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芙个展 静中带动宇宙能量

我国艺术家韩少芙举办个展“迎风起舞”,通过雕塑展示实体空间的流动与生命力,并以亚克力画传达地球随风移动的视觉动态。

走入画廊,仿佛进入禅定的空间,心静了下来。

细看亚克力画,画幅较大,以黑白两色为主,交织些许的红与蓝,静中带动,看似旋风袭来,宛如翻滚云层,又或树林起舞,山脉流水,感受到宇宙的力量。

雕塑也在静止中流动,汉白玉的热带叶子系列(12件)富有诗意的美,风已吹过,叶子跳跃。翻开了的叶书应该好好读一读。叶子不胜风力自然转折,卷成海滩上白色旋螺状贝壳,仿佛围起了风声。风在棕榈叶子刻下了圣洁的深纹。

我国知名雕塑家韩少芙(76岁)最新个展“迎风起舞”,通过近20件雕塑(包括不锈钢、黑或绿岗岩)展示了实体空间的流动与生命力,借12件亚克力画来传达地球随风移动的视觉动态,以及艺术家经验累积转化成的感觉动态。

韩少芙创作时常闭起眼感受空间的流动,宇宙的宽广,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本来静止的宇宙遇到气流,空气就会活起来。力量的产生需要有热与光,空气才会流动。”

20190704_zbnow_art_Large.jpg
韩少芙装置《野外的一角》,材质为墨染的亚麻包住钢丝网。(主办方提供)

艺术家乘坐飞机时会留意窗外的气流层,提及在中国南方海边酒店做雕塑时,偶遇台风,很是震撼,海浪高过酒店屋顶,根本不敢外出,而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她说,反映在亚力克画里,表现气流、风与空气、大气层的感觉,黑与白用色的简化与集中,就怕干扰了力的感觉,也较有深度。大幅作品得用上两个并列画架才能挥洒而成。展出的小件雕塑,延续艺术家一贯取材的东南亚热带树林、叶子与种子,造型简约。

韩少芙有感而发:“我们住在小小的空间里,越画越窄小越压迫,得想办法将幻想释放出去,不要老想现实,也将自己释放出去。”所以她画的是大大的宇宙自然界,雕塑限于空间却越做越小,不敢做大。当她看到同在月眠艺术中心创作的唐大雾的大型作品到处寄放,依然很努力在做大件作品,很替他担心。

距离上次个展已有三年,韩少芙这次花了一年时间创作绘画和雕塑。她感叹在本地的雕塑项目都是小型,外国邀约的项目比较大型。去年,她到韩国作装置“黑森林”,就地取材,14天内与一名助手要磨200多块树木(每块至少2米),火烧过成焦土,反映对大环境的关注,做得很辛苦。她在中国苏州中心的水池喷泉项目,雕塑以飞翔姿态为主,总共22件,每件1米到2米大,花了一年才完成。

艺术创作须有资金赞助

韩少芙一直想做空间与空间对话的组合式雕塑项目,但是本地缺乏空间,也缺乏赞助艺术家做大型项目的有心人,让心里很多概念“胎死腹中”。外国大型项目邀约较多,她得到中国惠安崇武租借工作室创作,若没邀约,艺术家做雕塑要自掏腰包。

她说:“一个成功的艺术家要靠资金的赞助,否则再怎样聪明也没用。你看看中国蔡国强的爆破艺术,没资金做不到。我们还没觉得艺术在生活中很重要,可有可无。其实人才也是资源,今天我们去法国或英国是去看艺术品,艺术品可以带来许多游客与外汇资源。”

20190704_zbnow_art2_Large.jpg
画廊内,韩少芙亚克力画的宇宙能量与树叶雕塑随风跳跃相呼应。

国家的美术馆不给本地艺术家办个展?

经常受邀到国外展览,荣获2015年度意大利基安恰诺国际艺术双年展“列奥纳多雕塑奖”的韩少芙深信,新加坡有很多有天分的艺术家,不会输给别人,只要给予机会,也可以做到。“说到底是我们看不起自己的艺术家。国家的美术馆已跟我买了十几件作品,但从没展出。我看了草间弥生大型个展,心想:我也有足够作品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回顾展。但是,除了多年以前从英国回新,在国家博物馆画廊办过一次个展之外,至今我从没机会在国家的美术馆办个展。本地美术馆为何没空间给本地艺术家做个展?又不是新加坡艺术家没能力!滨海艺术中心还能提供空间给艺术家做个展,为何反倒是国家的美术馆没有?”她问。

1995年文化奖得主韩少芙直言,将雕塑列入“传统”媒介的想法奇怪,艺术家活在当代,创作的媒介怎么可能视为“传统”?她举恩师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在威尼斯双年展得奖作品是石头雕塑为例说,重点是艺术家以现代的思考来表现石头,而不是限于媒介本身,媒介不过是工具而已。收藏韩少芙作品的包括北京博物馆、澳大利亚国会大厦、欧美机构等。

年纪越大,韩少芙越是担心作品长久存放的问题,目前租借月眠艺术中心的工作室存放毕竟非长久之计,她说:“我不想给家人留下麻烦。家人不是搞艺术的,会吓死他们。”

7月5日至20日

谁先觉画廊 iPreciation

50 Cuscaden Rd

HPL House #01-01 S249724

周一至五上午10时至晚上7时,周六上午11时至傍晚6时,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