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治国学书展 星洲闲人散墨逸趣

订户

字体大小:

自号“星洲闲人”的南治国博士(51岁)从上海来新20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获博士学位后,曾任职义安理工学院中文系、新加坡华文教研中心,在大学讲授文学和翻译课程。他是文学艺术评论者,也是写作人、译者、文学社团的主席和多种文艺期刊的主编或副主编,最新的身份是书法探索者。

南治国从小就写字,写春联,没正规学,在学校用粉笔写黑板报,字写得不是特别端正,大学时参加书法比赛并获奖。他多年以来保持对书法的兴趣,坚持临帖读碑趣。这三年来,他辞掉全职工作,租下“南山书画院”,心情休闲起来,与文艺圈朋友聚会喝茶、切磋艺文。其毛笔跟随硬笔,写来比较随兴洒脱,在很开心的状态下写字,读点古诗词时,喜欢什么句子就写。

计划书写潘受诗词

南治国是在书法家、怡和轩董事等朋友鼓励下,仅花一个月就办成第一个学书展“遇见”,展示三年来闲学书法,属猴的他精选作品72幅,希望体现书法的七十二变。其“闲体”自成一格,散墨稚拙逸趣,大多作品未开展已卖掉。

他也有了明年下一个书法展的主题,纪念书写我国国宝级书法家潘受的诗词。南治国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有潘受是新加坡人的福气,他也是国宝,潘受对新加坡,也对中国的影响大。章士钊用‘诗在南洋矣’赞美他。他不仅学问好,也参与新加坡书法历史进程,更是书法界的榜样。我正在看潘受的诗集,已写了二三十幅字,但还没写出最好的感觉。”

南治国的书法属于文人字,他认为写字要有文人儒雅的素养,要有个性,要有深度。好的书法家也要参与社会,发挥影响力。

诗人学者陈志锐最早用“闲体”来形容南治国的字,说“所谓闲体,闲适之书体也。闲者,门内可见月,亦可走心者也。适者,适情率意而走笔,故成适心悦目之作。治国的闲体书法成型极早”,也有人用“南体”来形容,南治国说自己很幸运,一写出来就有个人风格,但却说“我的书法还在起步阶段,离成家成体还天遥地远,我还得读更多的书,临更多的碑帖,走更长的路。我还会学对联,填词做法。”

临摹须用心去体会

书法家林子平看了南治国10幅字,评说他的字单纯,也耐看,拙朴多稚趣,有筋骨;同时字有体,个人风格强烈,大小正奇随性,布局得天然之趣,一眼就能辨出书者,非常难得,要他坚持走文人字风格。

南治国的书法观倾向苏轼的“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他在2010年始爱魏碑,临得较多的是《张猛龙碑》和《九成宫醴泉铭》,最近开始临《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他说,临碑临帖更多是用心去体会味道、气韵和情绪,而非复印机似的临摹,潜移默化、融汇贯通之中,要保有个人风格。  

马来西亚书画家钟正川找南治国喝酒,他即兴写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过后也写了《酒兴逐浪高》;为苏东坡后人苏小佳来新加坡主持画展,受其画作淡静氛围的感染,写了《情牵素月墨润冰心》。他也写时下流行的网络语《美糊了》,写徐志摩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特爱《烟火》与《流年》的生活气息与幸福感,觉得书法好在《气味荒寒》。

从大别山到武汉,从上海到新加坡,南治国在大学报读英国语言文学专业时遇见太太,为了儿子的教育留在新加坡,最近会移回上海,他感恩生活每个转角处的美妙风景,故书画展取名遇见“。

9月8日至15日

上午10时至晚上7时

南山书画院二楼及一楼

53 Cantonment Rd S089753

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