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120岁纪念大展 巨匠的传奇人生

5月10日是张大千的120岁诞辰,台北故宫博物院携手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岁纪念大展”,展示张大千的传奇人生。

今年4月2日是中国20世纪水墨画大师张大千(1899-1983)逝世36周年忌日,5月10日是其120岁诞辰。台北故宫博物院携手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岁纪念大展”,展至6月25日。

展览策展人、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处长刘芳如曾说:“张大千是当今艺术市场上作品拍卖价格极高的艺术家,也是兼容传统与创新的20世纪国画大师。他的足迹虽然遍及中国和欧美日,但是晚年定居台北‘摩耶精舍’,将许多重要的作品捐赠给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大千先生逝世后,摩耶精舍交由台北故宫管理,并且成立了张大千纪念馆,所以大千和故宫之间的关系非常深厚。”

台北故宫在张大千100岁诞辰时办过“张大千、毕加索东西艺术联展”,轰动一时。这次120岁纪念大展,从张大千留存的3万余件作品中,精选173件文物,通过“大千师友”“大千摹古”“大千与敦煌”“大千自运”“大千巨作”“大千自画像”“大千与台湾”“大千自用印”八个部分,全面展示张大千的传奇人生及其不同凡响的朋友圈。

“大千师友”展示了曾熙、李瑞清、张善孖、张岳军这些对张大千影响至深的恩师、家人、伯乐的书画创作和信函。张大千自幼随母亲习画,二哥张善孖对其影响大,教大千绘制人物和走兽,传授国画技法知识,引荐艺坛前辈名流,包括恩师曾熙、李瑞清。

曾熙与李瑞清精于鉴赏,极富收藏,张大千年轻时就阅遍无数古画。曾熙喜欢石涛,李瑞清喜欢八大,张大千学石涛、八大及元明大家,自成一家。张大千花重金收藏恩师大量作品,书法上也秉承恩师“碑帖分途”的理念,结合北碑用笔,加之自身的造型能力,形成个人书风。

张大千情商极高,所结识的前朝遗老、书画名流、政界巨头,不计其数,情谊最深厚的,当以张群为首,维系终身,张群对他的关心与资助未曾中断,还是张大千的救命恩人;1949年为张大千张罗从成都到海外的机票,改变了画家后半生的命运。他在张大千逝世后,亲为老友治丧。张大千1968年在巴西八德园为庆贺张群80大寿精心创作的《长江万里图》长卷,奠定了其在中国山水画上的地位。

从师古到敦煌“取经”

张大千从清代石涛入手,走上了追踪明人、元人、宋人、唐人画迹的“师古”之路。他因画艺高超,被誉为 “石涛专家”,画家陈半丁收藏的石涛精品册页是他画的,伪造梁楷的《睡猿图》骗过了吴湖帆、叶恭绰等鉴赏家。“大千摹古”展出对张大千影响极深的古代书画,以及张大千摹古风格的作品,包括《张大千彷沉周蜀葵图》《张大千仿石涛山水》《张大千仿巨然夏山图》《张大千画松林亭子》等。传为董源《江堤晚景》是张大千捐赠故宫的青绿山水大轴。

张大千觉得“师古”之路并不完整,1941年去敦煌“取经”,成为艺术生涯转折点,日后泼墨泼彩画风的发端。张大千专程到青海塔尔寺请来藏族画工制作画布,购买数百斤藏蓝(石青)、藏绿(石绿)、朱砂等矿质颜料,还用大量金粉、珍珠、翡翠等贵重原料,债台高筑,耗资5000两黄金,动用78辆驴车才把东西运至敦煌。

张大千耗时两年零七个月,摹得各朝壁画340幅。每幅壁画都要题记色彩尺寸,全部求真,绝对不能渗入自己的思想。1943年至1957年,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分别在中国兰州、成都、上海、重庆、印度、日本东京等地展出,引起“敦煌热”。众多藏家高价求购,但张大千不愿卖任何一幅,家人1955年将其临摹敦煌壁画及白描画作品文献220件捐献国家,由四川省博物馆收藏。张大千离开中国大陆时携带的62幅作品,也于1968年托张群赠予台北故宫博物院。

张大千的泼彩变革

1955年,迁居海外的张大千在巴西圣保罗郊外发现一块颇似成都平原的小盆地,修了一座中国式园林“八德园”,17年来,种上松、柏、杉、竹、桃李、柑桔、樱桃、柿子、牡丹梅花等,收罗了大量奇石,作为山水画的灵感。张大千造园时伤了一只眼睛,作品不再精工细作。1957年他赴巴黎举行个展,见到毕加索,受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作品风格大变,发展出泼墨、泼彩等技法,将中国绘画带入新境地。

0905_now_3_Medium.jpg
张大千册页《大千狂涂册》局部。(互联网)
0905_now_2_Medium.jpg
张大千泼彩代表作《山高水长》轴(1977),张群捐赠台北故宫博物院。(互联网)

这时期的作品包括:1956年的《大千狂涂册》,笔墨豪迈率意,1977年贺张群生日的泼墨、泼彩作品《山高水长》,还有《墨荷四联屏》《瑞士瓦浪湖》《集黄山谷辛稼轩联》等巨幅佳作。

0905_now_1_Medium.jpg
张大千《乞食图》(1973),画家化身为托钵化缘的乞丐。(互联网)

张大千是近代最爱为自己写像的画家,不下百幅,这次展出10件,画得最多的是钟馗。《我与我的小猴儿》画他与最钟爱的黑猿合影;《五十九岁自画像》的张大千造型是古代高士;《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则是托钵化缘的乞丐。1972年从巴西迁居美国的张大千,卖画修建新园子“环荜庵”,比作“乞食生涯”,这幅画也摹刻在摩耶精舍庭园石碑上,置于巨石梅丘旁,供游客瞻仰。

张大千年老思乡,加上好友相邀,1977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对面建造摩耶精舍。相传摩耶是释迦牟尼母亲,据说有三千大千世界在腹中而取名。张大千按照自己的理想设计住居,作画、聊天、喝茶。他在去世前选好墓地,就在庭院内的梅树,且专从巴西运了一块巨石,亲书“梅丘”为墓园名字。根据张大千遗愿,摩耶精舍与全部画作捐出,由台北故宫博物院管理并提供免费参观和讲解服务。

0905_now_4_Medium.jpg
陈巨来“大千居士”牙印,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互联网)

展览最后展示张大千携至台湾的86方自用印,其中几方为张大千操刀,其余印章多数出自当代名篆刻家,包括方介堪、陈巨来、台静农、王壮为、曾绍杰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