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逸翔第一个个展 用水墨填满兄长离世空白

本地已故画家蔡逸溪的弟弟蔡逸翔,从小在哥哥的耳濡目染下,也爱上画画。蔡逸溪2008年过世,让蔡逸翔在情感上留下空白。后来他拜师学画,透过水墨慰藉对兄长的思念。

蔡逸翔将在第一个个展“水墨绪缘”,展示他过去10年的成绩。

美术是蔡逸翔(Vincent Chua)这一生的初恋,10年前他兼职教数学、科学之余,更多时间投入创作水墨画;10年后他交出了成绩——第一个个展“水墨绪缘”,展出27幅作品。

60岁的蔡逸翔谈起水墨画,不能不提到他的大哥——本地已故知名画家蔡逸溪(1947-2008)。蔡逸翔家有兄弟姐妹七人,他排第六,大哥蔡逸溪大他整整一轮,两人都肖猪。蔡逸翔回想5岁就为大哥磨砚,看他作画长大,自己闲来也爱画画,没事爱玩宣纸、墨砚。

兄弟俩感情甚好,经常闲谈,哥哥去买地毯,看展览,都带着这个弟弟,所以当大哥2008年过世,蔡逸翔非常失落,无比思念他。两年后,他去上画家梁振康的水墨画课程,开始投入作画、参展。蔡逸翔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哥哥过世之后情感上的空白,唯有画水墨可以慰藉——因为“每次作画,都感觉得到是跟大哥在一起。”每到中元节,大哥更常出现在梦里。

蔡逸翔回想大哥平日的教诲——作画最重要是画自己喜欢画的,而且为自己设要求。他说:“大哥平时作画丢掉很多画,不满意的就丢掉,认真无比,我受他影响。而且大哥说,作画和一个人的经历有关,最好自然而然,凡事不要操之过急,所以我从写实画法出发。

“画抽象画?我还没到那个阶段可以这么画。如果我模仿大哥的风格,将永远都活在他的阴影里。我想他也不会赞同的,他说过:你得有自己的风格。我们每个人在这世界上都是独特的个体。”

对建筑情有独钟

15-08_now_2_Medium.jpg
蔡逸翔细腻描绘牛车水的印度庙神像,与点到为止的组屋群构成对照。(主办方提供)

蔡逸翔自理工学院毕业后,花了七年工余进修两个大学学位,专业是航空工程学,对建筑物情有独钟。其展览主题分明,除了本地富有风味、地标性老建筑(如中央消防局、档案照的浮尔顿邮局)之外,都是他旅游世界各地所见富有历史感的建筑或景点,比如孟买市中心英殖民地建筑、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缅甸蒲甘寺庙群、海边的灯塔。他说,画水墨不像水彩画可以现场写生,水墨较难控制,他先速写,回家再细画。

画里的建筑物主要从具象写实角度出发,他看到,却还没能去想象,但是他看得很细,就说描绘牛车水的印度庙,庙宇上方众多不同的神像被他一一细腻绘出,与点到为止的组屋群构成对照。他笑说:“如果建庙的人塑得出这样繁复的神像,没理由我画不出。如果这些细节不画出来,对劳苦功高的建筑师是不公平的。”

基于航空工程学的训练,蔡逸翔尽量画出建筑物3D立体感,非常重视细节,常常担心漏了一个就会有麻烦,后来发现飞机会这样,但作画不可面面俱到,全部都画。曾上过一年油画课程的他,也试图从水墨而非油彩表现出建筑的复杂光影层次。

印尼日惹普兰巴南神庙水墨画捕捉了寺庙投射的光影,飞鸟经过的情景,使得蔡逸翔获得2017年陈之初博士艺术奖中国画第一名。他参赛第四次才得首奖,之前拿过第二及第三名。他也获得中国山西世界美术家协会颁发的艺术卓越奖。

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的题材,蔡逸翔画了两幅,视角一样,手法有别,一是像老照片一样具体细描,带有历史感,另一是笔触相对草草不工,更风格化。画柬埔寨吴哥窟一名小孩仰望巴戎寺佛像的微笑,视角特别,光影层次分明。

下次个展聚焦东欧

蔡逸翔特别喜欢中国古徽州婺源县,在号称中国最美的村庄作水墨画,因为“我是华人,感觉非常亲切”,捕捉了阵雨过后,村庄墙壁的痕迹。

大哥生前经常劝说蔡逸翔要全职作画,这次举办首次个展,蔡逸翔想象大哥会拍他的肩膀赞许一番。蔡逸翔等到一男一女长大了,才给自己更多时间作画。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大哥跟他说的——办了首次个展之后,下来的展览需要有主题。他也已定好下一个主题——东欧之行。艺术路漫长遥远,蔡逸翔却已跨出重要的一大步。

展览由歌尚画廊主办,售卖所得部分捐献社会企业ArtSE。

日期:即日至10月28日

时间:上午10时至晚上8时

地点:泛太平洋酒店 Pan Pacific Hotel,7 Raffles Boulevard S039595,二楼公共艺术空间

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