悟空画的都是象形脸谱,基本上不戴面具。猪八戒靠鼻子和嘴来突出“闻”的动作,相当有戏,这就须要在腮帮子的部位画得黑白分明,突出面部表情的张力。

本地观众熟悉的猪八戒,或许是在京剧《三打白骨精》《高老庄》和《黄风岭》中出场的诙谐配角,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一出以猪八戒为主角的《盗魂铃》,又称《八戒降妖》。

这出戏特别之处在于没有武打,说的是猪八戒在山上探路时,被女妖金铃大仙诱入洞穴,猪八戒要盗取女妖的“魂铃”却误盗假铃,最后逃之夭夭的故事。

“它是一个小折子戏,在中国一般是在大戏开演前的‘垫场戏’。”郭绪欠说,这出戏考验的是猪八戒的唱功,演员须掌握多种行当、流派的“十八般曲艺”,做到学什么像什么。在京剧剧目中称之为“能派戏”。

圈内传言,清朝的京剧名角谭鑫培曾被慈禧太后指名演唱《盗魂铃》,但他没有学过这出戏,扮成猪八戒上了戏台,只得临场以各路唱腔与妖精插科打诨,这个版本于是流传至今。原本以武丑饰演的猪八戒,也因此可以由老生应工。

07-02_now_3_Medium.jpg
1976年由京剧名角李宗义(左)、李慧芳主演的《盗魂铃》。(互联网)

1976年,此剧由京剧名角李宗义、李慧芳主演,拍成京剧电影《盗魂铃》,郭绪欠最早接触这出戏就是看了这部电影。

本地很少有人知道《盗魂铃》,但据郭绪欠回忆,早在2003年至2007年间,本地的庙会却经常出演此剧,受到许多戏迷、票友的推崇。此外,庙会里常演的京剧还有《十八罗汉斗大鹏》《十八罗汉斗悟空》《跳财神》《打酒馆》等等。

郭绪欠说,猪八戒虽然是配角,但戏台上少了它,就少了一分精彩,“别看猪八戒总是逗乐,要演好这个角色其实要用心琢磨,文武双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