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民族管弦乐组曲《永远的山丹丹》 吹荡黄土地的交响史诗

新加坡华乐团的闭季音乐会,携手中国米脂吹打乐团呈献大型原创民族管弦乐组曲《永远的山丹丹》。

音乐会的一大亮点是结合陕北说书和民乐,向观众展开陕北风土的画卷。

中国黄河流域是华夏文明的摇篮,当地的唢呐、民歌则是这片土地的音符化石。来临的6月8日,以传承陕北唢呐音乐闻名的米脂吹打乐团将首次抵新,与新加坡华乐团携手带来大型原创民族管弦乐组曲《永远的山丹丹》。

这是华乐团本月季的闭幕音乐会,由该团音乐总监叶聪指挥,乐团也邀请著名中国板胡大师沈诚、唢呐演奏家王展展、民歌手苏文,以及陕北说书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高永原,让观众一览黄土高原的本真音色,震撼身心的力量不容小觑。

20190606_zbnow_sco2_Large.jpg
陕北说书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高永原,为观众叙说黄土高原的风沙图景。(互联网)

原汁原味的陕北风味

这部大型民族交响乐作品由中国青年女作曲家王丹红创作,她的民乐创作相当多产,作品也曾多次登上各大国际音乐节。《永远的山丹丹》是她2017年的原创作品,为此她曾亲自到当地采风。

“山丹丹”取自陕北高原的一种野花,由于地处干旱、风沙的侵扰,却仍然红艳地开放,而被当地人吟歌赞颂。

以此为题,音乐会将呈献六个乐章,以及序曲和尾声。届时,米脂吹打乐团的20余名唢呐艺人将吹奏长号和陕北特有的大唢呐,以《信天游》开篇,带来极具陕北民族个性,高亢、粗狂的音乐语言,向观众展开陕北风土的画卷。

团长任玉鹏透露,米脂唢呐在清朝时曾被授予“官吹”的地位,是陕北唢呐的发源地。该乐种在2008年被纳入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陕北人逢孩子满月、结婚、去世三个重要节点,都有请唢呐班吹奏,可以说唢呐伴随着陕北人的一生。”

他指出,这班唢呐艺人都是民间艺人,以原生态的演奏与专业乐团合作,相信能发酵出一场非同一般的演出。

米脂吹打乐团曾在万里长城、黄河壶口瀑布等地带来百人阵仗的现场演出,气势磅礴。本次来新演出是他们将米脂音乐文化带向世界的第一站。

结合说书和民乐

音乐会的另一大亮点是结合说书和民乐。从16岁开始从事陕北说书的高永原(48岁)将在音乐会的第四乐章《刮大风》出演。他说,陕北说书不乏即兴色彩,需要演员同时表演生旦净末丑各路角色,讲的全是陕北方言。演出当中,他将与乐团合作,由书入乐,让观众领略在黄土高原席卷的风沙图景。

说书艺术,守业不易。高永原坦承这门艺术在语言上、形式上都有一定局限,坚守的艺人很少。但是他一直在大力创新,从田间地头到舞台,到银幕;从一个人的表演到几个人分担角色,以及和专业乐团合作。“我相信随着大家对陕北说书提高认识,这门艺术会有更好前景。”

此外,曾荣获第七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的中国青年唢呐演奏家王展展,被誉为陕西省“百优人才”的民歌手苏文,以及中国音乐学院教授板胡大师沈诚将与新加坡华乐团擦出火花。

20190606_zbnow_yecong_Medium.jpg
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叶聪强调,《永远的山丹丹》波澜壮阔,荡气回肠,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华乐交响乐作品。(档案照)

不可多得的民乐交响史诗

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叶聪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坦言,指挥一场融入民歌、说书等元素的大型交响音乐会,确实不容易。他须要留给说书人一定的即兴空间,并且确保唢呐这类户外音乐与民歌手的声乐、室内管弦乐的音响达到平衡,“要做到收放自如,恰到好处才行。”

他也强调,这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华乐交响乐作品。从作品的创作到首演,他都十分关注,并且与王丹红交流密切。

叶聪说,作品使用的材料是原汁原味的华族民乐,但结构却参照了西方大型交响史诗,长达83分钟。“它的命题相当宏伟,关系着这块黄河流域如何在历史的长河下不断孕育生命,讲述的正是一种坚毅、乐观的民族精神……听这场音乐会绝对是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体验。”

音乐会将于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举办。当晚6时,音乐厅门厅将举办“山丹丹里的音画”画展,展出画家林禄在为音乐会主题特别绘制的新作。这是继“音中的画意”音乐会之后,新加坡华乐团与林禄在第二度合作,展览只限音乐会持票者观赏。

《永远的山丹丹》

6月8日(星期六)

下午6时

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108元、88元、68元、48元

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