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四年轻画家群展 捕捉被忽略景象

年轻全职画家杨子扬(左图,图内为其最新油画《灯箱》)、杨忠达(左起)、林加淇和陈捷伟在群展“静活”登场。

字体大小:

四位年轻全职画家杨忠达、杨子扬、陈捷伟和林加淇在“静活”群展上,用不同创作媒介,反映在地不为人注意的景象、细节与触觉,并建构想象。

本地艺坛迎来四位富有潜力与才情的年轻全职画家杨忠达(32岁)、杨子扬(26岁)、陈捷伟(26岁)和林加淇(23岁),他们在“静活”群展通过不同的创作媒介——粉彩、油画、丙烯和木刻绘画,总共20几幅作品,探索一己的艺术语言,反映在地不为人注意的景象、细节与触觉,并建构想象。

杨忠达粉彩画
描绘都市静谧与疏离

杨忠达画了我们经过但没留意的都市日常空间:在黄埔组屋区一个印度劳工居住的房内与窗口透着光,令人好奇里头的人在干吗,外面散放脚踏车与鞋子;一个空无人迹的车站在夜里默默等待;组屋楼下一隅有一辆没归还的超市推车;后巷的几个石灰袋与塑胶椅,令人联想建设工程在周遭轰轰地进行着;2015年,杨忠达离开南洋艺术学院画室的最后一天,东西搬空后,地板留下以前生活的痕迹。

杨忠达的画面里没有人物,通过光与影的效果,呈现都市静谧与疏离的空间。
杨忠达的画面里没有人物,通过光与影的效果,呈现都市静谧与疏离的空间。

有个画面是深夜过马路,连车子也无,是冠疫带来的省思?杨忠达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是巧合而已。我的画面里没有人物,主要通过光与影的效果,呈现都市静谧与疏离的空间。”这更多是有睡眠问题的杨忠达,夜里在都市梦游的产物。

看似油画的光影与细腻色感,其实是杨忠达钟情的干粉彩画,希望将这种很少见的媒介介绍给大家。帮过家里打理生意的杨忠达两年前成为全职画家,获得家人的支持。

陈捷伟丙烯静物画超现实

南艺纯美术毕业生陈捷伟去年当完兵,用两个月完成油画《山长水阔》,获得大华银行绘画比赛最具潜力画家奖,崭露头角,吸引到藏家的注意,踏上全职画家之路。他这次用丙烯创作的静物画富有超现实主义色彩,想象飞翔。他说,画这系列作品非常自由即兴,鲜少规划,想到什么就画什么,周边激发灵感的物品一一入画,玩超现实,玩深度,细节与层次丰富。

《美好时光》(2020)以爆裂的花瓶寓意南艺求学回忆一瞬间的爆发:从外头伸进的手握长画笔画在小提琴上,佛头雕像、中国瓷器、西方音乐家塑像,用陶土塑成的鱼等点缀,并设置多个空间(飞不出窗口的蓝色蝴蝶,走上楼梯的人),在意识与潜意识之间徘徊,可说是画家的自画像。

《暴风雨中的平静》捕捉铁达尼号沉沦前的狂欢一刻:乐符的飘动,葡萄酒的醉人,船舱窗口是蓝天,酒色有日落。《招财猫》是在苦闷疫情中寻开心,各式可爱的招财猫造型与邻居的猫入画。

陈捷伟的静物丙烯画《招财猫》是在疫情中寻开心。
陈捷伟的静物丙烯画《招财猫》是在疫情中寻开心。

林加淇木刻绘画在地观察

去年从拉萨尔艺术学院主修版画毕业后,林加淇与人合租工作室当画家,也教画补贴生计。她在印彩色版画过程中发现,其实木刻版画加上绘色也可以是作品,而且特别,因此结合木刻与绘画的技巧创作。

林加淇用木刻刻出树木与围栏的肌理,停车场的车子以极简刀法带过,再上色。
林加淇用木刻刻出树木与围栏的肌理,停车场的车子以极简刀法带过,再上色。

林加淇作品视角投向都市的景观,《达科达(池水)》(2020)是她捕捉雨中路过达科达,公园积水成池的景色,红褐色树身和蓝池水用木刻技法刻成,背景的油彩雨水般淅淅沥沥。另一幅达科达的复杂树根粗犷刻出,填上紫色,树身黄色,对比强烈。

林加淇的在地观察入微,组屋楼梯口的监视镜头告示牌与楼上露出一小块的红色床单;组屋区停车场的汽车用极其简练的刀刻法代表,突出树木生长的空间;组屋楼下的公共雕花椅子穿插居民添加的椅子;空地上烧金银纸的红色铁桶也入画,流露画家的深情款款。

杨子扬具象油画
捕捉本土日常

杨子扬自学油画,2016年以《阿嬷的厨房》获大华银行绘画比赛资深画家组银奖,崭露头角。已办过三次个展的杨子扬,这次展出三张油画。最大张的《灯箱》描绘街边见到的“金味海鲜”煮炒摊灯箱告示牌随着岁月而日渐模糊,病毒阻断措施期间野花草狂长的景象。

去年从国大毕业,与友人在麦波申某工业大厦合租画室的杨子扬,敏感又细腻地捕捉到一个被遗弃路旁的“天宫赐福”神位,一个被淋湿的红狮头图案超市塑料袋。他用色厚重,化日常为神奇,入画的形象立体生动。本报选他为本年度视觉艺术领域新星。

展览即日起至2021年1月2日星期一至五上午10时至晚上7时,星期六上午11时至傍晚6时,在谁先觉(50 Cuscaden Road HPL House #01-01 S 249724)举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