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壁垒两侧的科技与艺术 ——观《竹林七贤》

《竹林七贤》的艺术家们渴望寻找可以自由创作的竹林。(Jack Yam摄影)

字体大小:

人类对科技的着迷,使科技发展成为这个时代无法逆转的趋势,但这将成为人类建构更完美世界的工具,还是反噬自身呢?Toy肥料厂于2020华艺节呈献的《竹林七贤》,刻画了一个压抑的未来世界,少数精英掌握科技创立颜策组织,监控人类的思想,而坚守思想自由的艺术家们则沦为逃亡者。

舞台上的设置,分上下两层,呈现出精英居高临下,而艺术家穷途末路的鲜明对比。两层之间有一面铁栏杆,能够撩起放下。剧一开始原本放下的铁栏杆被撩起,笼罩着在下层密室中活动的艺术家们,将他们所面临的压迫形象化。当艺术家们被颜策组织关押时,铁栏杆被放下来,成了艺术家们的牢笼。

在最受监控的年代,艺术家仍不轻易被收编。他们一直希望寻获一处能够自由创作艺术的“竹林”。被捕后他们正视苟延残喘的困境,毅然决然地将囚笼当成那片竹林,尽情创作。这一吊诡的情节,突出艺术家们对精英的反抗,更是艺术对科技的反抗,自由对压迫的反抗。

戏中的“七贤”,除了从事的艺术创作形式不同,皆为追求自由的艺术家。他们构成了在霸权体制下边缘者的群像,但除了引用历史中竹林七贤的趣事作为剧中笑料外,人物形象较为单薄,难以产生共鸣。

历史中的七贤在各自作品,讽刺与批判司马朝廷,剧中七贤却仅再现其名字及饮酒作乐的表面形象。反派曹霜虽然有被艺术家父亲遗弃的悲惨身世,却因没有充分着墨而更似是附带提及,难以令人同情理解。

剧中较为有趣的人物是无双客与无肠人;无肠人只在乎吃喝拉撒,无双客坚持编写记录艺术名人的《无双谱》并持续雕刻。两人互不谅解,鄙视对方。直到无肠人为无双客挡下颜策组织暗杀他的子弹,无双客自此自称为无肠人。这凸显了人性的复杂与多面,并颠覆“柴米油盐酱醋茶”与“琴棋书画诗酒花”的对立,有别于贯彻全剧对于二元对立关系的老生常谈。

最后,颜策组织被瓦解。忘荣热爱雕刻艺术,但最终却是通过自己优秀的黑客技术,以及恋人在颜策组织中的里应外合,才成功策反让人类重拾自由。剧中过于强调科技与艺术壁垒分明的关系,着重于艺术“本无哀乐”,却吝于探讨科技的客观性。因此《竹》错失了深刻挖掘人性与科技及艺术之间复杂关系的机会。

将科技与艺术的关系刻画为势如水火,似乎是当下的时尚,但或许细看两者背后的人性与共生关系更具意义——毕竟未来科技发展不会停滞,艺术也只会反复重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