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扬第三次油画个展 捕捉日常不起眼的重要

本地青年画家杨子扬来临星期六举行油画个展“不重要的重要”,展出25幅过去两年多的新作。他观察入微,将生活中被人们忽略的人事物入画,让市井小民也能看懂艺术。

作为本地土生土长的年轻画家,杨子扬(25岁)的才气洋溢在于具备画家的心眼,知道什么可以入画,那些我们从没想过可以入画或根本不起眼的日常人物事,他觉得可以画。他的审美视角独特,知道哪里有画,就去画它,情意绵绵地告诉我们:请看这里,这里有东西看,这里有很细微实在的感情等你体会。

杨子扬是都市漫游者,在日常生活中,当兵或上学,吃饭或出游,观察四周非常入微,用手机拍下喜欢的画面,经过严格筛选,我们才看到这样的画面出现在帆布上。

0808_now_3_Medium.jpg
杨子扬《坐着的老人》(2019)描绘了一名不认识的有型阿伯的肖像画。

杨子扬几次看到一名不认识的uncle(阿伯),戴墨镜很有型地坐在塑胶椅上,肚腩袒露,手放腰包,用柱杖翘起脚,目视不远处;一对老夫妻的背影,坐在双层巴士楼上第一排窗前,巴士冷气太冷,以致窗外出现了“水流”;也在双层夜车上,上了年纪的工人闭眼睡觉,明显是干了一天很累的活儿,画家加了小框——外面夜景掠过;咖啡店内,几名外劳与本地人盯住荧幕看世界杯的表情异常生动。

0808_now_4_Medium.jpg
杨子扬小画《彩票》(2019)特写草地上被人扔掉的一张不起眼的多多彩票。

路边草地上被人扔掉的一张多多彩票(看彩票号码就知道为什么不中啦);一件突兀冒出,淋湿了的胸罩(记者不只一次在路边看到这类胸罩);日晒雨淋成粉红色的残缺红塑料椅;一小堆垃圾等等都可以入画。

0808_now_5_Medium.jpg
杨子扬《堕落的天使》是一件淋湿了的胸罩。

本地地道美食印度煎饼(roti prata)、马来炒面(maggi goreng)的特写令人垂涎欲滴;小贩中心里,在桶装煤气公司Union Gas打广告的桌面上的碟盘;马国柔佛笨珍咖啡店内,早晨阳光射在被扫个精光的杯盘狼藉的桌面闪闪发光,侧写了美食的滋味。

捕捉未经整理的生活痕迹

贴满白纸张,门上了锁,待租中带神秘感的小店,玻璃映照对面组屋与树影;时间仿佛凝固了的,生了锈被涂鸦的“翁毓麟冷气有限公司”小店,这是城市迅速发展过程中经常可见的缩影。

最令人双眼发亮的是那六屏4米多长的巨画《蔬果店》(2018),经常光顾蔬果店的看官,可曾细看各种蔬果的价格,地砖的形状,纸箱塑胶盒,电风扇的梁上也插着国旗,新年过了未取下的春联,梁上的一只壁虎,这是活生生原汁原味未经整理的生活痕迹,如斯逼真立体毕现,仿佛可以走进去打卡拍照!杨子扬是在忠邦吃榴梿时无意中注意到这家蔬果店,用手机每走一步拍一张,每一屏视角略不同。

杨子扬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强调,通过照片再创作,并不纯粹是照片的复制,自然经过艺术的加工,而正是在重构画面用色加彩的过程中付诸了自己的记忆与感情,使之不寻常,使之重要。他说:“这些都不是人家会画的题材,虽然地道美食够美味但不够glam(华丽)。我们平时很少会去注意纸箱之类的,认为不重要。油画上出现文本,以前也很少见到,可是,人类是喜欢看字的(小黄瓜、泰国芋头等等)。”

钟爱具象写实绘画

杨子扬个展取名“不重要的重要”立题明确,展出25幅过去两年多的新作。他不仅知道哪里有宝藏,还很好地把它画了出来。年轻一代画家大多爱从事当代艺术,为何具象写实油画会成为杨子扬的创作媒介?

杨子扬自学油画,从未上过正规美术学校修读,在国家初级学院美术特选课程试过抽象画、泼彩等,却深被具象写实绘画给吸引,认为这个媒介历史悠久,至今并未过时。这恐怕与爸爸杨鸿平是广告插图员大有关系——通过幕景说故事,加上从小爱看漫画书和动漫,杨子扬认为具象写实绘画是最好传达他内在情感的媒介。

他说:“当代艺术并不要求有技术,不需劳力,什么都快,做得快,卖得也快,但我觉得艺术须要付出劳力与苦干。当代艺术将几块石头放在地上作装置,未经美术训练的人看不懂,可是,具象油画是连uncle及auntie都说它是美术。艺术向来有画给精英或贵妇的DNA。可我觉得艺术不能瞧不起人,不能说没受过教育就不能理解画。我希望一生没看过画的人,若看了我的画有感觉,我就是成功的。我参加大华银行绘画比赛得奖作品《阿嫲的厨房》(2016),面簿朋友将它当成面簿大头照,说这个厨房与他阿嫲的厨房一模一样,我感觉自己成功了。我的画不需要超级聪明的脑袋去了解。”

杨子扬的绘画技巧也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强调用色与厚彩层层叠叠画出立体逼真的效果,表现力强。英国著名肖像油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en Freud)与中国画家刘小东对于油彩的视角与方法给予他启发——他们根据真人模特或将画布搬到现场作画,杨子扬希望有朝一日不靠手机照片,而是将画布带到现场写生作画。随着吉隆坡艺术机构邀他当入驻画家,这个梦想很快会实现。卢西安·弗洛伊德画得很缓慢,胴体画泛珠光,大理石纹理富有质感,与刘小东画得迅速成为强烈对比,杨子扬取中间线——不慢也不快,并想象刘小东所说的让意识在画里自然流露。

杨子扬不仅有画家的心,也有胆,18岁立志当画家,与朋友符智凱通过众筹办双人画展。他刚从新加坡国立大学(主修东南亚学)毕业,今年4月租下画室全职作画。“不重要的重要”是他第三次个展,他之前在本地与吉隆坡举行的个展与联展都卖得不错,也有一些藏家委托作品,这次未开展已卖掉八幅,包括《蔬果店》,让他松了一口气。

日期:8月10日至24日

地点:谁先觉画廊 iPreciation,50 Cuscaden Rd,HPL House #01-01 S249724

星期一至五上午10时至晚上7时,星期六上午11时至傍晚6时。8月17日(星期六)下午2时,杨子扬与Zulfadhli Hilmi举行一场艺术对话,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