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典Sides 2019专场 鸵鸟与雨的对话

新典现代舞蹈团的“Sides 2019”专场,邀得两位年轻编舞家沙哈·比尼亚米尼和艾德瓦·修编创舞蹈;前者的舞作有强烈“嘎嘎”风格,后者则通过作品,探索人与社会的关系。

新典现代舞蹈团(Frontier Danceland)每年年中的演出系列“Sides”,已成现代舞迷翘首期盼的一个专场。每年都有炙手可热的海内外新锐编舞受新典之邀,在这个平台上带来为新典量身定制的细腻舞作,展示和新典舞者们精诚合作下激荡出的灼眼火花。

“Sides 2019”将推出两部令人兴奋的作品,分别由两位极具才华的年轻编舞家沙哈·比尼亚米尼(Shahar Binyamini,以色列)和艾德瓦·修(Edouard Hue,法国/瑞士)编创。

相信现代舞迷们对沙哈·比尼亚米尼不陌生,他此次是第三度为新典编创,前两次的作品都收获佳评。今年31岁的比尼亚米尼,曾是屡获国际赞誉,被认为是当代最有看头的现代舞团——巴希瓦现代舞团(Batsheva Dance Company)的舞者,他曾在团内八年,目前游走于世界各地进行编创。

新典艺术总监刘美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比尼亚米尼的创意舞风往往令人惊喜。连续三年的合作,可以看到他的舞风延绵发展的轨迹。今年他与音效设计师丹尼尔·格罗斯曼(Daniel Grossman)合作,完成舞、乐艺术合创,让我们享受到有深度、有细节,并给感官带来奇特微妙感触的艺术作品。”

比尼亚米尼的创作一向带有强烈“嘎嘎”(GaGa)风格,嘎嘎是巴希瓦现代舞团艺术总监欧哈德·纳哈林(Ohad Naharin)创造的一种舞蹈语汇。嘎嘎强调感官的探索及开发极致肢体动作的可能性,培养对肢体的强烈好奇心及想象力,是以色列许多现代舞团每天必做的基本身训课程。而投射在视觉上,嘎嘎呈现出相当诡奇迷人、夸张魅惑的姿态,跟亚洲或欧美现代舞舞风存在极大反差。

比尼亚米尼的作品名为《湿漉漉的鸵鸟》(Wet Ostrich),这只鸵鸟对淋湿它的雨有怎样的情感,还得到现场“听”舞者们来“讲”。

另一编导艾德瓦·修也出身名团,他曾在以暴戾摇滚舞风见长的英国著名编舞家荷费斯·夏克特(Hofesh Shechter)个人舞团担任舞者。他目前自组舞团Beaver Dam Company,此次是首度在亚洲发表作品。

他为新典编创的《进入外界》(Into Outside)日前举行公开排练,邀请媒体观赏。

他受访时说:“《进入外界》探索个人对于社会的重要性,以及社会力量对个人造成的改变。我们每个人都是组成社会的一员,也丰富了社会的多样性;但同时,社会形塑着每个单一成员,从气质、角色、需求等各方面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个作品就是要点明社会生活或社区生活,经由操控、社交、形式化日程等方式对个人性情和行为造成的改变。我想用这个作品让大家检视群体中各自不可缺少的身份、角色和独特价值观。”

主旨听起来有一定政治性,在公开排练上展示的片段,更让人惊艳的是流程的行云流水和动作的变幻莫测,时而缩身向内,时而狂扫怒放,时而繁余琐碎,时而华丽招展——相当挑逗情绪,让人心驰神荡。

zblifestyle_07052019art_Medium.jpg
艾德瓦·修首度与新典合作。(Gregory Batardon/Beaver Dam Company提供)

亚洲舞者柔软强韧兼备

因此,这个视觉上很炸裂的作品或多或少让人联想到夏克特的舞风,记者问他是否“承袭”了前雇主夏克特的某些特质?

艾德瓦·修说:“这对我一个新人编舞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自己也思考了很久。事实上,我之前能加入荷费斯·夏克特舞团,是因为我的肢体和体能适合跳这样的舞蹈,与其说是我选定了舞团,不如说是舞团选定了我,舞团对作为舞者的我,自然是影响甚巨,但我离团作为独立编舞从业后,我必须重新思考我是谁。我想说的是,我意求创造属于自己的舞蹈语汇和思考方式,但同时我难以切断自己和荷费斯·夏克特舞团已经产生过的关联。我离团,正是想做自己的东西,我还处于一个求索的阶段。”

在公开排练中,他和新典的亚洲舞者们展示了绝佳默契和无碍沟通,在很多细节上,双方都能心领神会和无间合作。

艾德瓦·修大赞本地舞者的素质,他说:“跟亚洲舞者合作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愉快经验,从肢体上,他们同时有柔软和强韧两种优点,这是很多欧洲舞者都没有的身体优势;另外,新典的舞者们特别努力而敬业,你几乎不需要多余提点,他们就能精准达成你的指令。他们懂得编舞的意图,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尊重自己的舞者专业。很明显的一点是,我在欧洲编舞时,只要一说‘休息15分’,所有欧洲舞者立即掏出手机变成低头族。但在新典,舞者不会脱离舞蹈状态,即使在休息室也很有舞者自觉。很多情况下,我一回到排练厅,新典的舞者们好像已经自行排练过一轮,情绪饱满,精神昂扬。这令我我超感动!”

陈菲、野崎启吾、马悦薷、Mark Robles、余俐陵五位舞者将担纲两个舞作,新典前舞者吴玉丽将作为合作舞者,参与《湿漉漉的鸵鸟》演出。

5月10、11日(星期五、六)

晚上8时(星期六增下午3时场)

SOTA Studio Theatre,1 Zubir Said Dr S227968

30元

SISTIC购票,热线:634855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