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微小但巨大的当下

订户

字体大小:

如果当年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的《随风而行》(Walking with the Wind)已经有英译本,我想我会带这本诗集去伊朗旅行。

葡萄牙小说家萨拉马戈说过,阅读可能是到某个地方去的另一种方式。但“Walking with the Wind”这本英译本是2002年出版的,那时候我已经结束为期两年的浪荡生涯……2007年,中译本《随风而行》也出街了,那时候我刚好在香港,迈克送了一本给我。隔了几天,叶孝忠也送了我一本。我已经有一本了,我说,你自己留着看吧。但我还是很感激这两个老朋友,他们知道我喜欢阿巴斯,喜欢诗,尤其喜欢俳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