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指帮重组 艺术总监轮流做

本地主要剧团十指帮趁今年成立20周年之际重组,接下来将以轮流艺术总监制度的模式运作,陈宇泱和骆丽诗即将成为十指帮重组后首任联合艺术总监。两人接受联合早报采访,分享十指帮未来三年的艺术方向。

以木偶风格作品闯出名堂的本地主要剧团十指帮,在今年成立20周年之际,进行组织重组,试图找出另一种运作模式,确保剧团可持续发展。剧团已决定十指帮将以轮流艺术总监制度的模式运作,陈宇泱和骆丽诗即将上任成为十指帮重组后首任联合艺术总监。

每届艺术总监将有固定任期三年,并会在十指帮核心团队成员支持下,在任内决定该团的艺术方针,维护该团的艺术理念。十指帮的核心团队,是十指帮成军20年中各时期的重要分子,成员包括:张子健、沈永恩、林丹凤、钟达成、王健松、陈宇泱和骆丽诗。

去年11月,十指帮当时的团队决定卸下他们的职位,合组成一个新的群体,也就是目前的核心团队,核心团队同年也为十指帮拟定了新艺术使命:“十指帮是一个由艺术家、艺术工作者和艺术经理人组成的群体剧团,致力于扩大偶戏在剧场界的发展,并通过跨媒介的方式,创造具反思性、原创性和创新性的艺术作品和形态。”

运用十指 推广偶戏

两位上任的艺术总监陈宇泱和骆丽诗,都在2016年参与十指帮首届学徒计划,毕业后继续以附属艺术工作者的身份,与十指帮合作,担任过不少作品的编剧和设计等多种角色。她们以独立艺术工作者身份主导或执行了许多广受好评的计划,展现出传承十指帮艺术使命的能力。

她们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明确提出了十指帮这三年的艺术方向。她们说:“我们希望继续以偶为出发点进行创作,为此制定了推广偶戏的一系列计划,例如针对校内和社区推广偶戏演出,并开办一系列偶设计和偶制作的平台,以及训练新的操偶员等。我们很大程度上回到十指帮的根本,运用十指,以‘帮派’的、集体的方式运作。同时,将确保每个十指帮核心成员都有空间发展,展拓自己的艺术兴趣——这个运作模式在本地剧团当中是没有的。”

两人坦言艺术总监轮班制的成效有待观察,她们说:“目前也不可以很肯定地说这是最佳举措,因为对剧团来说,这是一项非常新的模式,不过我们的确经过深思熟虑,参考海外剧团后才做此决策。这样一来可以确保艺术作品在质量上创新,每一期的艺术总监也会带动喜欢他们作品的观众,来看十指帮的戏,这有机会增进剧团与现有观众的关系,也可以接触到新的观众,而目前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培养新的对偶戏有兴趣的艺术工作者。”

十指帮1999年由陈鸣阗、王健松、何家伟和李蕙因创办,当时使命是创办一个致力于推广亚太区域传说和神话的木偶剧团。2005年,十指帮获颁国家艺术理事会常年补助计划(现称主要辅助计划)。发展至今,十指帮以标志性的木偶风格独树一格,作品视觉效果丰富,情感饱满。剧团获奖众多,曾获颁总统设计奖和多项“生活!戏剧奖”。剧团积极推动戏剧传统,通过开拓木偶剧追求艺术卓越,并利用戏剧与社会各阶层互动。

剧团深信偶戏是一种普罗大众的艺术形式,应适合所有年龄层欣赏,因此在2004年展开艺术方向改革,尝试以成年观众为核心创作,同时不忘致力于一年一度深受欢迎的年轻观众制作(Theatre For Young Audience)。

换人不换偶

眼下的十指帮“换人不换偶”,陈宇泱说坚持使用偶元素是必须的。“在十指帮做学徒时,见证了偶戏在剧场中所能表达的,是人戏所无法达到的。即使市场上有其他也做偶戏的剧团,我们还是觉得十指帮必须坚守这个信念,因为这个信念将引导我们做出和剧团有关的重要决策,这一点我们非常清楚。”她指出,十指帮的艺术栏目一直都有清晰分类——主要剧目、社区/校园剧目、国际剧目,十指帮将通过这些戏剧平台,增进公众对偶戏的体验。

骆丽诗也说:“自创团以来,偶元素一直是十指帮创作的精髓。这么多年来,十指帮的前辈们坚持在舞台作品当中运用偶元素的可能性,不断钻研和实验。我们也希望能够继续钻研,同时融入我们这一代剧场工作者对剧场、对偶戏的看法和声音。”

在工作分配方面,两人互补合作。骆丽诗从事舞台监督的经验深厚,所以舞台制作事宜由她接管;陈宇泱在戏剧编写方面有较多的经验,所以剧团大部分策划案由她拟定。

确保新老合作

两位新联合艺术总监上任前,2004年加入剧团任总监的张子健已卸下总监一职。张子健对十指帮功不可没,正是由他开启了该团对成年人主题作品的创造,扩大了原本的表演剧目。

张子健接受联合早报采访,谈到如何看待十指帮目前的新结构和新规划时说:“十指帮五年前开办学徒计划时,其中一个宗旨就是希望为剧团找到适当的继承人。现在趁老将还在圈子里活跃,让年轻一代接棒,我是很欣慰、很开心的,因为可以见证并辅助剧团的过渡。核心团队的构造,将确保不同年代的艺术工作者们在任何时期都可互相合作。”

张子健说还会参与十指帮的作品,不过将以纯艺术工作者的身份参与,而非以总监的身份身兼多职——以前在编剧导戏之余,还得管理剧团的大小事。“自卸下总监职务以来,我有更多时间和精力从事十指帮以外的个人项目,尤其是以前没有时间完成的艺术上的追求,但我绝对会继续支持十指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