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照片与我——读《美丽世(负片)》

订户
台湾作家吴明益透过文字、镜头来说故事。他在台湾澎湖拍摄传统硓石屋时,捕捉到镜头里的小女孩和窗边的小猫,同时看过来的画面。(网络图)

字体大小:

跨入2017年之际,社交网站复又提醒我们回顾过去一年,所谓面簿不留白,大概是这么回事。如果你刚好不常自拍摄影,过去这一年便没什么好回顾的了。毕业升职换工旅行结婚生小孩,不拍照,等同什么都没留下。

但请不要误会我在批判面簿文化,我其实是心怀感激的。在过去,我们用来留住时间的照相始终是不完美的工具,一张照片只要留得够久,就会渐渐泛黄并散发类似二手书的陈旧气味,以致原为留住时间而生的它,本身却成为了时光的故事。然而,面簿或说数码化弥补了这一缺憾——当照片普遍脱离物质遁入数码,它也同时逃离了时间的掌控,成为比创造它的人类更永恒的存在。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