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疫情期间“锁”在画室完成30新作 ——陈楚智静物油画展

画家陈楚智的双连静物油画《蒜头》原本挂在画室大厅墙上。

字体大小:

  本地画家陈楚智第一次举行静物油画个展,展示1990年代以来的一些旧作,九成画作是冠病疫情暴发后,“锁”在画室完成的。

两年前到本地第二代画家陈楚智的画室去,对挂在大厅墙上的双连静物油画《蒜头》(2008)特别喜欢。十颗白晃晃的蒜头看似东歪西倒,其实各有其姿,适得其所,大量的留白,利落干净的笔触,简约而灵动,令我联想到南宋画僧牧溪的静物水墨画《六柿图》。

牧溪的六柿似僧侣入定,人与万物各回本体,空寂禅意,而陈楚智的十蒜是入世的,仿佛已在尘世间寻到立足之地,且如芭蕾舞员起舞人生,陈楚智是在作画的时刻自得其乐,自成宇宙。

画室道具能画都画了

文化奖得主陈楚智(78岁)第一次举行静物油画个展,展示这幅代表作及1990年代以来的一些旧作,九成画作是冠病疫情暴发后,“锁”在画室完成的新作,总共近30幅。

以前主要展示风景油画的陈楚智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去年接到画廊的命题——静物专题展时,压力很大,担心画作数量不足,没想到冠病疫情一来,阻断期间很难出门,他天天在画室画画,把画室里能够画的物品道具——玻璃瓶、高古瓶、蒜头、干花等都画完了,最后连画家的行当——画刀画笔,挤得七七八八的油彩颜料管,调色板都派上用场。

陈楚智认为,构图的组合和色调的变化是决定静物画成功与否的要素,因而会花费时间与心思构思。十颗蒜头位置的安排构成视线的流动,什么地方该停一停,画家预先设想好,并以阔刮刀当画笔一刀式概括性随意呈现,不修补。

藤篮里的日常蔬菜——金瓜、番茄、芋头、白萝卜的组合看似少了变化,陈楚智加了一面铜锣呼应,也将观者的视线往上调。画家可说是油画的导演,引领观众观看。

法国路易十三干邑水晶空瓶与几个玻璃瓶并列,画面显得没生命感,陈楚智增添一个放了两条金鱼的玻璃大瓶,画面马上跳跃起来,米白与灰紫的背景色调和谐。法国廊酒D.O.M.瓶子与小印度买来的、有点小缺口的陶釜,与一群蒜头合图。画家去超市买来一只烧鸡,弄点葡萄、梨、红萝卜来配搭,不忘加一杯红葡萄酒呼应,画完才吃。陈楚智说,静物画要画出物品的质感,比如:玻璃瓶的肌理应该是光滑的,陶釜则凹凸不平,豆烧饼理应香脆的。

不能像学校练习作画

陈楚智的大多数静物画背景色调鲜明简单,一个例外是印度铁锅与紫萝卜的组合,背景底色多彩斑驳相叠,层次丰富,灵感来自画家收藏的砂拉越扎染色织物的色调。一些静物画面的背景被画家故意破掉,出现残破,使画面不太呆板。这种画面背景的细腻处理,令人联想起陈楚智擅长绘画斑驳残败的老房子。

《紫萝卜与瓶》背景底色多彩斑驳,层次丰富。
《紫萝卜与瓶》背景底色多彩斑驳,层次丰富。

在陈楚智身边多年的高古文物经过岁月的洗礼,早已没了火气,感觉古拙,成为创作的灵感,也进入静物画里。一组高度不一的汉绿釉、宋瓶等古瓶静物画,加了一枚贝壳就不显单调。

东南亚热带水果自然也入画,红毛榴梿与山竹;菠萝蜜、红毛丹、山竹、水蓊与土黄色高古瓶并置;黄梨、杨桃与香蕉的组合,加入高古瓶与藤篮的铺垫;藤篮里的山竹与红香蕉,构图各式。

陈楚智说:“画静物画不能画得像学校练习作画的感觉,而是要有自己的想法,对于构图与色感重新组织。即使是签名,也要根据画面的颜色与位置放在最恰当之处。我记得老师陈文希画完画后,挂着看了很久,才题款盖章。”

《职业的工具》像总结似的静物画,陈楚智边画边看画面需要,灵活添加,细节着实丰富,一生的辛勤与快乐凝固画面里。  画廊为陈楚智拍摄12分钟视频《陈楚智:画家的坚持》,衔接bit.ly/33GxcVd

画刀、画笔、调色板等都入画的《职业的工具》。
画刀、画笔、调色板等都入画的《职业的工具》。

展览即日起至10月25日中午12时至晚上7时,在集菁艺社(卡尔登酒店#01-01,76 Bras Basah Road)举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