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歌剧人新作 走近爱之病

歌剧人带来声援爱之病患者的歌剧演出“AIDS Quilt Songbook”,改编自本地诗人黄益民诗作的新曲“Viral Lode”让观众思考生命与疾病。

字体大小:

照片由歌剧人提供

歌剧人的歌剧演出“AIDS Quilt Songbook”,将带来多首声援爱之病患者的作品,包括改编自本地诗人黄益民诗作的“Viral Lode”,带观众走进病患的心灵世界。

疾病下的人生既是对勇气的考验,也让人感悟生死。对于爱之病患者而言,他们的病痛往往没有自白的机会,且经受着世人的偏见和冷遇。“歌剧人”(The Opera People)将在来临3月21日、22日以歌声为桥梁,带来多首声援爱之病患者的作品,带观众走进他们的心灵世界。

剧团自去年推出融合剧场与现当代议题的“In Our Manner of Speaking”演出系列,首先在去年3月,为德国女钢琴家克拉拉·舒曼(罗伯特·舒曼之妻)等一众女性作曲家的作品发声,节目称为“The Clara Schumann Project”。

今年剧团把关注点从女性转移到疾病上,把人们一般不愿意讨论的爱之病放在聚光灯下,继续关注边缘人群的故事。

剧团创始人之一郑渊智是该剧的制作人。他透露,古典音乐的主题关于爱情的有很多,不过关乎现代疾病的十分少见。在美国,有一项多年来由各地音乐人投身为爱之病作曲的计划名为“AIDS Quilt Songbook”。这一系列的创作从1992年由美国抒情男高音William Parker发起,他自己也是爱之病患者,于1993年辞世,享年49岁。

该计划的目的正是为了让艺术不再回避疾病,把人们的病痛与挣扎用最贴近现实的方式传递给观众,唤起人们内心的力量。不少当代知名作曲家对此表以支持,包括曾在1976年荣获普利策奖的Ned Rorem,以及一众美国作曲家,最初出版了18首歌曲,效果不俗。艺术界也因此出现许多响应号召的音乐人,多年来不断扩展创作。

黄益民跨界 在演出朗诵诗作

郑渊智说,这次的演出除了演绎这些外国作品之外,他们也邀请本地作曲家陈长毅作曲“Viral Lode”,它改编自本地诗人黄益民的诗作,首次把本土的声音加入这项世界性的计划。

黄益民的诗作描写了一对同性恋情侣,其中一人经确诊爱之病之后,发想于爱情、生活以及疾病的挣扎。

疾病带来的总是无差别伤害,黄益民认识一些与爱之病拔河抗争的人,但他觉得社会与他们似乎还是保持着距离,讨论的不多。他解释说,自己的创作其实带有佛教意味,就像佛经里所说的“无常”。生命无常,可以在刹那间生灭。他想借由作品为人们找到面对这种脆弱的勇气。

届时在演出上,黄益民将会现场朗诵他的诗作,与歌手共同完成作品,这也是他第一次与古典音乐玩跨界。早年曾活跃于独立艺术中心“电力站”的黄益民十分爱好跨界演出,至于诗作是否会引起误读、误解,黄益民说他并不担心,“我写的都是情诗,虽然有些人会因为主角是同性而感到抵触,但爱情终归是爱情。抛下性别,每个人都会经历疾病、死别,我想表达的正是这种普世价值。”

探讨疾病带来的死亡

为黄益民诗作歌唱的是本地女高音黄靖芸,她将与另外五位歌手携手演出。毕业于杨秀桃音乐学院的黄靖芸与歌剧人合作过一次,这也是她首次为爱之病献唱。

她透露,作品中的语言来自生活,演唱起来需要她能够掌握角色的心理,这包括面对死亡的恐惧,无法面对恋人的煎熬,以及在城市里的孤独。

本地女高音黄靖芸:人生短暂,当一个大限降临在一个人身上,这是一种致命的、真实的感觉。
本地女高音黄靖芸:人生短暂,当一个大限降临在一个人身上,这是一种致命的、真实的感觉。

“歌曲背后有很触动人心的含义。”黄靖芸说,许多人只是觉得爱之病是肮脏的,或者与同性恋有关,“但是我们必须要学会怀有同情心,虽然我的身边没有人患病,但这里面有许多共通的经验。人生短暂,当一个大限降临在一个人的身上,这是一种致命的、真实的感觉。”

郑渊智说,在剧中探讨疾病,剧外人们也在经历冠状病毒疾病折磨,这并不是他们当初能预料到的,但却十分值得人们反思。人们担心眼前的疫情带来更多死亡,但是爱之病每年带走的人命也不容小觑。

“AIDS Quilt Songbook”

3月21日(星期六)下午5时、晚上8时

3月22日(星期日)下午5时

野米剧场Studio

(107 North Bridge Rd #04-08 Funan Mall S179105)

28元

网上购票:https://iomos-aidsquilt.peatix.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