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SO圆号首席韩昶畴 以最佳状态谢幕

新加坡交响乐团圆号首席韩昶畴,将在明晚迎来他入团年后的谢幕演出。(新加坡交响乐团提供)

字体大小:

与今年61岁的圆号演奏家韩昶畴对谈,话音里敞亮、有力,没有多少岁月流年的踪迹,但他还是谦虚地说,上了年纪的他,想在最佳状态下告别这个舞台。

加入新加坡交响乐团已有33年,任职圆号首席的韩昶畴明晚(13日)将在维多利亚音乐厅迎来他的谢幕演出。

韩昶畴的父亲韩铣光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中国知名圆号演奏家,这门艺术算是家传,他的外婆也因此鼓励他从小学习圆号。

“当时是文革时期,西方文化受到打压。我们只好选择许多无标题的音乐来练习,这些都是练习曲,但也让我们的基本功扎实了许多。”韩昶畴说,1973年文革尾声,艺术院校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他也因此成为当时最早一批报读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当时他才14岁,初中一年级刚毕业。

虽然是音乐学生,但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韩昶畴扫过大街,去过农村、军队、炼钢工厂等等,他说:“当时不觉得苦,只是每天练习乐器的时间不长,早上5点起来练习,6点就须要去做劳动了。”

少年时的韩昶畴除了音乐也倾心文学,受苏联文学的影响很深,喜欢的作者包括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法国作家莫泊桑等等。对他来说,这些都是用来补给内心的东西,音乐的素养和追求也会随之成长。

韩昶畴在1978年被分配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也争取到不少向来访的外国演奏家学习的机会。他尤其记得澳大利亚圆号演奏家塔克维尔(Barry Tuckwell)曾经到访中国巡演,薪水不高的韩昶畴却执意买火车票一路追随,只为了能学习到他的演奏精髓。

“现在的学习机会很多,但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缺少这种豁出去的(精神)。”韩昶畴相当看重本地圆号乐手的培养,他在杨秀桃音乐学院执教17年,对学生的要求之一,就是让学生接受交响乐团的熏陶。

乐团里的圆号手固然有独奏的机会,但在木管和铜管乐器之间,往往扮演着承前启后,圆润音色的重要功能。

韩昶畴身为圆号首席深知这一点,他也是新加坡交响乐团乐团里年纪最大的演奏家,1987年入团后分别经历了朱晖和水蓝的领导。朱晖在排练时不容许错误,并且开拓了许多曲目,水蓝则更注重音乐性的要求,两位指挥都让韩昶畴心存感激,至今留下深刻印象。

韩昶畴说,岁月不饶人,近年来他曾因疾病缠身而做了两次胆囊手术,如今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告别的确难以割舍,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继续出现在别的舞台上。在退休生涯里,他还会继续传递音乐的力量。


The Genteel Horn of Mr. Han(韩昶畴纪念号)

3月13日(星期五)/晚上7时30分

维多利亚音乐厅

48元、38元、28元、15元

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