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剧《狮城古今笑谈》 爆笑后留思考余韵

本地资深剧作家韩劳达创作的相声剧《狮城古今笑谈》,将在岛国四个地点巡演。该剧涵盖新加坡700年历史,通过相声的特殊语言,让大家爆笑过后心中更萦留思考余韵。

为纪念新加坡开埠200年,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送欢乐给民众,相声剧《狮城古今笑谈》将在东南西北区四个民众聚集的地方巡演。

这部作品改编自本地资深剧作家韩劳达花三年多时间创作的《狮城悬案》,原剧2015年在滨海艺术中心剧院首演,2016年又改编为面向学生族群的《向历史提问号》系列重演,均获观众热烈回响。

韩劳达介绍说,全剧有六幕大小七段相声,涵盖新加坡700年历史,包括印度尼西亚王子命名狮子城,莱佛士登陆,日本侵略,光复后新马合并与分家,新加坡新老移民对话,新马两国人民心声等,通过相声的特殊语言,让大家爆笑过后心中更萦留思考余韵。此剧之所以改名,是因韩劳达担心“悬案”没办法让大多数观众了解,“古今笑谈”则是比较通俗的说法,在开放式的舞台上,相信观众更易于接受。

另外,内容上也做了不少调整,较多体现在剧中新老移民的对话上,该相声剧试图通过艺术达致某种程度的社会和解,并弥合社群关系。

用幽默探讨严肃议题

当然,用相声剧这种诙谐幽默的语言艺术探讨严肃或沉重的历史、人文议题,在韩劳达看来是整部剧创作过程中最难的部分。“举例来说,在日本侵略这一段,我找出一些历史事实来嘲讽日军的残暴,相声里日军甩巴掌的情节,台词精心设置,观众看完肯定会笑,但这个笑是非常辛酸的笑,是笑中带泪的,大家看了便能心领神会。”

老年观众对历史变迁和社会沿革可能有切身体验,因而感同身受,但韩劳达认为年轻人也会对这部作品有感。比如说,怎样看待莱佛士这个人,最近就是很热门的话题。“历史上把他当做开埠功臣,但我想提出一些质疑,他管理新加坡不到半年,他的功劳在哪里?相声剧通过人物对话,说出了一些事实来。”这些事实,不只是相声的“哏”,对历史、人文和政治感兴趣的年轻人更有引申参考的价值。

20190604_zbnow_xiangsheng2_Medium.jpg
韩劳达认为相声可触到历史深层的东西。

“相声不应止于欢笑,它必须给观众一些思考。”韩劳达说:“相声可以触到历史里很深层的东西。”

本地著名相声演员黄家强及杨世彬,演出过《狮城悬案》《向历史提问号》后,此次第三度出演该剧。

杨世彬感到这次的剧本为了配合走上街头、走入民众的演出,改得比较“亮”一点,没有第一版本那么沉重。他在剧中扮演一个有轻微失智症的88岁老人,黄家强则扮演儿子,两人可说是韩劳达相声剧作的御用班底。

“这一家人谈历史是很有意思的,”黄家强说,“这些历史里虽然寄托了新加坡人酸楚的过去,但我们用逗笑方式来调侃,有一种苦中作乐的感觉。”

杨世彬说:“我自己的大哥已经去世,在演这个剧时,我把自己对亲人的思念寄托在其中。剧中我扮演的角色一直在找大哥,大哥是个抗日分子,加入游击队后,是生是死也不知道。现实生活中我的大哥当年是个大学生,我能通过演这部剧来怀念大哥。”

以新加坡语言说相声

一般人印象中的相声多以中国北方语言为基础,在语汇和内容上似乎与本地人有距离,但《狮城古今笑谈》相当本土,是新加坡人演的新加坡相声。

杨世彬说:“在本地演相声剧,一定要掌握到民众的语言,一定要接地气,不然就会脱离本地观众。我们找回了新加坡生活,以新加坡的语言来演来说《狮城古今笑谈》。”

该剧由资深剧场工作者韩雪卿执导,看过很多相声演出后,这是她第一次导与相声有关的作品。她说:“我尊重也保留相声的语言,用比较生活化的自然方式来处理整部剧的起承转合。务求它去到社区时,与大众毫无隔阂。”

20190604_zbnow_xiangsheng_Medium.jpg
杨世彬(左)和黄家强(右)坐镇《狮城古今笑谈》,带来笑中有泪的精彩演出。

剧中也设置青年男女演员用快板和beatbox口技,一传统艺术,一摩登艺术搭配的方式来串场。韩雪卿说:“不只是吸引年轻人,我们也希望各族同胞都来看,无论相声、快板或者beatbox,都是很精工细作的艺术形式,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家都能找到看点。”

《狮城古今笑谈》的首两场演出分别于6月8日晚上8时与9日下午4时在新加坡书展主舞台开演,剧长75分钟。之后,此剧会在接下来三个周末先后到宏茂桥、淡滨尼与海军部巡回演出,每个地点演出两天,演出入场免费。

演出详情:

6月8日(星期六)晚上8时,6月9日(星期日)下午4时

新加坡首都(主舞台@一楼广场)

6月15、16日(星期六、日)傍晚7时30分

宏茂桥中心中央舞台

6月22日(星期六)下午4时30分,6月23日(星期日)傍晚6时

淡滨尼天地

6月29、30日(星期六、日)晚上7时30分

海军部村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