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本地剧团舞团 线下停摆 线上献艺忙

九年剧场《浮世/德》可供新老观众一同网上观赏。(九年剧场提供)

字体大小:

阻断期间,本地许多剧团和舞团在线上开展不少活动,包括免费展映、线上课程、直播对谈等,与宅在家的观众保持联系,并提供艺术慰藉。

疫情笼罩,但“艺情”融融。阻断期间,艺术团体、组织因并不是必要行业,暂时停止运作,但这只是线下情况,到线上看一看,本地许多剧团和舞团发挥创意和能动性,热闹滚滚开展不少活动,包括免费展映、线上课程、直播对谈等。形式多种多样,给艺术爱好者们提供了宅在家里的享受和慰藉。

展映这一部分,就包括华语剧团九年剧场,该团让剧迷免费观看团内过去一些作品的录像。九年在其YouTube页面(youtube.com/user/nineyearstheatre)上,每星期四公开一部往年剧作的实况录像,每部剧观赏期为一星期,目前已播放《人民公敌》和《茱莉小解》,今天“接档”的是《李尔亡》,下周则是《浮世/德》。

九年剧场艺术总监谢燊杰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此举主要是为让观众有机会继续通过作品和九年保持联系,也让看过现场演出的观众重新回味一下。至于剧目的选择则出于比较实际的考量,他说:“这些作品都改编自较久远的经典,因此没有剧本版权问题,为能较快在阻断措施期间推出,所以选择这些作品。设置一定观赏期是因这些录像毕竟是为存档之用,一般不作公开放映,所以不希望它们无限期在网络空间停留太久,这也是一般剧团或艺术中心网上分享作品的做法。”

谢燊杰并分享道,观众反响不错,但“上座率”一般不会太高。他观察到,大家不一定都会把整出戏看完,有的只是一时好奇,有的只想快速浏览,有的会在暂停后被其他事情分散了注意力。他指出:“这也是线上播映的缺点——这些录像毕竟不是专为摄像媒介而拍的作品,缺少影视艺术应该有的语言、手法和节奏。线上播放总是不能等同现场观戏的体验,有时反而可能导致观众对舞台作品有不正确的评价。”

直播对谈与主创对话

2304_now_7_Medium.jpg
野米剧场的本地版《西游记》将在线上播出。(野米剧场提供)

英语剧团野米剧场上周末也宣布推出“在家野”(WILD@Home)项目,从明天(24日)开始,在其YouTube页面(youtube.com/user/wildriceltd),免费播放三部原创英语剧目:《娘惹艾美丽》《监督》《西游记》,同样每部提供七天观赏期。野米艺术总监王爱仁对记者坦言:“事实上什么也不能代替演员们和观众们共同体验的现场演出,但我们依然希望这些本土剧作能让公众暂时缓解疫情中的焦虑和恐惧,持续让大家得到一点娱乐和启发。”

野米更“加料”,每场演出首播后,紧接着安排一场直播的对谈,让观众和主创空中对话。

野米也推出为新秀导演特备的线上发展计划,和视讯形式的一对一剧本写作工作坊(须付费),有意者可上网(wildrice.com.sg)查询。

另一英语剧团必要剧场在其Vimeo页面(vimeo.com/thenecessarystage)上载演出片段和完整演出,免费、付费内容皆有;实践剧场则没忘记小朋友,将在5月23日推出大家翘首以待的第二部“儿歌新唱计划”前,公众可到Spotify(bit.ly/ttpsfhsg)或Apple Music聆听“儿歌新唱计划”第一系列的歌曲;青少儿广播演艺组也在Soundcloud上(soundcloud.com/yppaesg)安排了适合小听众的童话、故事、广播剧等。

舞者线上教学

2304_now_6_Medium.jpg
新加坡舞蹈剧场舞者Beatrice Castaneda带观众居家上课。(受访者提供)

舞团方面,新加坡舞蹈剧场(SDT)以年轻人热衷的社交平台Instagram(instagram.com/singaporedancetheatre)为基地,带来线上教课、拉伸训练和舞者专访。自居家办公以来,舞蹈剧场收到很多舞迷提出的网上内容建议,脑力激荡并集思广益后,舞团请舞者们利用家中的椅子、橱柜替代练舞把杆,给观众带来易学易练的芭蕾课程。舞团说:“这些课程面向一般公众和芭蕾初学者,目前收到很多好评,舞迷持续要求我们推出更多内容。”

据悉,舞团会利用舞者们的肢体优势,制作更多健身节目,以及更多深入的舞者专访。在回答记者提出能否展播往昔剧目的疑问时,舞团说,囿于版权限制,无法播放完整舞剧,但会尝试释出一些精彩舞段。

当然,原创作品更易于播放,聚舞坊当代艺团在其YouTube页面(bit.ly/3ae8GuM)公开了完整版的舞剧《如斯如切》,片长95分钟,录制品质上乘。

新典现代舞蹈团利用Instagram(instagram.com/frontierdanceland)预告Zoom上开展的居家课程,另有演出片段供观众欣赏。舞人舞团则请公众上网(bit.ly/THEonlineclasses)登记参加线上团课,公众可随意捐款,另外还有舞蹈及运动的科学探索,初学级别的成人现代舞班等,详情可上该团面簿(facebook.com/THEDanceCo)查询。

推进数码化需时间资源

国家艺术理事会将从5月起为透过数码形式或媒介呈献作品的艺术工作者提供津贴,成功申请者的每个项目津贴顶限为2万元,开放给包括自由业者在内的所有艺文界团体和工作者申请。

谢燊杰认为,这笔津贴是否足够很难说,得看要把数码化推到什么程度。“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来做这件事?九年剧场毕竟是个剧团,强项是现场舞台演出,当然不是不能够学习新知识,但这需要时间和资源,不一定是一笔津贴就能完成的事。”

舞蹈剧场艺术总监雅克·谢尔根(Janek Schergen)说,对此尚未有具体计划。“如果我们申请并得到这笔津贴,可能用于吴诸珊作品的建档。”

疫情期间演出等业务停摆,造成表演艺术界可观的经济损失,艺术团体因此吁请有能力的公众此刻伸出援手,施予资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