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乐与前卫乐对话 打击乐手探索音乐边界

本期“艺谈”邀请鼎艺团民族打击乐手刘峰华与前卫乐团Observatory打击乐手王璎璎来一场艺术对谈,探讨打击音乐的创作理念,并且窥探他们的音乐初心。

打击乐是极具可塑性的乐种,尤其在当代音乐人的手中,无论是民族音乐又或“后现代”的实验乐种,任何乐器和声音都可以信手拈来,让音乐发挥无尽的想象空间。

在鼎艺团致力于民族打击乐的演奏者刘峰华,透过寻找各类民族乐器,为观众展现跨文化的打击乐风采。而本地前卫乐团Observatory的打击乐手王璎璎,擅于把玩声音,打造音乐的空间艺术。

两人处在看似截然相反的音乐道路上,不断探索打击乐的边界,却也不乏交集。两人都毕业于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具备华乐背景,在2011年曾一同加入郭勇德成立的“敲棒集团”。

卞和(下简称“卞”):为何选择打击乐?它有什么特质吸引了你?

刘峰华(下简称“刘”):我接触的第一件打击乐器是定音鼓,不是民族乐器。在乐队里,打击乐手既是独奏,也服务于整体的音乐,定音鼓甚至能起到指挥的作用,主宰音乐节奏。这种既领奏、既指挥的特点很吸引我。后来接触华乐,学排鼓、十面锣、云锣等等,发现这个乐种的可塑性很大,也有许多由鼓领奏的曲目,让我打开了视野。

王璎璎(下简称“王”):许多人觉得女孩子不应该选择打击乐,但我觉得打击乐“好玩”。我在义安中学时加入华乐团,在20余人的打击乐团里玩音乐,鼓多人多,打得很尽兴。打击乐最重要的是震撼力,它是听觉视觉,也是一种物理冲击,这是它特有的品质。

挖掘打击新可能性

卞:打击乐相当多变,如何驾驭声音,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音乐?

王:对我来说,声音是可以去玩,去实验的。我喜欢即兴演奏,而我的风格是把熟悉的一些华族打击乐器和架子鼓、电子音乐融合在一起。我也会涉猎一些东南亚特有的声音,例如甘美兰乐器、印度鼓等等。面对声音,我想尽可能去突破它固有的极限。好比一个中国锣,我可以放弃已经熟悉的打法,用弓子去拉,或者放进其他元素,我想做的就是去挖掘新的可能性。

刘:各地的民族乐器都有特别的个性。我去把玩之前,须要先了解它们的文化根源,可能是民间的说唱、舞蹈,又或者是从民间乐种演变而来。这需要时间沉淀。我也玩即兴演奏,但是我讲究玩法、技法。别的民族发展出来的演奏技法,可以移植到我们的民族乐器上,反之或许也行。像新疆的手鼓,它的打法很直接,而我学过中东鼓,完全可以把中东的技法放在手鼓上,玩出不同的音乐。

卞:民族和实验打击乐是对立的吗?两者之间如何对话?

王:打击乐是最开放的乐种,多种文化的音乐元素、技法都可以交换。当然,同时尝试两种打击乐的人很少,因为一旦开始实验,意味着要把许多传统的打法丢掉。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到现在我也会有这种纠结,在技术方面也好,在感情上也好,都很难取舍。有些人也会质疑我对乐器的处理是“错”的,不符合它的音乐传统。但对我而言,这种文化负担不是那么重,我觉得音乐不能与时代脱节,如果能用新的方式来演绎民族乐器,这其实也是一种进步。

刘:民族打击乐也能通过一些新作品去做声音的实验。近日我们在鼎艺团上演的《小草》,利用民族乐器演奏出蒙古草原的自然声效,包括水声、风声等等。对我来说,这种实验是无可厚非的。民族音乐很多时候要从编曲出发去创新,而许多作曲家的首选就是去寻找新的打击乐声音。到了我的手里,我须要思考怎么和其他民族乐器配合,既能融洽地合奏,也能凸显出它的特殊音质,这须要思考,但也很令人兴奋。

打击乐重节奏

卞:现在任何东西都可以被用来制作打击乐。声音好不好听重要吗?如何让观众接受?

王:我更看重的是节奏。爵士音乐、拉丁音乐等等,每一种打击乐的风格都不一样,但核心精髓其实是音乐的节奏结构。好比甘美兰音乐,它没有西方的时间记号概念,但它的节奏感很催眠。我实验的打击乐有时候也是这样,未必有明显的旋律,也未必是舒服的,但能营造一个氛围,把观众带入另一个世界。有些声音听了让人不舒服,但是我觉得有些观众喜欢被挑战。

刘:民族打击乐器当中,旋律乐器比较少,鼓类比较多。但打击乐未必须要通过优美的旋律去吸引观众。我们有传统的土家族打溜子,用两个锣、两个钵,以节奏就能对话,不须要旋律去表现。一些新的乐器和声音的确能产生新奇的声效,或许会引起观众的好奇,但我首先思考的是适不适合演奏?好比模仿水声,可以用拇指琴或是水声器、风声器,而我要按照自己对那种意境的理解,来选用适合的乐器和声音。

卞:如何让自己的打击音乐更成熟?

王:我希望自己更成熟,但这个过程须要我去不断地挖掘和探索其他的新事物。我须要不断地接受新的刺激,一停下,就完了。我目前也在尝试用电子音乐融合打击乐,还在磨合,寻找一个切入点,我会继续实验下去。

刘:我想去进一步开拓自己的表演形式,无论是即兴演奏或是流行的玩法。之前都是演奏别人的作品,所以我也想涉猎创作,让自己设想的声音和概念组织起来,在舞台上展现。我也想去印度了解当地少数民族的乐器,丰富甚至颠覆我对音乐的想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艺谈 鼎艺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