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思远和曹美玲夫妇 为全心搞艺术不生养

我国画家巫思远(右)和美术老师曹美玲在位于三巴旺的画室合影。后面是陶瓷工作室和电窑。

字体大小:

本地画家巫思远和太太曹美玲是南洋美专的同班同学,两人相知相守超过30年,为了全心全意从事艺术,决定不生养。他们喜欢出国旅行走天涯,汲取创作灵感。

我国画家巫思远(54岁)和当美术老师的太太曹美玲(50岁),是1988年级南洋美专纯美术同班同学。35名同学中,有后来的剧场导演吴文德、编舞林振发,女多于男,巫思远觉得其中两名女生还不错。他去其中一名女生的家,发现身为家中老大的她非常顾家,照顾弟妹,又有想法,后来跟她拍拖、结婚。另一名女生因“太小鸟依人”而被淘汰。

夫妻俩结婚至今25年,回首过往仿佛一切都自然而然。他们1990年毕业后,在雕塑家林龙成的“百合美术学校”兼职教导美术,1996年把学校顶过来,直至2004年关掉。学员从4岁孩童到成人皆有,人数过百,足够夫妻俩维持生活,还有时间创作。巫思远也在南艺兼职或全职任教长达19年。

巫思远说:“我的想法比较实际,虽然很想全职当画家,但还是先一边工作,储蓄钱,一边画画,待作品成熟了,更多人认识了,才走向专业。”

两人曾经分开过两次。巫思远1994年获助学金到英国雷丁大学念美术研究生文凭,出国之前与曹美玲先注册,回国才举行华人婚礼。2003年,他又到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念文学硕士,太太也没跟去,在新加坡继续工作。

身为家中老大的巫思远是幸运的,潮州籍父母亲都支持他从事艺术创作,不会叨念“你最好去找份正当的职业”,娶的太太也爱好美术,能够了解他在做什么。他说:“美术是即使花了那么多时间,未必就能够卖出的,而且生活也不一定稳定的。”

曹美玲以实际行动支持丈夫,她淡淡地说:“不可能两人都去做艺术,就让他去做。”

性格落差大 同爱好旅行

0310_now_7_Medium.jpg
29年前,巫思远和曹美玲在南洋美专三年级画室内合影。(受访者提供)

为了从事艺术,夫妻俩也决定不要生养。曹美玲说:“没孩子比较自由,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这是彼此的共识。我喜欢小孩,但没想过要生。”

巫思远说:“这个世界不会越变越好,我比较悲观,觉得干吗要生小孩来让他/她受苦,没必要。搞艺术的,没小孩,自由一点!”    

太太自然成为巫思远的第一个观众,而且是直言不讳的,尽管两人审美观有别。巫思远的创作用色节制低调,偏向土色调,受波普流行文化影响的曹美玲则喜欢鲜艳色彩,倾向卡通类的可爱造型。

巫思远说:“我们性格差别很大,我冲动,想做的事马上去做,她很被动,做事也很慢。好在我们兴趣一样,喜欢旅行。”曹美玲觉得早年性情很稳重的巫思远很吸引她,最近年纪大了比较冲动。

这个在三巴旺工厂区画室进行的采访,几乎全由巫思远主导,曹美玲静静在旁聆听,可是两人之间的默契,拍照时的互动,是老夫老妻才会有的。私底下,他们互唤彼此“dear”。

每次出游,巫思远会负责策划观光节目,行李交由太太打理。夫妻俩从巴黎走到德国、西班牙,主要去知名美术馆和教堂。他们俩都没信教,去教堂纯粹看其富丽堂皇的氛围和空间感,巫思远发展出一系列作品描绘人们膜拜教堂,去掉了教堂装饰性的一面,剥其面具。后来他发现,购物商场的壮观不亚于教堂,都市人对物质文明的膜拜,消费主义的殿堂再度成为其绘画题材。

而今,夫妻俩不再去看美术馆了,最好的已看过,旅行日本时,自驾到郊外看风景。他们不跟团的,偶尔乘坐火车四处游走。曹美玲说,每次出门旅行,感觉都很好。

夫妻相互推动扶持

0310_now_6_Medium.jpg
曹美玲2016年在千杯展展陶艺作品。(受访者提供)

即使夫妻意见不合,也是吵不起来的。巫思远说:“很难跟她吵架的。什么都不讲,更火!每次都不出声,好像对牛弹琴,更加生气!冷战几天咯!”

曹美玲过后说:“讲不过他就不出声,他比较会说话,我不会说话,没必要吵架。”

巫思远对创作有巨大的渴望,至今已办了16次个展,可谓非常勤快刻苦。他说:“艺术家设下目标很重要,办展可视为推动力,没人推你,只能自己推自己。”

于是,巫思远搬离月眠艺术中心工作室,四年多前买下一间1700多平方英尺的工作室。这已是他的第五间画室,有空间摆放六张两米宽画布、储画架,以及太太做陶艺的工作室与电窑。如果在画室熬夜,也可在休息室过夜。墙上除了自己的创作,也挂满从日本旅行购回的浮世绘手工版画。

巫思远不仅推动自己,也积极推动太太做陶艺,担任策展人。在南艺主修油画、副修陶艺的曹美玲2013年重拾陶艺创作,2016年与友租下滨海艺术中心一个空间半年,前后举行10次联展(包括“千杯展”),展出陶艺和版画作品,反应不错,结果累坏了唯一策展人巫思远!夫妻贵在互相推动扶持。  

之前在家作画的巫思远说,油彩味道很重,闻了有碍健康,需有工作室。夫妻俩与巫思远父母亲同住多年,两人购买的武吉班让四房式组屋一度改成工作室。父母逝世,妹妹住美国,巫思远卖掉老房子,买下了这间工作室,2015年起全然放下工作,全职创作。

7岁起没进过医院,当巫思远还在“嘴臭”没生什么大病,无风无浪时,没想到,2017年6月被诊患上第三期大肠癌,开了刀,因发炎,再开刀,吓到太太。他笑说:“也好,52岁开刀两次,一下子解决掉!”

他说,好在大肠癌是最普遍也最容易治疗的病症,巫思远需要戴上“挂粪袋”长达七个月,一天清理七八次,压力很大。巫思远更换“挂粪袋”时会出血,吓到他马上呼叫救护车进医院,两次之后,护士跟他说不要那么紧张,可以按住肚子止血。此后,他吃东西都要很小心。

无独有偶,今年3月,巫思远又做了心脏绕道手术。巫思远为人处世态度很正面,凡事往好的方面去想,并相信现代医药发达,总有办法解决,令太太放心不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