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青年艺术奖得主:张玮欣、陈伟文

今年青年艺术奖的其中四名得主:(左起)陈威强、陈伟文、何书铭和张玮欣。

字体大小:

2019年度的青年艺术奖名单新鲜出炉,五名得主是:作曲家许佩珊(访问见封面)、视觉艺术工作者张玮欣、灯光设计师陈伟文、电影导演兼编剧何书铭,以及动画导演陈威强。联合早报记者专访这几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感染他们对艺术的热情,以及他们憧憬的艺术未来。

视觉艺术工作者张玮欣:

艺术是爱的劳动

视觉艺术与版画工作者张玮欣(31岁)去年拿下总统青年艺术家奖,今年又获颁青年艺术奖,让她十分意外,也很震惊,但非常开心。

有三个弟妹的张玮欣说,之前家人很担心她,问她:经常没睡觉,也没能存钱,为什么做到这样惨?为什么念到硕士,还这样惨?原本对她的艺术不了解的祖母和父母亲获悉她得奖,很高兴,也有点安慰,并将陪同她出席颁奖礼。

为了争取做展览的机会,张玮欣曾同时期打七份工,包括:当看展员,改作业,翻译字幕,在三所学校(包括南洋艺术学院、拉萨尔艺术学院)兼职教书。去年总统青年艺术家奖的2万元奖金,让她今年能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艺术创作上。

张玮欣2011年自拉萨尔艺术学院纯美术(版画)毕业,是麦纳利艺术卓越奖得主。她获国家艺术理事会艺术奖学金和陈延谦高级学位奖学金到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修读版画硕士。

这两年,张玮欣在艺术入驻计划委约下,辗转不同的城市生活、创作。她今年到比利时布鲁塞尔的Komplot参展,最近通过Grey Projects,在韩国首尔国立现当代美术馆入驻三个月,作品将在11月7日开展,展出布类、录像装置,以及当下很流行的冥想类音乐ASMR(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创作。她也到智利圣地亚哥当代美术馆、台南现代美术馆等做展览。

她说:“只要有委托,我都会争取做展,有些入驻计划没提供经费,就要挣钱去做展。”

张玮欣早期创作以铜蚀刻版画为主,从最初的黑与白色过渡到绿色植物系列。爸爸会劝她,没颜色的版画一般人不会喜欢,问她为何不画马、金鱼之类题材比较好卖。妈妈看过她将蛋糕弄碎的录像,埋怨她浪费食物。

盼更多私企支持艺术

张玮欣近期的创作关注于运用声音、光的颜色与亮度来营造空间的感觉。去年其装置“sft crsh ctrl”通过各种材质与物品(丝、胶乳、木、硅酮、人造皮、纸张、铝与不锈钢)探索空间与材质的关系,作品中的冒险成分让她胜出。她说:“我每次喜欢实验不同的东西,联展没机会,只有做个展一个人可以掌控一个空间,才可以冒险。”

张玮欣常告诉学生:“艺术是爱的劳动。艺术是给真的很想做艺术的人做的,因为没人会给你薪水。”她认为,现下很多年轻人很聪明有趣,视野很国际化,希望未来几年能获得更多的帮助,“帮助不仅来自政府,应该有更多私人企业公司来支持。本地公司不习惯支持艺术,艺术与社会少了互动。国外历史悠久的艺术界都有各种各样的资助与支持,才能让艺术生态更健全,否则100个艺术学生中,只有三四人能够坚持下来!”

张玮欣也在2006年联合创办soft/WALL/studs,这是由艺术工作者经营,展出国内外跨领域创意活动的空间。

灯光设计师陈伟文:

在国际灯光设计界发光

陈伟文(35岁)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科艺制作系,是灯光设计科班出身,他目前是自由灯光设计师。

他谈到获颁青年艺术奖的感受时说:“青年艺术奖是我现今人生中获得的最大肯定和欣赏,也绝对是我职业生涯中的里程碑之一,这个奖将鞭策我做出更好的作品。”

如果你是新典现代舞蹈团、新加坡舞蹈剧场、舞人舞团、Toy肥料厂、新加坡专业剧场、湘灵音乐社等本地表演团体演出的观众,在很多场动人表演中,很可能是置身于陈伟文巧手打造的光影之中。光与影,增添了气氛,烘托了主题,是舞台上可视元素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陈伟文的灯光设计不仅限于艺术表演,他还曾为2017及2018年两届国庆庆典担任灯光设计。他的触角也延伸至海外,他今年接受委约,为奥地利圣·珀尔滕节庆剧院(Festspielhaus St Polten),以及法国莱茵国家歌剧院(Opera National du Rhin)的舞作提供灯光设计。

“无论是‘公园中的莎士比亚’、国庆庆典,还是受邀远赴海外为外国团体做设计,这些作品都一次一次带我走得更远,带我离开舒适区,无论是作品格局、地域界限、语言差异,都是挑战。”陈伟文说:“我的优点就在于我愿意跨足全新环境,毫无畏惧地接受新形态的工作。”

分身乏术的苦恼

陈伟文谦虚地指出,自己的缺陷是有时比较急躁。但他这份工作的确常需要他在极短时间内促成一台演出制作。当然这份工作的困难不只这一点,“分身乏术”是更难解决的问题。

陈伟文说:“作为一名独立灯光设计师,我凭自己的设计美学和创意概念受雇,但这些都是很个人的技巧,无法转移给他人。所以,我一次只能出现在一个地方,也碰到过几个工作同时找我的情形,当这些表演撞期时,我通常只能依照我的时间表,接下让我能全神贯注、从头到尾完成的工作。”

在陈伟文看来,尽管灯光设计归属于艺术的次领域中,比起艺术,灯光设计还是离设计更近些。“我觉得我的设计风格并不好辨认,我会根据每个演出或制作所提出的美学和叙事要求,量身定做独一无二的灯光。也许‘多变’才是描述我风格最恰当的词,不过我本身并不会标签化地看待灯光设计。”

谈及今后的目标,陈伟文说:“我想为更多观众带来更独特更炫目更有启发性的灯光设计,希望继续走出国门,让新加坡能在国际灯光设计界中占有一席之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